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爱霆霆: 第十一章

    你说什么?提亲了哪家?

    郭府。

    哪个郭府?

    就是,就是,就是郭尚书家。顾世豪小心翼翼地看着自己老子说道。

    这这个逆子说什么?你这不是惹事了是什么?

    你这是要气死我呀!

    爹你听我说,这次真不是我,我是做好事,今天在街上有辆马车发狂了,把车里的姑娘甩了出来,正好我路过就给救了。男女授受不亲,我要负责的。

    你怎么知道是郭府的,那个马车上有标记,我在郭府见到过。

    郭府的什么人?

    她说她是郭府的二小姐。

    混账东西,郭府就一位大小姐,是郭尚书唯一的孙女,哪有什么二小姐。

    什么?顾世豪张大了嘴巴惊讶的说。可她是这么说的。

    你说,你为什么非要提亲?你怎么人家姑娘了?

    就是就是救她时不小心抱在一起了。

    你!人家姑娘既然没说出真实身份就是不想再有什么后续的事,你就不要再出幺蛾子了。

    不行,男子汉大丈夫,怎么能不负责任呢。

    你!滚!你给我滚!

    爹,您别生气,我这就滚!

    说着顾世豪就急忙的出去了。

    哎,这逆子什么时候能省心呀!

    爹,您别生气,世就是贪玩些,等成亲了就好了。

    但愿如此吧!

    顾世杰回到自己的院子后就与欧阳诗美说了今天顾世豪的事。

    在一旁听着的盼曦一阵无语,怎么听着突然觉得今天二叔救的是那个大小姐呢?要是真是的话……,那不是二叔的相亲对象,二叔你要玩完呀!盼曦得意的眯着眼,嘴角微微上扬显得很高兴。

    哎呦!我们曦姐儿看到什么这么高兴?是不是看到爹爹回来了?

    盼曦真的很想很想鄙夷下自家父亲大人的。

    不过盼曦想到了一个更好的办法。她直接大哭起来了,而且哭的很伤心,好像被爹爹欺负了似的。

    相公,你怎么给曦姐整哭了?

    不是我,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

    曦姐儿乖呀,不哭,不哭呀!咱们不理爹爹了,好不好

    盼曦只是想和自己家爹爹开个玩笑,谁让咱是个小宝宝呢?啥也不懂,长大就不行啦!

    转眼到了大年三十,家家户户贴春联,贴窗花,准备年夜饭好不热闹。到了晚上一家人聚在一起吃了年夜饭。

    春暖花开,莺飞草长,岸柳青青,油菜花香……好春光,不可辜负!春色越来越多了!

    春暖花开时,盼曦也可以出去玩了。就在前几天盼曦终于可以说出爹娘了,这可把顾世杰和欧阳诗美高兴坏了。

    曦姐儿,今天天气好,娘带曦姐儿去花园玩好不好。

    盼曦想我终于可以出去了。春天的花园里开满了各种各样的鲜花,阵阵微风吹来,那花丛中的花蕊就像细细的丝线,不停地颤抖着。鲜红的花朵在绿叶的映衬下,散发着浓郁的芳香,它是那样地使人向往,使人陶醉。那火红红的迎春花,每朵有五六个花瓣,像梅花但又不完全像,花蕊像蝴蝶的须子。花开时一枝挨着一枝,一朵挤着一朵,你不让我,我不让你,楚楚动人。虽然没有密蜂为它舞蹈,也没有画眉为它歌唱;可是它一点也不感到寂寞,开得火红火红的,远远望去好像一堵红色的墙,和天空融合在一起,仿佛把天都染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