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穿成年代文的小白脸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穿成年代文的小白脸: 第91章 091

    真是痛快!

    顾东来每次想到那一幕, 就神清气爽。

    顾东来看付伯林表情没什么变化,他就不懂了,“你听那女的这么倒霉, 就没丁点高兴?”好歹幸灾乐祸一下啊。

    付伯林这会想的不是高不高兴的问题。

    他在担心:“你说,她会不会折腾完赵卫东,又来找我啊?”

    开学的时候他上过电视,只要留心就能发现他在北京大学, 付伯林是真的有点担心。

    顾东来:……

    他都说不出话了。

    他想半天, “不能吧,她落胎跟你又没什么关系, 找谁也找不上你啊!”

    付伯林听到顾东来这么说, 觉得这话特别有道理。

    于是他放心了。

    是的。

    安雪莲跟原身有旧情那是多少年前的事了, 他充其量就是一个无关紧要的前男友,这离异的头婚丈夫还在那摆着呢,没道理越过赵卫东直接找他。

    付伯林勉强说服了自己。

    顾东来又琢磨了一会,话头一转:“不过也说不定, 那姓安的女人跟神经病似的, 后来她不是知道孩子掉了吗,在医院大喊大叫的,非说是医生诊错了。那可是军医, 怎么可能诊错!”

    付伯林心里直往下沉。

    顾东来又瞅了付伯林好几眼,“你们一个二个怎么都那么眼瞎啊。”怎么偏偏那个姓安的呢。

    一个是谈了一场恋爱,一个是娶了。

    现在好了,甩不掉了吧。

    顾东来真没见过哪个结婚,不, 二婚的女人还来找前夫的麻烦的。

    一般情况下, 那种女的恨不得把以前的事都给藏好了, 压根都不想让现任丈夫知道。

    这安雪莲倒好,亲自带着现任丈夫来看前夫……

    顾东来想到这,就忍不住摇头。

    真是神经病。

    顾东来已经通过安雪莲的事悟出一个道理了:以后挑媳妇,这品性最重要。

    长相绝对其次。

    顾东来还不忘劝付伯林,“你以后要是娶媳妇,别光看人家长得好,知道不……”其实这话他也跟赵卫东说过。

    赵卫东深以为然。

    付伯林:“我知道。”

    顾东来点点头。

    又冷不丁的把话转了回去,“喂,说真的,要是安雪莲去你学校闹,你咋解决啊?”

    他就是好奇,问一问嘛。

    那安的没了孩子,肯定不会跟那二婚丈夫发火啊,那不得找个出气筒啊。

    这前夫赵卫东这她已经找过一回了,应该不好意思来第二回了,说不定还真去找付伯林,在学校里乱说什么……

    付伯林心好累啊。

    此刻他后悔当了新生代表,主要是不该上电视的。

    顾东来还没问出答案,楚魏就过来了,“付伯林,你不吃早饭啊?”

