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一胎双宝:总裁大人请温柔: 第1797章 坐稳了

    “刚才听了他们的谈话,我看不像是豪门恩怨,不过这个女的,也太无理了吧?”

    “是呀,幸好刚才那个年轻女人躲得快,不然这个天气被泼湿了,有得冷的。”

    宋母听着众人的议论都倒向了念穆,瞪着他们警告道:“拍什么拍,要是今天晚上发生的事情被传到网上,你们就等着收律师函吧!”

    众人一听,纷纷放下手机,假装什么事也没发生,喝着咖啡聊天。

    宋母怒气冲冲地离开,看着念穆站在街边,她眯着眼睛,看来,不给她一点颜色看看,她都不会把所有告知。

    她不是嚣张吗?等会儿落到自己手上,看她还会不会这么嚣张!

    宋母在另外一头上了车,给自己的下属打了一通电话。

    司机听见她吩咐的事情,连忙说道:“太太,您要做什么?”

    “我要把前面那个贱女人给抓起来!”宋母眼中露出愤恨,这辈子,她就没这么丢脸过。

    一直以来,她在外人面前的形象都是知性大方,但是这回儿,却在念穆的面前破了功,也不知道她有什么本事,居然靠着一张嘴就把他气得半死,在众人面前丢了脸,这件事,她绝对不会轻易饶过她。

    “太太,您要三思啊,现在二少爷的事情还没有解决好,如果您做那样的事情,说不定还会遭来慕家的麻烦……”司机提醒她,之前宋北野绑架那个女人,最后是慕少凌出面解决的。

    这件事,整个宋家上下都知道。

    若不是宋北野还留了一手,说不定人已经被慕少凌送进监狱。

    所以,宋家的人都知道,念穆有慕少凌在背后撑腰,现在宋母要对付念穆,不就是要跟慕少凌作对吗?

    “今天无论说什么,我都忍不了,而且那个女人要真的什么都不说,北野就别想好了。”宋母一边是为了宋北野,一边也是为了要给自己出一口气。

    “太太,您要三思……”司机叹息一声,看了一眼还在马路边的念穆,似乎是在等车。

    要是她还不离开,等会儿就麻烦了。

    “你别说话,烦死了。”宋母黑着一张脸,因为宋北玺跟宋北野的事情,她已经烦躁至极,想要找老公帮忙,但是却怎么也联系不上人。

    她今天一整天都在为宋北野做的事情而奔波,因为之前没有跟踪过这种事情,要处理的难度很大。

    因为这些事,她劳累至极,现在还被念穆给冲了冲,愤怒起来,毫无理智可言。

    司机只好讪讪闭嘴,看这个情况,是劝不动了。

    他看着前方不远处的念穆,只希望她在那些保镖没来之前,赶紧离开。

    过了会儿,一辆奔驰开了过来,然后在她的前面停下。

    司机仔细看着,看见念穆打开副驾驶的门,坐了上去,然后离开。

    暗暗舒了一口气,他说道:“太太,那个女人离开了。”

    宋母也一直关注着念穆那边的情况,看见这个情景,她看了一眼奔驰车,不是什么特别豪华的车,而且车牌也不突出,于是说道:“跟上。”

    “太太,这个不好吧?”司机没想到念穆已经离开,她还要追着。

    “你是不是不想要这份工作了?要我重复一遍吗?”宋母看着奔驰车离开,心里有些焦急。

    无论如何,她今天一定要套到那个女人的话,让她承认自己伤害了宋北野,把她送进警察局。

    司机连忙发动车子,踩下油门。

    宋母拿起手机,跟正在赶过来的保镖交涉着,她安排这些保镖,就是为了控制念穆。

    现在念穆想离开?门都没有!

    宋母目光阴森,“贱女人,今天我一定要你知道我的厉害!”

    司机哆嗦了一下,没有说什么,开着车追赶送念穆离开的那辆车。

    念穆坐在慕少凌的车上,跟他把咖啡厅大致的情况说了一下。

    慕少凌皱起眉头,“看来她的精力挺多的。”

    “什么意思?”念穆不解,猜测着,难道是说她一边照顾宋北野,还要找自己麻烦的事情吗?

    今天跟李妮吃饭的时候,她说了一嘴,说宋北野现在的情况,还有宋母一直陪着他身边照顾着的事情。

    “北玺问我要了一份文件,里面有宋北野背着宋家人做过的那些事情的证据,那些资料要是送到相关部门,宋家将会面临大麻烦,现在宋北野自己躺在床上,只能让宋夫人解决,她一边在解决这件事,还有空看来找你麻烦,你说,她是不是精力多?”慕少凌没有对她隐瞒,因为她是阮白。

    念穆点了点头,表示明白了,原来是这样,怪不得她为了宋北野,连维持优雅的表面都不要了。

    看来她是想让宋北野快些好起来,然后好处理那些事情,保住在宋家的位置。

    她看了一眼旁边的镜子,注意到,后面有三辆车跟着。

    马路上有三辆车跟着倒是正常,但是念穆注意到,其中一辆车是宋母的。

    刚才在咖啡厅的时候,她看着宋母下车,所以有印象。

    “宋夫人在跟着我们。”念穆说道。

    “我知道。”慕少凌比她更早发现宋母的车在跟着自己,从念穆上车后,她的那辆车就一直跟着,本来是一辆,后来多了两辆,三辆车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所以他很快就发现了。

    念穆点了点头,他开车的时候,即使在谈话,也会保持警惕观察周围的路况,所以他知道也是正常。

    “她还不死心。”慕少凌又说道,想到宋北野对念穆做过的一切,现在还要打念穆的主意,想到这里,他就生气。

    看来,宋北玺的力度还不够,让他们不知道什么是害怕。

    既然这样,就别怪他了。

    “坐稳了。”慕少凌对着念穆说道。

    念穆看着他阴沉的侧脸,好似是因为宋母的穷追不舍惹他生气了,于是点了点头,默默地抓住了车门的把手。

    慕少凌猛然踩下油门,黑色的奔驰像箭一样飞了出去,瞬间拉开了跟后面三辆车的距离。

    念穆注意着后车的情况,他们反应过来后,立刻加快速度,跟了上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