首页

科幻小说

诸天普渡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诸天普渡: 第787章 至高无上 (二合一章)

    贵人少年与“云叔”对视一眼,旋即神色一整,撩起衣袍,就要推门而入。

    “小公爷!”

    “云叔”却是有些紧张地叫住他。

    “此人高深莫测,能将妙境附于言语之中,至少也是道术附体境界,有言出法随之能,如此高人,心思不明,小公爷千金贵体,实不宜涉险,不如今日先回去吧。”

    贵人少年闻言,微微沉吟,旋即一笑:“云叔,你我贸然来访,未曾知会主人,便在门前听了这许久故事,本已失礼,”

    “如今主人既已开口相邀,又如何好推拒?过上加过,非我景国公府所为。”

    话落,便已推开木扉,迈步踏入院中,入眼景象,便令他心中颇感怪异。

    只见一个清简的院落映入眼中。

    阔方不过三四丈,石砖铺地,除了几张随意的散落石凳和一张石几,还有一棵歪歪扭扭、枯死的老树,就别无他物。

    一群大大小小在的孩童正席地而坐,仰着脑袋,一脸专心、急切地望着一个坐在石凳上,看起来十岁上下,与他年岁相差无几的孩童。

    若是不知情,怕是只当这是一群顽童聚集在这里玩耍。

    又有谁能想到,竟是有人有此宣讲玄妙法门?

    听众是一群垂髫童子,宣讲之人,竟也是一名孩童。

    如何能不令人惊奇?

    “想必这位,就是传闻中的‘小先生’了?”

    贵人少年执礼甚诚,抱拳欠身,神色坦荡道:“在下景雨行,贸昧来访,不想才至院外,便得闻妙音?一时出神,失了礼数?还请小先生恕罪。”

    他口中的“小先生”却只微微抬眼?十分随意地道:

    “这里不过是一方陋室寒舍,又不是官府禁域、富贵重地?也无珍异之物让人惦记,并不禁人涉足?这位公子要来便来?要去便去?何罪之有?”

    “我所讲所述,也不过是些荒诞异说,聊解俗趣罢了,谁听都无妨?什么妙音不妙音的?”

    石凳上的孩童正是洪辟。

    一年有余?他因苦修武道,打熬无上肉身根基,身形倒是较之寻常的同龄人要高大健硕。

    望之也比真实年龄要大上几岁。

    “小先生何必自谦?”

    “在下适才……”

    景雨行话才出口,便忽然被院中孩童急切的声音打断:“先生先生!您快说下去啊!那美猴王惹下这样的祸事?后来怎样了?”

    “是啊是啊,先生您倒是快讲下去啊!”

    “先生?您快点讲嘛!”

    一群孩童七嘴八舌的争相催促,景雨行一行人站立其中,显得有些尴尬。

    孩童之中,站起一个十一二岁的男孩,一身粗布素袍,袍上还明显看到几个补丁,十分朴素。

    但这男孩行止间却颇有礼法,身上也透着几分书卷气,不似一般贫家子弟。

    他向景雨行躬身施了一礼:“这位公子,先生在上课呢,您若想拜访先生,不若稍等片刻,待先生上完课……”

    “大胆!”

    景雨行身后一护卫先就按捺不住,大声喝斥:“你知不知道我们小……公子是何等人物?竟敢让公子等?”

    这护卫人高马大,凶神恶煞,一通喝斥,将那素袍男孩吓得神色苍白,额角沁汗,却依然站得笔直,紧紧抿着嘴唇,站在景雨行一行人面前,寸步未退。

    看得景雨行心下啧啧称奇。

    嘴上却已经不满喝斥:“放肆,小先生面前,岂容尔等无礼?退下!”

    他年纪虽小,但威严甚重,那护卫连一丝不满也未敢有,惶恐退后。

    “我这家人是个粗人,不识礼数,只是对我太过着紧,冲撞了小先生,还有这位小兄台,万请见谅。”

    景雨行一身贵气,却十分谦和,言语间既自承其过,也对家人颇有回护,进退得体,不偏不倚,无论是谁,都起不了半点不满之心。

    仅这般气度,就已十分难得。

    “无妨,护主心切,本是应当。”

    洪辟随意道:“不过,我还是有一句话,想说与小公爷听。”

    景雨行正色抱拳道:“还请小先生赐教。”

    “君子本色,表里如一,”

    “其乐也,虽得意不加,虽穷困不减,其性也,仁义礼智信根于心,溢于表,洋于行。”

    洪辟悠然而道,说话间,目光也不看景雨行,而是看向席地而坐的众孩童,似在谆谆教诲。

    话音方落,才若有意味地扫了他一眼,慢声道:“大人者,正己而物正。”

    景雨行初时还觉得对方说的话乍听虽寻常,可细嚼却有道理,听得意兴正高。

    听到最后,再被对方目光一扫,心中便突地一紧,竟有些发虚。

    正己而物正……

    回头扫了一眼自己那几个护卫,一个个昂首挺胸,虎狼本色。

    眼角顾盼间,掩不住桀骜之性。

    不由额生冷汗。

    物似人性,下仆之性,又岂能与主无关?