    付伯林才起来,就被顾东来拉着一直说。

    他都忘了自己没吃。

    “厨房里有包子,在锅里,还是热的,你自己去拿吧。”楚魏交待完之后,就出门了,他要去车站接他妹妹。

    顾东来跟付伯林一块去了厨房,他早上吃过了,还想再吃两口。

    结果,包子刚拿手上,张毛来找他了,说是有事要他帮忙,然后就被带着一块出门了。

    就这么一会,屋里就剩付伯林了。

    不对,还有张经理。

    付伯林拿着两个包子出来,他咬了一口,酸菜馅的。

    他看了一眼。

    嗯……还行吧,希望第二个包子不是这个味的。

    “付同志,我去理发店做头发,等会楚魏回来,你跟他说一声,让他来接我。”张经理说完就拎着包出门了。

    “哪个理发店?”付伯林问。

    “我常去的那家,他知道的。”张经理扭身走了。

    张经理今天打扮得格外喜庆,穿着一身大红色的衣服,连手里的包都是红色的。

    要不是她从上海订的红皮鞋没有到,她肯定也会把红皮鞋给换上的。

    她现在穿的是黑色的皮鞋,是新的。

    张经理出门了。

    这做头发得两个小时呢,她要把头发盘起来,反正,主要看理发店的老板怎么弄吧。

    屋里就剩付伯林了。

    另一个包子是肉馅的。

    付伯林满意了。

    吃了两个包子,感觉肚子还没饱。可现在都快十点了,十二晚就该去饭店去吃饭了,这会吃太饱,等会会不会吃不下啊?

    嗯……

    他年轻,消化好。

    再挑一个小点的包子好了,付伯林又去厨房了。

    哪个最小呢。

    付伯林看到了边上的那个,手心那么大,就这个。

    他拿了。

    一咬下去,竟然是糖馅的。

    付伯林一言难尽的给吃了下去。

    这是白糖的。

    他不喜欢白糖的包子。

    楚魏接人接到了,总算是回来了。

    “你就在家啊,他们人呢?”楚魏在屋里找半天都没找到除付伯林之外的人。

    付伯林:“都出门了,你媳妇说是去理发店的,让你等会去接他。顾东来他们……也没说去哪,就是突然走了。”

    “付大哥。”楚红伸手跟付伯林打招呼。

    “好久不见。”付伯林这会才看到楚红,她好像是从厕所那边过来的。

    洗手了吗?

    楚红往屋里瞧,“哥,嫂子呢?”

    “付伯林不是说了吗,去理发店了啊。”楚魏去屋里换衣服了,他准备换身新衣服,等会在饭店大家一起拍个照。

    报社的那位李家兴就可以帮忙拍嘛。

    是不是。

    楚魏去换衣服的时候,楚红往厨房走了过去。

    付伯林以为她是去洗手的,结果看到她拿着一个包子吃。

    付伯林看了她好几眼。

    楚红问:“付大哥,有事吗?”

    “你刚才是从厕所出来吗?”付伯林问。

    这他都看到了?

    楚红不好意思的脸红了,她乖乖的点了点头。

    “你刚才洗手了吗?”付伯林问她。

    这话他刚才忍半天了。

    “没有啊。”楚红不解,“为什么洗手啊,我手很干净的。”

    付伯林道:“卫生。”

    他离楚红远了一点。

    楚红看着手里还剩的半个包子,憋了半天,然后她默默的去了厨房,舀了水,把手仔细的搓了搓。

    她心里在想,付大哥这毛病是跟城里人学的吧。

    要不是付大哥的眼神太嫌弃,楚红也不会去洗手。

    唉。

    楚红又想:以后谁当付大哥的妻子可真难啊。

    楚魏换好衣服出来了,“你们有没有什么要拿的?”该出发了。

    他要先去接他媳妇。

    付伯林想了想,回到昨天晚上住房间,把背包里的红包拿出来了,塞到自己的口袋里。

    他怕等会吃饭的时候要给红包,先备着。

    付伯林出来的时候,看到楚红正在悄悄跟楚魏说话,她看到付伯林出来,慌了一下。

    她正在跟楚魏说付伯林特别讲究……

    比如让她洗手。

    “我好了。”可以走了。

    “那饭店叫光荣饭店,你们是直接去馆店,还是跟我一块先去理发店?”楚魏问他们。

    “我要去看看嫂子!”楚红嚷着,她还不知道新嫂子长什么样呢。

    她哥都不肯说。

    搞得神神秘秘的。

    付伯林:“我都可以。”

    就算是先去了饭店,到时候还是得等楚魏两人过来,没什么差别。

    “那走,我们先去理发店。”楚魏跟楚红说好,“等会不许瞎说话,听到没有,你嫂子怀孕了,不管你心里怎么想,你都不要说一些不中听的话来扫我们的兴,知道吗?”

