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她比神明更貌美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她比神明更貌美: 第79章 如此貌美第七十九天

    这也是夏希这些年会不断扩大自己的信仰版图的原因, 也是夏希这些年一直在做的事。

    所以他们现在已经拥有了足够多的信徒,去帮助他们,去支撑他们去拥有开启这扇门的条件, 只不过在正式开启这扇门之后,到底会发生什么,是谁都不知道的未知数。

    夏希问过修赫尔,修赫尔说, 这是命运的指引, 命运会带领夏希去往她应该去往的位置。

    而现在,就是到了该去的位置, 尘埃落定的时刻, 也是夏希必须努力的时刻, 因为多年的成果,现在就是检验的时刻。

    到了位置,早就已经布置好了一切,当夏希穿着白色的连衣裙从马车上下来的时候, 立刻就看到了成千上万的信徒站在了山岗上。

    一脸认真的看着夏希, 而站在最前面的人,是维克托。

    他换上了同样的白袍,看着夏希的眼神是格外的温柔。

    “一切都已经准备好了么。”

    “是的。”

    夏希回看那些信徒, 每个人的脸上都是温柔的、坚定的神色,让夏希的心也渐渐平静下来。

    她淡淡颔首:“那就开始吧。”

    “伟大的时空的神明啊,请你打开时空的隧道,打开这一扇,通往丰收女神的大门吧。”

    “伟大的时空神明啊, 请你打开空间的隧道, 让我们跨越一切障碍, 找到丰收女神的所在吧。”

    所有信徒的声音不断的反复着,似乎是和往常一样,但是似乎又和往常是截然不同的,至少是在这一刻,夏希清楚的明白,那些在不断重复的声音,其实有某种在不断的加深,加强。

    有某种东西开始不断的进入到身体里,意识里,让夏希自己也变的强壮起来,换句话来说,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信仰的力量。

    那些声音真的像是打开了什么机关一样,原本还算是平静的空间里,好像无形之中荡漾起来某种波纹,一阵阵的往外扩散而去,一阵阵的荡漾起某种的东西。

    似乎真的产生了什么巨大的反应,而在下一刻,明显的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凭空撕裂!

    那半空之中什么都没有空气,渐渐地出现了裂痕!

    在一旁的维克托眼角狠狠的跳了下,虽然已经决定彻底适应这个世界,但是遇到如今这种状况还是有些难以适应啊!

    这种明显的不科学,明显的不能用马克思主义解释的事!

    维克托在胸口画了个十字,嘴巴里却是一直在跑火车。

    “伟大的维纳斯女神啊,赶紧打开这通道吧,赶紧让我的宝贝夏希,顺顺利利的过去,又顺顺利利的回来!”

    “撕拉!”

    几乎是在维克托说完这句话的同时间,那原本只是被割裂的一点点缝隙的天空,终于是彻底的被撕裂开一道巨大的口子。

    难看的缝隙,里面是暗无天日的,似乎是浓稠到可以是流淌着的黑暗。

    不少信徒都忍不住好奇的看不过。

    “唰!”

    那缝隙里,陡然就出现了一双血色的瞳孔!

    维克托表情微微变化,立刻严厉的大吼道:“不要看!”

    所有的信徒立刻低下头,加大声音默念着。

    有少数几个反应慢的人,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个眼睛,当即就口吐出鲜血昏倒在地!

    那是看到了什么?

    那是看到的神代价!

    神,不可视!

    夏希看到的时候也是十分惊讶,一时间竟也不知道要如何反应,但是直觉告诉她,这个眼睛没有危险。

    她没有回避眼睛,反而是大大方方的看了过去。

    那血色的瞳孔占据了整个缝隙,瞳仁在左右四处滑动,似乎是在搜寻着什么,眼神里似乎暗藏着一丝丝的贪婪。

    而几乎就是在同时间,那眼神似乎同时也感应到了什么,瞬间就聚焦到了夏希的身上!

    而下一刻,受伤的不是夏希,而是那瞳孔,似乎看到了什么极为惊骇的东西,火速后退,瞬间消失无踪。

    因为……

    神,不可视!

    夏希眯着眼,“这是丰收的从神么。”

    她恍惚间想起来,自己从前,第一次参加的测试就是丰收女神的测试,那黑色的走廊里,摆放着一众的神像,就是的丰收的从神。

    因为经受不住自己的一眼,不对,是修赫尔的一眼,而纷纷化为齑粉!

    而如今,是不是也有一点这样的作用?

    她有那么一点点能够理解,为什么当初修赫尔会那么轻描淡写的开口,一群丰收的从神而已……

    是啊,就算是现在的夏希,甚至也有点想要说同样的话。

    从神而已,也配让她化成齑粉?

    “是时候了。”夏希点点头,朝着那缝隙一步步走了过去。

    “希希!”维克托叫住了夏希,她回过头,就看到维克托那略显的担忧的眼神,“无论你变成什么样,你永远都是我的妹妹!”

