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刀笼: 第二百零七章 玄冥之变

    杀佛低头看着棋盘,棋盘上的黑棋好似一座座佛影,团团簇簇,佛中有佛,阵中有阵,浑然一片净土天地,不由轻轻摇头。

    “诸法空相、不生不灭、不垢不净、不增不减,佛尊的演化,终究还是成功了,”杀佛顿了顿,道:“不然小僧少不得在这里留下佛尊的性命。”

    无心如来笑了笑,居然有几分像是两位佛尊的气质,“功成并非在我,也非在大鸠府亿万佛子,而是当年两阐佛义,古佛亲传三弟子与我等旁听之士的教义论证,是我等赢了,我等才是古佛之道的真正继承人,渡化众生,让众生在大劫之中保住性命,才是慈悲之道。”

    杀佛不以为然,道:“有大愿,便生大欲、大嗔、大贪、大忿、大痴,我佛慈悲,最忌假大空,是故吾师曾言,佛门之道,切记来去自由。”

    “你强纳众生为一,增涨佛力,看似保护众生,又何尝不是借众生之力来成就己身,食骨吞肉,化人魂魄,此乃大妖魔所为。”

    “来去自由?说来简单,世上何人又有自由过,”无心如来冷笑连连,“泰山压顶,人因惊惧而头脑空白? 洪水泛滥,人因腹中饥饿而痛苦,兵荒马乱? 人因性命不保而惶惶? 你告诉我? 大劫降临,祸害更胜千万倍,世人能有什么自由?”

    “所以你便替众生做主? 你之愿? 便是众生之愿,你之想,便是众生之想? 泰山使人惊恐、洪水使人无家、兵灾使人惶恐? 你则是支配众生一切? 你造成的佛劫? 还要超过一切天灾!”

    杀佛眼中杀意腾腾? 一股源于佛意中的毁灭佛意诞生而出? 杀生为救生,斩业非斩人,在他眼中,无心如来早已是被浓厚业力产生的魔心邪佛,是波旬一般? 从佛经中诞生的魔王。

    无心如来面色一变? 突然一笑? 周身业力尽收? 灿金的皮相上,燃烧着纯粹的光火。

    ‘琉璃光王佛,你把众生之念当成琉璃佛火燃烧? 该杀!’

    “杀生有罪,其罪我当,灭世大明王!!!”

    杀佛猛然显出法身,一尊燃烧着业火的黑色佛身分海而出,两眼若黑色火轮,转动不休,杀意震撼轩宇,这尊灭世明王,竟是佛门第一强者,当年的如来仙人的忿怒念化身。

    “众生至贱、至贪、至淫、至恶,是故我佛慈悲,渡尽众生。”

    一尊不下于灭世大明王的佛门法相显出,通体晶莹剔透,好似玻璃相,一朵莲花绽放在玻璃相的正中。

    琉璃净土佛。

    两股真佛级别的力量轰然撞在了一起。

    过了许久,海面悠悠,亿万点白色水花重又落入海面,惊涛骇浪虽然没有止住,但也变的越来越换缓和,白骨佛寺的残骸散落各处,缓缓沉没。

    杀佛弯腰,将一个牌匾捡了起来,擦了擦,重又挂起。

    杀生寺!

    “在我寂灭之前,一定要诛杀这邪佛,不然会坏了长公主大计。”

    杀佛擦了擦嘴角的血水,自言自语。

    有百万佛子加持,无心如来的佛力增长之快,绝对是超过古往今来的所有佛子。

    而他撑不了多久了。

    “不过这佛陀早已邪化,无利不起早,他来这里,必然不是为了我来,定有所图,不能让其得逞。”

    残局上,白子犬牙交错,浑然一体,好似虚空佛界,黑子如困在笼中的野兽,挣扎撕咬,虽然满身鲜血,但斗志不减半点。

    佛门一关,阴沉恐怖的杀生寺再度起航,肃杀的梵音满空响起。

    杀生为救生,灭世为救世。

    ……

    无心如来踏入玄冥之海,来到二人藏身之处,此时二人身边,已经密密麻麻,全是海底巨兽的骸骨,而那位将军的头顶上,一道血色鲨影若隐若现。

    “三刑之中,贪狼吞万物、破军克万物、七煞困万物,七煞军主战力更盛一层,可喜可贺,”无心如来又看向照灯笼,人皇剑光幽幽,照的对方的脸面明暗不休。

    无心如来果断岔开话题,道:“贫僧去见故友,耽误了时辰,还请二位见谅。”

    照灯笼不说话,七煞军主开口道:“敌人也是龙脉之子,到时我出手,借龙脉困龙脉,还要请佛祖张开佛界,困住敌人真身,到时人皇自会以圣剑诛敌,在这之前,玄冥会将之引来的。”

    无心如来笑道:“阿弥陀佛,理所应当,理所当然,只是二位实力不下于本座,以四敌一,又何必要如此小心?”