    “我可不是那种人。”楚红为自己辩解。

    楚魏并不放心。

    因为他知道,等会楚红见了黄婉之后,极有可能甩脸子。

    黄婉虽然保养得不错,但是一眼就可以看出来比他大。

    二十多岁跟三十岁肯定是有区别的啊。

    楚魏看向付伯林:“等会你帮我看着她。”这个她指的当然是楚红。

    付伯林:“好吧。”

    楚红嘀嘀咕咕,“哥,你也不太相信人了。”不满。

    因为今天日子不错,楚魏还特意跟杂志社的借了辆车呢。

    就在外头停着。

    还是坐车去的,阔气。

    楚红还是头一次坐这种小车呢,她都不敢上去。

    还是付伯林教她怎么弯腰,怎么进来,还要系上安全带。

    楚红坐在那都不敢动。

    没过一会,就到理发店了。

    楚魏下车了。

    过了一会,他出来了,“说是还得半个小时,要不你们先去?”

    楚红在那解安全带,可扯了半天都没解下来,“付大哥,帮我一下。”

    她要去看嫂子。

    楚魏一看,赶紧对司机说,“先送他们去饭店。”

    主要是送她妹子走。

    付伯林觉得迟早要见的。

    楚魏早就想好了,饭店人多,楚红再不高兴最多就是黑着脸不说话,现在是去理发店,不高兴了还有可能吵起来呢。

    付伯林跟楚红还是被送到了饭店。

    楚魏说位置已经订好了,让他直接去就行。

    楚红看着这装得格外漂亮的饭店,有些不太敢进。

    付伯林都走到大门口了,一看楚红没跟上来,冲她招手:“过来啊。”

    楚红赶紧跟上。

    两人直接进去了。

    楚魏说的是二楼,一号包厢。

    付伯林上楼的时候就发现楼上特别热闹,好像有人办喜事。

    张灯结彩的。

    好像是二楼的大堂。

    付伯林带着楚红穿了过去,他们的一号包厢在最里面。

    楚红一边看一边走,她悄悄问付伯林,“我哥请了几桌啊?”

    付伯林回想:“说是两桌。”

    楚红又望了后面大堂的那些人,“你看人们办得多热闹啊,这顶上还放气球了。”桌子上都贴红字了呢。

    真漂亮。

    付伯林也回头看了那些人,不过也没太要意。

    他带着楚红进了一号包厢。

    推开门,顾东来跟张毛已经提前到了,连李家兴都到了,都围在桌上说着话呢,桌上还摆着瓜子糖果一类的东西。

    都在磕瓜子呢。

    顾东来想抽烟的,可是想到楚魏媳妇怀了孕,孩子不能吸这个,就忍住了。

    他还制止了杂志社的人吸烟。

    幸好没吸,不然付伯林可真没法做。

    “瞧瞧,我们家红红长这么大了。”顾东来笑着打趣。

    他也有两年没看到楚红了。

    楚魏这妹妹都长这么大了,女大十八变啊。

    挺好看的。

    幸好这眼睛不像楚魏,要不然以后都不好嫁人。

    “顾大哥。”楚红打着招呼,“张大哥。”

    “付伯林!”李家兴看到付伯林,眼睛都亮了,他立刻过来了。

    “你来得挺早的啊。”付伯林一边说一边坐了过去,李家兴使劲拍着付伯林的肩,“没想到啊,你还真是考了一个第一啊,没吹牛啊!有本事啊!”

    李家兴拉着付伯林聊了起来。

    “你去了学校,这人都变得有书香气了,要不要再拍两张照?”李家兴兴奋的说,“戴个眼镜,斯斯文文的那种。”

    付伯林:“我就请了五天假,坐车都要二天,我还要回家呢,只怕没时间。”

    李家兴很失望。

    最近有一款眼镜,那眼眶是细细的,有圆镜片还有方镜片,都好看得很。

    付伯林要是戴上拍照,一定能火!

