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黄河镇妖司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黄河镇妖司: 第662章 脱胎换骨

    第662章 脱胎换骨

    此时此刻,我们心中的震惊,实在是无法用言语来形容。

    原本是个糟老头子的一目僧,不知修炼了什么邪术,脱胎换骨以后,居然变成了一个绝世美人。

    而且,他不仅变了形态,就连声音都变了,娇滴滴的,很有女人味。

    看着面前这个超级美丽的女人,我们真的很难将她和一目僧联系在一起。

    周二苟皱眉喝斥道:“妖僧,你这练的是什么邪门功法,忽男忽女的,敢不敢变头猪出来?”

    一目僧冷冷道:“你以为我采集那些漂亮女人的阴元做什么呢?咯咯咯,实话告诉你们,我专门采集那些漂亮女人的阴元,就是为了把自己修炼成一个完美无瑕的绝世美人。本来我还有十天半月才会破茧而出的,但是你们这几个废物,破坏了我的修行!”

    周二苟说:“你要变成女人,去做个手术不就行啦?做这种伤天害理的事情,不怕遭报应吗?”

    “报应?!”一目僧冷冷笑了起来:“老天爷待我这么薄情,天生让我瞎了一只眼睛,我还怕报应?”

    顿了一下,一目僧又说:“再过半月有余,便是暹罗王室,为新登基的王子选妃的时候,以我这一身美貌,必定能够被选入王室。我这一身皮囊,采取了十多个漂亮女人的全部优点,我对这副皮囊很有信心,所以,我的目标,就是要做王妃!哈哈哈,既然老天待我不公,我的命运就只能靠自己争取了!”

    我们听得汗毛倒竖,这个一目僧,真是好大的野心啊!他一心想从寒门逆袭进入王室,这是下了多大的一盘棋呀!

    为了这盘棋,为了逆天改命,他不惜改变自己的性别,脱胎换骨,如果真让他当上王妃,那暹罗王室还不被他搞得天翻地覆。

    我冷冷说道:“像你这样的人,只怕目的也不是做王妃那样简单吧,你要是当上王妃,我相信国王都会被你控制,到最后,整个暹罗王室都会落入你的手中!”

    “哈哈哈!哈哈哈!”一目僧仰天长笑,毫不掩饰自己贪婪的野心:“小子,你很聪明嘛!所以,我挖空心思布的局,决不允许任何人毁掉!任何人!”

    说这句话的时候,一目僧的眼里迸射出森冷的杀意。

    一目僧虽然有女人的皮囊,以及女人的声音,但是他的内心和思维,却还是一目僧。

    也就是说,从内在来说,他仍然是个男人。

    试想想,如果暹罗王子的身边,躺着一个女人皮囊男人心的妖人,那感觉有多恶心,有多别扭!

    “区区一妖僧,还想颠覆王室,我看你真是高烧四十度,脑子发烧!”周二苟骂咧着,二话不说,直接一板砖朝着一目僧飞了过去。

    呀!

    一目僧低低一声惊呼,侧头避让,那块板砖擦着一目僧的眉角飞了过去。

    一目僧伸手捂着额头,手指上沾染着斑斑血迹,那块板砖虽然没有命中他,但还是擦伤了他的眉角。

    一目僧看着手指上的鲜血,气得浑身发抖,半个月后王室将要民间选妃,一目僧非常注重自己这副美丽的皮囊,不允许有一点瑕疵,现在他的眉角破了,万一留下伤痕,他进入王室的希望就会大打折扣,这怎能不让他上火?

    “我的脸……你……你居然打伤了我的脸……”一目僧尖着嗓音咆哮,愤怒地冲了上来。

    周二苟身上的板砖仿佛用之不尽取之不竭,手腕一翻,变出一块板砖,朝着一目僧拍过去。

    一目僧恼羞成怒,飞起一脚,竟然将那块板砖踢得粉碎。

    周二苟咋舌道:“喂,你这么粗野,王室是不会喜欢你这种女人的!”

    “滚——”

    一目僧又是一声怒吼,一记撩阴腿踢中周二苟的裤裆,周二苟“噢哟”一声腾空飞起,然后捂着裤裆跪在地上,叫唤个不停:“你大爷的,你这死人妖,居然用这么下三滥的招数……”

    一目僧双手在胸口结了个印,指尖嗖地燃起一团墨绿色阴火,轻轻一吹气,那团阴火便朝着周二苟飞了过去,并且在空中,变成了一条青蛇模样,将周二苟缠了起来。

    那墨绿色的阴火可不是普通火焰,用寻常法子是无法扑灭的,这种阴火可以烧进骨头里面,将目标烧得灰飞烟灭。

    不得不说,一目僧这一招十分歹毒。

    我原本很担心周二苟,没想到周二苟对这邪术好像胸有成竹,立马从腰间取出那个葫芦,冷冷说道:“雕虫小技,看我灭你威风!”

    周二苟咕咚猛灌一口酒,眼见那条阴火变幻而成的青蛇已经近在咫尺,周二苟鼓起腮帮子,卯足力气,一口烈酒对着那条“青蛇”喷了过去。

    噗!

    那条“青蛇”登时被吹散,变成十多簇碎裂的阴火,被这一口气给吹了回去,齐刷刷打在一目僧的身上。

    “啊——啊——啊——”

    一目僧立刻发出杀猪般的嚎叫,他万万没有想到,搬起石头砸了自己的脚,他原本是用这门邪术对付周二苟的,没想到自己却被阴火反噬。

    那些阴火打在一目僧的身上,迅速燃烧起来,一簇阴火打在身上,身上的肌肤迅疾溃烂破洞,留下恐怖的血洞,十几簇阴火打在他的身上,他的身上瞬间留下十多个血洞洞,那副完美无瑕的皮囊,顿时变得丑陋不堪。

    最可怕的是,阴火烧穿皮肉以后,继续往里燃烧,一直烧到骨头里面,其痛苦不言而喻。

    一目僧倒在地上,在地上痛苦地翻滚嚎叫,然而阴火却越烧越旺,从他的骨头里面燃烧出来,把他整个人都给吞噬了。

    很快,一目僧就变成了一颗墨绿色的火球,刚开始还能滚动,不一会儿便趴在地上不能动弹了。

    直到他灰飞烟灭,那团阴火才随之熄灭。

    看那地面上,只留下一个人形痕迹,一目僧连一点骨头渣子都没有留下。

    夜风一吹,这个妖僧的臭皮囊,连同他的灵魂,一起消失在夜风中。

    周二苟看着地上的人形痕迹,摇头晃脑地说道:“这就叫‘自作孽不可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