    夏希愣了愣,又轻轻笑开了。

    当初答应修赫尔走这一条路,其实已经做好了失去一切的准备,毕竟成为神明的这一条路,只有在真正做过之后才会明白,的确是没有那么好走的。

    可是现在又稍微有那么一点的不一样,她没有成为人和神之间的怪物,成为谁都不能被接受的存在。

    她的哥哥、亲人、朋友,似乎……一直都跟在她的身边。

    夏希一一看了过去,看到了在另外一边的维克托,瑞安,还有急匆匆赶过来的安吉拉,甚至还有那藏在轿子里,只撩开了一个帘子,在别扭的跟她告别的赫尔曼。

    这些人,都是夏希的朋友,在她不断努力的这些年,这些朋友,没有一个人畏惧她,害怕她。

    这是夏希到现在都觉得极为幸运,甚至是隐隐约约有些感激的事。

    是因为这群朋友的信赖吧。

    他们永远相信,夏希就是夏希,无论夏希变成什么样子,都是夏希!

    夏希脸上露出笑容,她没有多说什么,现在也是时候去完成自己的使命了。

    她举着剑,很快就来到了缝隙的附近,压根都不需要做什么,那缝隙对夏希就有一种天然的吸引,在夏希站定在原地三秒钟之后,她就化作了一道流光。

    被吸了进去!

    “夏希!”瑞安在外面忍不住的叫喊道。

    维克托看似不紧张其实整个人都站起来了,夏希已经完全的被吸进去了。

    “我现在有点后悔了,这件事实在是太危险了,无论如何我都不应该让妹妹来冒险,如果可以,我想要自己去!”

    “你想去也没办法。”瑞安沉默了一瞬,才摇摇头开口道:“只要夏希才是那个命中注定的人,是被选中的人!只有她才能办到这件事。我们能够做的……”

    “就是在缝隙消失之前,多念一些,不能让夏希,回不来了。”

    “希希会回来吗?”

    “会,她……一定会。”瑞安此刻的脸上扬起笑容,是他如同少年时期一般,那样意气风发的笑容。

    有些骄傲。

    “因为她是天才,因为她是……天生的神明!”

    “我们在这里等她。”

    “一切,是到了有个了结的时候了。”

    *

    黑,

    是永无止境的黑。

    不是深恶不见五指的感觉,而是整个人,都像是置身在一片虚无的黑色,是叫的夏希甚至都感知不到自己存在的黑色。

    不知道过了多久之后,夏希才恍恍惚惚听到脑海里有人在喊着。

    “夏希?”

    “夏希?”

    夏希费力的睁开眼,眼前什么都看不到,但是却能感觉到修赫尔呼唤。

    “修赫尔,我到哪里了?”

    夏希这胆子大的家伙,现在除非是在有求于神的时候,其他时间压根的都是直接呼唤修赫尔的名字。

    好在神似乎一点都不计较这些小问题,甚至每次夏希直呼其名的时候,还能够感受到神明隐约的愉悦。

    “你到了异度空间了,这是丰收在的地方,也算上祂游荡的潜意识里。”

    “我怎么什么都看不见?”

    “因为丰收知道你来了,祂在畏惧你,躲藏了起来。”

    “那我要怎么去找祂?”

    “不用找,只要你在原地等待,用不了多久的时间,祂就会失去耐心,主动来找你解决你这个麻烦。因为你在这个潜意识空间的每一秒,就是在吞噬属于丰收的信仰。”

    “祂如果跟你内耗下去,就会信仰慢慢萎缩,最后甚至不需要你动手,自己也会消亡。”

    夏希听到这话又安心起来,虽然这种处于一种绝对虚无的感受令人非常的难受,怎么说呢,就好像虚无缥缈的,甚至连自己的存在都感受不到的那种感觉。

    好在还可以跟修赫尔说话。

    神明似乎也感觉到夏希的紧张的情绪,顿了顿,也在温柔的安慰着夏希。

    转移她的注意力。

    “如果,夏希赢了的话,想做什么?”

    “嗯?”夏希想了想,“想要改变世界!”

    “哦?”这个倒是叫修赫尔来了一丝丝的兴趣,“如何改变世界,夏希已经想明白了么?要毁灭规则,重新建造这个世界么?”

    这可是修赫尔一直以来的想法,这个世界的规则的太麻烦了,令人厌恶,所以干脆一口气全部毁灭好了。

    “当然不是!”

    夏希摇头,“我想要的世界……那里是没有规则,没有神明的,这里的人呀,人人都信仰自己,他们崇拜的……好像是神明,最后其实更多的是内心的一种信仰的象征!”

    “是维克托跟你描述的世界?”

    “修赫尔,你又偷听我和维克托说话!不过……也不算是维克托哥哥说的世界,那也是属于我的理想世界。”

    “那样的……新世界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