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我的精灵会武术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的精灵会武术: 第117章 娱乐至上的帷幕市

    看着比尔深信不疑将黑松露蛋糕捡起来吃掉的画面,许天差点憋出内伤来。

    “驹刀!”铲屎的你果然见多识广诶!这个理论绝对是本世纪最伟大的证明,以后不会再有任何食物因为掉到地上而浪费了!回到故乡之后,我一定要将这个理论推广出去。

    小家伙脸上露出了幸福的表情。

    肖恩偷偷挪到许天身边,小声说道:“嘎啦!”万一它吃坏肚子了怎么办?

    许天也凑在肖恩耳边悄悄回道:“放心,比尔是钢属性的,它对毒免疫,你见过有钢属性小精灵吃坏肚子的吗?”

    肖恩恍然大悟,好一个忽悠大师!

    小包间逐渐平稳了下来,广播中传来了巨大快龙已经飞跃北方大山的消息。

    也就是说,他们已经来到了神奥地区的边界,从这里俯瞰下去,就能看到深奥地区的天冠山了!

    许天和两个小家伙看着窗外,眼里满是小星星!

    “哇!”

    即便是猛男许天,依然忍不住爆发自己的少女心!

    翻过了北方大山后,脚下是连绵不绝的森林,蓝天白云之下,无数飞行小精灵组成的方阵在巨大快龙身边翱翔。

    许天甚至能透过窗户看到那些极速后退的姆克鹰——因为巨大快龙的速度实在是太快了,所以在许天他们的视线中,就好像这些天空中的姆克鹰在极速后退一样。

    “驹刀!”那座山好大呀!

    比尔指着他们脚下那座横贯南北的巨大山脉发出感叹。

    许天自信满满拍着胸脯给小家伙们科普:“那是天冠山脉,整座天冠山横贯神奥地区的南北,将之分割为两个大地区,因为那座山实在是太大了,所以神奥地区甚至因为天冠山的缘故产生了东西差异。”

    而他们的目的地帷幕市,在神奥地区的东方,帷幕市北边临海,南部是高耸的山脉——一个从天冠山脉中分割出来的小山脉。

    传闻快龙的速度恐怖到可以用十六个小时绕地球一圈,所以还不到中午,他们就已经能看到帷幕市了。

    帷幕市因为地理关系的原因,面积远远没有常青市那么恐怖。

    因为这是一座建立在崖

    壁上的都市,神奥联盟的政府们远远没有那个实力开山扩建帷幕市,当然了,这在保护野生小精灵生态上也是不被允许的事情。

    人类的城市过度的发展,势必会影响到整个自然界的平衡,尤其是神奥地区,整个地区的气温明显较前几年更加恶劣了。

    一下了快龙,许天就感受到了神奥地区的恶意!

    “好冷!”

    许天搓着自己的双手,然后摩擦手臂,仅仅穿了一件卫衣的他有种被关进了冰箱的错觉!

    “确实比之前来的时候冷了好多啊!”罗斯大叔手里拿了件棉大衣给许天披上,他看着有些寒意的机场呢喃自语。

    比尔和肖恩完全不怕冻,一个是钢铁属性对冰属性有抗性,铁皮人是不怕冻的。而肖恩本身是火属性,体内有着火焰般的温暖,对于神奥地区的寒冷气候也游刃有余。

    不过可是苦了两个人类了。

    罗斯大叔抱着许天,两个大老爷们哆哆嗦嗦钻进了候机室就不再动弹了。

    “大叔你说你以前来过这里?”许天坐在候机室里,感慨着常青市和帷幕市之间的温度差。

    罗斯大叔挥着手在候机室门口拦出租车,他听见许天的话,头也不回说道:“你大叔我当年哪里没去过?很久之前,这座城市的道馆馆主还不是阿李,当时那个小姑娘还很年轻哦!我还抱过她。”

    大叔的语气轻松,话语里面全都是回忆的笑意。

    在大叔的不懈努力下,终于拦到了一辆出租车。

    出租车司机是个瘦瘦的中年人,罗斯大叔一上车就操着一口地道的方言跟出租车司机聊了起来。

    “老哥你是本地人啊?”出租车司机悄悄将计费器的小手脚关掉,几乎在机场外的出租车司机或多或少都存在宰客的问题。

    罗斯大叔也不去点破,点了点头笑道:“是啊,好久没有回来了,现在游戏城还开不开了啊?”

    整个神奥地区如果说哪里的城市最冷淡,恐怕帷幕市和切锋市绝对会上榜争一争,但如果问那一座城市的娱乐精神最出众,那所有深奥人一定会拍着胸脯跟你打包票,说帷幕市当仁不让是第一。

    帷幕市在神奥地区的存在有些像许天前世的澳门赌场……当然不是各种视频开

    头的那个澳门赌场,而是真正的一夜发财之地!