    他自以为为人谦和,礼贤下士,却不想在这些仆从身上,都暴露了个一干二净。

    过了一会儿,才深吸了一口气,正肃衣冠,躬身大礼拜道:“景雨,多谢先生教诲!”

    这时,却是连个“小”字也去掉了。

    仅凭一言,他就对其“先生”之名,心悦诚服。

    “我不过区区一顽童,如何能教小公爷?”

    洪辟摇头笑道,见他神色急切,也没给对方再说话的机会:“这些顽童太过贪顽,我今日若不讲故事讲完,他们怕是不会让我清静,小公爷随意便是。”

    说罢,也不再理会,转回头来,就开始继续口若悬河。

    “这猴子如此顽劣,那四海龙主、森罗阎君,如何能容得?便齐上了天,入了那南天门,登了凌霄宝殿,拜了那大天圣主玄穹高上帝君,参了那猴子一本,望请天兵天将,下界拿那妖猴,”

    “圣帝本待应允,却有一仙,乃太白长庚星君,伏启圣帝,说此猴乃天地育成之体,日月孕就之身,他也顶天履地,服露餐霞,既修成仙道,有降龙伏虎之能,与人何以异哉?”

    “……”

    景雨行并没有离去,静立一旁,见这先生并没有赶他之意,便竖耳倾听。

    听其所讲,也不过是直白之言,也如他所说,确是些荒诞不经的志异杂言。

    但偏偏聊聊数言间,便令他如临其境,心中炽切,几欲如那故事中的猴子般,抓耳挠腮。

    天地育成,日月孕就,顶天履地,服露餐霞……

    这些字眼,若是在别人口中说出,除却新奇之外,也别无异处。

    但此时出得那先生之口,入得他耳,却是不断在他心中回荡。

    这不是什么故事,分明是某种修炼神魂的大道法!

    几句平实直白之言,在他口中说出,便是至真妙理。

    只是区区数言,他脑海之中,就似出现了一片天地。

    一座孤峰绝立云海之间。

    孤峰上,有一灵石绽放光芒,吞吐日月之精。

    也不知过了多久,灵石便突然轰然爆裂。

    有一只灵猴虚影一蹦而出。

    &n-->>

    本章未完,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p>一时又蹲立孤峰,服露餐霞。

    景雨行恍恍惚惚间,又听得洪辟说到南天门中,种种仙家胜景。

    凌霄宝殿上,诸仙诸神重重仙影。

    未能看清,便被那弥天仙气,无边神力,熏得头昏脑涨。

    跌跌撞撞之余,偶一抬眼,便见一尊无比伟岸的存在高座云端宝座。

    那是……玄穹上帝?

    “噗!”

    只看得一个轮廓,神魂便是猛地一震。

    如陷幻梦之中,两眼发直的景雨行,突然一口腥血喷了出来。

    什么孤峰灵猴,什么仙境仙神,全都不见了踪影。

    两眼一片发黑。

    “小公爷!”

    一直紧跟其后的“云叔”神色一变,扶住软倒的景雨行。

    “妖人!胆敢暗算!”身后的一众护卫更是呛啷啷掣出刀剑。

    “住手!”

    好在那“云叔”还有一丝清明,立时将人喝住。

    否则一众护卫已经要扑上前去,将那胆敢暗算小公爷的“妖人”乱刀砍死!

    他刚才在听洪辟讲述时,虽然没有如景雨行一般奇异的感受。

    却也能隐隐感受出对方所言语之中,暗藏玄妙。

    虽不参透,却竟然感受到自己停滞已久的境界,竟然有了松动。

    让他明了,若能参透此中玄妙,他必能一举跨入灵肉合一的先天武师之境。

    为此抓耳挠腮。

    哪知却有了这出,打断了他的参悟。

    也正是因此,他才知道这位看似孩童的“小先生”,远比他所想象的更加高深莫测。

    若是将其惹怒,小公爷会不会怪罪不说,自己等人也绝非对方对手。

    话归正传。

    即便是被喝止,几个护卫却不敢放松。

    团团护在景雨行身前,警惕又凶恶地盯着洪辟。

    说来也怪。

    一群孩童,小的六七岁,还有一个圆嘟嘟不过三四岁的奶娃子,被一个同样是几岁孩童抱在怀里,最大不过十一二。

    但在面对这刀光剑影,凶神恶煞,不仅没有半点害怕。

    脸上除了一丝紧张外,竟然是浓浓的兴奋和跃跃欲试之意。

    就连那个被人抱在怀里的三四岁奶娃子,也是啜着手指,睁着圆咕噜的大眼,一脸好奇地看着。

    “……”

    这些护卫反而被一群孩子看得发毛。

    “不可……无礼!”