    李家兴算了算,“现在都一月了,你们月底该放假了吧,二月过年的时候,咱们拍个过年的?”他又高兴起来。

    付伯林:“……到时候再说。”

    顾东来出去了一趟,没过一会,他又回来了。

    他挤到付伯林这来了。

    有事要说。

    “怎么了?”付伯林问他。

    顾东来压低声音,“隔壁那包间一个人都没有啊。”

    付伯林没听明白。

    顾东来说,“女方家的亲戚去的那个包间,这会一个人都没有。”这就闹得不太好看了。

    顾东来问付伯林:“楚魏现在是去接人了吗?”

    “我们来的时候,他在理发店呢。”付伯林没听楚魏说要去接人啊。

    顾东来看了看时间,“这都十一点多了,他们怎么还不来啊?”

    十二点肯定要吃饭的啊。

    付伯林也有点不懂了,女方父母过来,这是黄经理提的啊。

    没谈好吗?

    楚红坐在那桌那边,竖着耳朵在听呢。

    “我去看看。”顾东来又出去了一趟,这回他是直接到一楼门口去等了。

    说真的,他们都不知道那黄经理的父母长什么样。

    顾东来呆了一会又上来了。

    十一点半都过了。

    楚魏才带着弄了头发,化了妆的黄经理上来。

    黄经理还抹口红了。

    楚魏脸色不太好看。

    怀孕了怎么能抹口红呢,刚才两人因为这事差点没吵起来。

    楚魏拉着黄经理上楼的。

    二楼的大堂坐了八桌,全是人。

    有人叫嚷上了,“这新人呢,老黄啊,你家闺女咋还没来啊?”

    “快了,刚才看到车了。”

    “车?你是在说笑吧,你那小女婿不是吃软饭的吗?”那人笑了,“他还有车啊,他怎么不办酒,让你们家出钱啊?”

    哄谁呢。

    老黄脸色很臭:“你不想喝喜酒就出去,尽找事。”

    那人站起来,拍着桌子说:“谁找事了?我说的是事实嘛,你闺女被人抛弃了,这回找了一年纪小的,那家伙不就是看上了你们家的钱跟房子嘛,这还不能说了?”

    这人媳妇也帮着他说,“可不!说是男主入赘呢,要不他们哪能同意得那么快!”

    这话题一开,可就止不住了。

    说什么两人差了十几岁。

    说什么黄经理老牛啃嫩草,还说那小女婿是个乡下的,就指着这老黄家翻身呢。

    楚魏站在了楼梯中间。

    他全听到了。

    黄经理脸色变了又变,她爸在上面跟人吵架呢。

    那些人怎么回事,怎么能这么说楚魏呢。

    楚魏看向黄经理,“不是只请父母吗,不是说多开一桌吗?上面是怎么回事?”

    黄经理咬着牙,不敢大声说话:“我不知道啊,我跟我妈说了,说了只请自家最亲的几个人的。”

    上一个丈夫她也是自己看中的,当初图那男人对她好,后来不在家时的反对就嫁了。

    那时酒席都没摆。

    这一次她结婚,想把之前的脸面挣回来。

    所以……

    她跟楚魏撒谎了。

    是她跟她妈说,多请几桌。

    还找了司仪呢。

    等到还要说敬酒词的……

    黄经理觉得,楚魏看在她、看在孩子的面上,应该会顺着她的。

    自从她怀孕后,楚魏的脾气别提多好了,好多事都顺着她。

    上面有人劝和,“好了好了,今天是来喝喜酒的,一人少说一句。”

    “新人在下面呢。”有人看到黄经理了,“婉婉啊,怎么还不上来。”

    黄经理抬头笑了笑,“马上就来。”