    照灯笼终于开了口了,声音重叠而沙哑。

    “所有已诞生的龙脉之子都在真神的掌控下,这是唯一一个意外,极其珍贵,必须捕获。”

    无心如来看了七煞军主一眼,这一位也是真神麾下的龙脉之子,还是掌握七煞之力的龙脉之子,没想到也加入了团伙。

    不过细细一想也正常,毕竟是‘同类’。

    他们这个小组织成员有几个共同点,都是人间至强者,都与人道力量有瓜葛,都有自己的野心,都想动摇真神的统治。

    “阿弥陀佛,善哉善哉。”

    ……

    “这里就是玄冥之海、地肺入口。”

    戚笼和魔后来到海昏道的边缘,这里已经无限接近于晨昏线,一半天上日,一半海中日,巍巍壮观。

    小千世界是没有真正的太阳的,日光的源头千奇百怪,上古神兽、星辰倒影、道门大阵。

    然而‘刀道准三层’的戚笼知道,钟吾古地的‘大日’却是真正的大日,上古碎片之间,其实隐隐有所联系,大千世界的那一轮大日,热力穿越无穷虚空,倒映在此间。

    这不是戚笼瞎猜,而是钟吾古地的三千大道演化,其中就有一道,后天金乌之道,金乌便是大日。

    然而在日力照耀下,本该热气滚滚、甚至‘咕嘟’‘咕嘟’冒气泡的海面,却是一片漆黑,甚至透着三分阴森。

    戚笼微微皱眉,手掌张开,大道影像直接囊括整个海面,顿时物质层面缓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根又一根大道之线编织成的灰网,从海面一直延伸到海底,越往海底走,网线变越密集,像是蜘蛛巢穴一样。

    一直延伸到海底连绵起伏的火山口上。

    不过这些大道之线却是混沌色的,混沌也是一种色彩,无形无相、无色无状,之所以呈现‘线状’,只是戚笼的大道感应而已。

    正如‘大福’一般,在这个世界是人形蝙蝠,但在地肺另一头的浮屠世界本体,却又不是这个样了。

    简单来说,有人道的世界,才能有‘人样’,混沌未开的世界,千奇百怪才是本质。

    更令戚笼皱眉的是,这些丝线正在疯狂吞噬气运,无论是大气运还是小气运,哪怕只是普通生灵的生气,都半点不放过,就像是一个胃口无底洞的胖子,疯狂的吞噬着眼前的一切。

    这是一种有着晋升‘八难’潜力的人道力量。

    “魔后打算怎么做?”

    魔后认真道:“一个时辰后,本后集结皇城司所有老手,同时在玄冥之海的各个方向注入千道阳属性的气运,玄冥之海性属阴,虽然能吞噬,但也能显其脉络,到时,本后以大自在魔功颠倒天地,剖开海中地脉,聚其本源,薛将军用你那人道真火,一把火将这片玄冥之海烧的断根。”

    “在这之后,皇城司自然会将这方天地的气运抽出,再次进行封印。”

    如果三千天条是钟吾这座‘房屋’的框架,那么各种气运便是房间里的空气。

    没了空气,人会憋死的,龙脉也苟延残喘不了多久,人道火焰更是点不燃。

    所以无论是利己还是利人,这片玄冥之海,自己都必须将之解决。

    戚笼认真的点了点头,道:“计划没什么问题,我也相信皇城司操弄气运的手段,只是燃断玄冥之气,必然会惊动地肺另一头,那片浮屠世界混沌不明,谁知道孕育出了什么恐怖来,万一招来一头,本人性命不保还在其次,若是耽误了魔后的大业,那可就万死难赎了。”

    魔后高挑的眉毛往下微微一压,语气多了几分冷漠,道:“所以薛将军的意思呢?”

    “很简单,倘如让薛某观一观那传说中的《大自在心经》,薛某的把握就大了几分,胆气也足了几分。”

    魔后道:“薛将军是不信任本后了?”

    “不,在下只是想让此行多上几分把握,”戚笼一脸正直。

    魔后思索了片刻,叹了口气,“看在我徒儿的份上,这报酬就先予你了。”

    随即黑袖一甩,一物射出,戚笼张手一接,五指捏在佛经的表面,红色的封皮上,用梵文写了五个大字。

    《佛说观自在》

    “观自在,观自在,魔求大自在,佛才以大毅力度苦厄世间,用佛来观自在,别出机杼,好名字!”

    戚笼赞道。

    “你还不下去?”魔后不耐烦道。

    戚笼摇了摇头,将《大自在心经》往人皮口袋中一塞,然后道:“此物是魔后得生父遗物,倘若是真的魔后,是绝对不会就这么给我的。”

    “我说的对吧,魔后娘娘,不,应该是玄冥娘娘才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