    倒在云叔怀中的景雨行,忽然发出有些虚弱却焦急的声音。

    他不能不急。

    大秘密!

    这看似平常的志怪异说中,藏有大秘密!

    景雨行自认为发现了天大的秘密。

    他现在十成十确认了,这位小先生所说的,就是一部修炼无上道法的无上宝典!

    传闻中,天下六大圣地,都有上古传承的无上宝典。

    曾经的天下第一佛门圣地,大禅寺便有过去、现在、未来三本无上宝经。

    能观想三尊至高无上的佛陀,各有不可思议的奥秘,能令人获得无量伟力,不朽之基。

    如今天的天下第一圣地,太上道,也有《太上丹经》等等,能炼太上诸神,

    云蒙帝国第一圣地玄天馆,有《玄天暗黑录》,能观想玄天道尊。

    西域诸国的精神领袖精元神庙,元突帝国的真罡门,神风国的桃神道,都各有经典。

    这些宝经,无一例外,都是有着一尊尊至高无上的神,让人去观想,从中获得无穷伟力。

    但他刚刚在小先生那寥寥数句话语中,看到无边天界胜景,无数高缈仙神,甚至还有那尊无法直视的玄穹上帝……

    虽然都只是惊鸿一瞥,但景雨行很确定,那都是一尊尊无上的观想法门!

    这让他心中满是不可思议。

    任何一门观想法门,那都是不可多得的珍宝。

    哪怕是他景国公府,并不缺观想之法。

    只是但凡遇上,也不会放过。

    就算不练,那也会收藏起来,留作传家的底蕴。

    或是赏赐忠心的家臣下属,培养心腹高手,都能大大增强家族的底蕴。

    至于民间,就更别说了。

    大乾早已经绝武功道术,寻常百姓想习练一些粗浅拳脚都难,道术道法更不可能。

    至于作为道术根本的观想之法,便是做梦都不会梦到了。

    但在这小先生所说的志怪异说中,他竟看到了无数观想之法。

    而且还都是高明无比,不说那尊无法直视的玄穹上帝,即便是那凌霄宝殿上的众仙众神,其中有几个,他甚至怀疑不比传说中那些圣地传承宝经要差。

    他不敢想像,若是有人能将小先生所说的都观想出来,那会是如何的强大?

    鬼仙?

    恐怕是只在传说中的阳神,也不过如此了吧?

    景雨行并不知道什么是阳神,但这并不妨碍他想像。

    在小先生描绘的那个璀璨无比的世界中,出现的一切,就是他的想像极限。

    他实在想像不出,能超越这等伟力的存在。

    景雨行刚才虽然吐了一口血,但他却发现自己已经踏入了道术的门槛。

    在识海之中,观想出了一只小小的灵猴。

    吐血的那一霎那,便是他在不知不觉间,神魂出窍。

    此时却是在日间,大日普照。

    不到日游境界,神魂出窍就是找死。

    伤他的不是那尊玄穹上帝,反而是在护住他神魂不散。

    看这些孩童的模样,虽未入道,一个个分明也都是神魂凝炼、意志坚韧的模样。

    想来是这位小先生有意为他们磨炼根基,并未让他们急急踏入道中。

    而他不知内里,妄自听此大道。

    虽入得了机缘,入了道途,未来成就,却未必能比得上这些孩童。

    景雨行想到这里,心中暗悔之余,也已经对这位小先生佩服得五体投地。

    连这种宝经都肯拿出来无私分享。

    要说他另有什么目得?

    身怀这种无上宝经,只要他愿意献出,恐怕就是大乾皇室,六大圣地,无论是什么,都会尽力满足他。

    又哪里需要如此大费周折?

    “先生,雨行无礼,请先生恕罪,”

    “只盼先生念雨行心诚,让雨行拜入先生门下!”

    景雨行在护卫们惊讶的目光中挣扎着站起,竟对洪辟执起弟子礼……

    <a href="https://../book/80506/54477966.html" target="_blank">https://../book/80506/54477966.html</a>

    天才本站地址:..。网手机版网址: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