    她抓着楚魏的胳膊,哀求,“就这一回,好不好。”给她点面子。

    楚魏看了她一眼。

    “走,快十二点了,该开席了。”黄经理见楚魏没反对,心里松了口气,她欢欢喜喜的拉着楚魏往上走。

    就十步台阶。

    一会就上来了。

    黄经理的妈看黄经理走得这么快,赶紧过来扶,还埋怨楚魏,“你就不能慢点吗?”她闺女怀了孕呢。

    二楼大堂八个桌,一桌十座,那些人都坐满了。

    他们像看稀罕东西一样的看着楚魏。

    “这齐头正脸的,还挺高,难怪能迷倒黄家丫头呢。”

    “还用迷吗?那黄婉一把年纪了,找了这么个小伙子,不知道有多高兴呢。”

    女方是城里人,凑个八桌还是有点难的,所以啊,来的不光是亲戚,还有左邻右舍的,相处了十几年的老邻居。

    这些人什么话都敢说。

    楚魏道:“我朋友在里面,我去看看。”

    “站住。”黄经理的爸冷声道,“先跟大伙打个招呼,打完招呼再去。”这边都是长辈,小辈结婚,肯定要把人认清。

    楚魏还真不是听人话的人。

    本来他心里就不太得劲。

    “等会再认只。”他说,“我看我朋友来齐了没。”要是没来齐,他还要下去看看呢。

    黄经理死死的拉着他的胳膊,“听我爸的。”

    楚魏拉开了黄经理的手,“我心情不好,你别惹我。”

    黄经理讪讪的松开了手。

    楚魏往一号包厢去了。

    黄爸看到楚魏竟然不听他的,很生气。

    他瞪着黄婉,“你看看你找的什么人!前面那个,还有这个,都是这副死样子!”

    “爸,是我要办的。”她低声道。

    她怕楚魏听到。

    “你要办?”黄爸冷笑,“头婚的时候怎么不办啊,二婚想起来了?还你要办的!别以为我不知道,肯定是那小子想办!”

    “爸!好了,你别说了!”黄经理真是头疼。

    她爸真是太固执了。

    怎么听不进人话啊!

    -

    “你可算来了。”顾东来看到楚魏就说,“隔壁包厢怎么没人啊,你媳妇爸妈没来啊?”

    这是放鸽子了吗?

    楚魏把门关上。

    这才说,“大堂那八桌就是他们亲戚。”

    啊?

    顾东来都惊了,“在那吃啊,我们要不要也过去?”

    “没位置了吧。”付伯林说,“我看那边还有话筒呢,是不是等会你们还要讲话什么的?”

    他说呢。

    怎么这么巧都在这结婚。

    二楼大堂那边布置得挺好的,什么都备齐了。

    连桌上都放了两瓶酒。

    “大嫂来了吗?”楚红说,“我去看看。”

    她都站起来。

    楚魏道:“别去了,那边人多。你想挨个跟他们打招呼吗?”他问楚红。

    打招呼就罢了,他怕她妹妹受气。

    怎么这么烦呢。

    要不是黄婉怀了孕,楚魏是压根就没打算这么早结婚的。

    楚红道:“我想见嘛。”

    楚魏:“吃完饭回家的时候能见到,我去叫他们上菜了,你们就在这吃吧,就别出去了,省得麻烦。”

    包厢里的人面面相觑。

    楚魏就快就出去了。

    楚红看门关上了,这才走到门口,悄悄的往外看。

    她对付伯林他们说:“我就在外头偷偷看一眼,别告诉我哥啊。”

    她想看新娘子什么样,这挺正常的。

    付伯林跟顾东来也没拦她。

    楚红偷偷出去了。

    这边也开始上菜了。

    “她怎么还没回啊?”顾东来看这桌,菜都上一半了,“我去看看。”

    他出去了。

    顾东来出去之后也没回来了。

    那肯定是出事了啊。

    包厢里的人都出去了。

    果然。

    付伯林一出去就看到大堂那,有一桌桌子都翻了,人也零零散散的。

    一问才知道,黄婉出事了,送医院去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