    帷幕市游戏城大概是帷幕市的标志了,其娱乐至死的精神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

    “老哥你赌瘾挺大啊,刚落地回家就去赌场?”出租车司机表情诧异,他没想到不仅载了个本地人,居然还是个赌徒?

    罗斯大叔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说:“去游戏城,走外环快一些!”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才将二人送到了目的地。

    许天看着眼前这座占地巨大,霓虹灯闪烁着的游戏城,深吸一口气。

    “大叔,你是带我来赌博的吗?我们坐着一万多块钱的跨地区快龙,飞了半个上午,就是为了来赌博?对了,用波导之力赌博是不是能大赚一笔啊?”

    罗斯大叔瞥了许天一眼,“你在想什么?违法的!我们是来找人的,我可警告你,不准染上赌博!”

    考虑到日后自己闺女的幸福,罗斯心下打定主意,待会进去一定要看好了许天,找了人就走,千万不能让这小伙子上手。

    赌桌上可是吃人的!

    一踏进游戏城,许天立马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独有的娱乐文化。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一个老奶奶领着自己的孙女在游戏城的大厅里玩娃娃机。

    罗斯大叔领着许天无视前台的目光,径直走到了内场。

    推开大门,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让许天差点聋了。

    “大叔!我们要找的人在哪?”许天扯着嗓子询问,周围那些叫喊声实在是太杂乱了,甚至让他有种进了夜场酒吧的错觉。

    大叔张着嘴回答着,但许天就是听不清楚。

    无奈大叔只能指了指内场深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老人。

    那位老人带着帽子,目不斜视地看着面前的老虎机,佝偻的身形让许天差点没看见他。

    许天看着罗斯大叔径直走向老人的步伐,有些疑惑。

    这就是能教给自己波导之力的老人吗?

    头的那个澳门赌场,而是真正的一夜发财之地!

    帷幕市游戏城大概是帷幕市的标志了,其娱乐至死的精神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

    “老哥你赌瘾挺大啊,刚落地回家就去赌场?”出租车司机表情诧异,他没想到不仅载了个本地人,居然还是个赌徒?

    罗斯大叔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说:“去游戏城,走外环快一些!”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才将二人送到了目的地。

    许天看着眼前这座占地巨大,霓虹灯闪烁着的游戏城,深吸一口气。

    “大叔,你是带我来赌博的吗?我们坐着一万多块钱的跨地区快龙,飞了半个上午,就是为了来赌博?对了,用波导之力赌博是不是能大赚一笔啊?”

    罗斯大叔瞥了许天一眼,“你在想什么?违法的!我们是来找人的,我可警告你,不准染上赌博!”

    考虑到日后自己闺女的幸福,罗斯心下打定主意,待会进去一定要看好了许天,找了人就走,千万不能让这小伙子上手。

    赌桌上可是吃人的!

    一踏进游戏城,许天立马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独有的娱乐文化。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一个老奶奶领着自己的孙女在游戏城的大厅里玩娃娃机。

    罗斯大叔领着许天无视前台的目光,径直走到了内场。

    推开大门,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让许天差点聋了。

    “大叔!我们要找的人在哪?”许天扯着嗓子询问,周围那些叫喊声实在是太杂乱了,甚至让他有种进了夜场酒吧的错觉。

    大叔张着嘴回答着,但许天就是听不清楚。

    无奈大叔只能指了指内场深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老人。

    那位老人带着帽子,目不斜视地看着面前的老虎机,佝偻的身形让许天差点没看见他。

    许天看着罗斯大叔径直走向老人的步伐,有些疑惑。

    这就是能教给自己波导之力的老人吗?

    头的那个澳门赌场,而是真正的一夜发财之地!

    帷幕市游戏城大概是帷幕市的标志了,其娱乐至死的精神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

    “老哥你赌瘾挺大啊,刚落地回家就去赌场?”出租车司机表情诧异,他没想到不仅载了个本地人,居然还是个赌徒?

    罗斯大叔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说:“去游戏城,走外环快一些!”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才将二人送到了目的地。

    许天看着眼前这座占地巨大,霓虹灯闪烁着的游戏城,深吸一口气。

    “大叔,你是带我来赌博的吗?我们坐着一万多块钱的跨地区快龙,飞了半个上午,就是为了来赌博?对了,用波导之力赌博是不是能大赚一笔啊?”

    罗斯大叔瞥了许天一眼,“你在想什么?违法的!我们是来找人的,我可警告你,不准染上赌博!”

    考虑到日后自己闺女的幸福,罗斯心下打定主意,待会进去一定要看好了许天,找了人就走,千万不能让这小伙子上手。

    赌桌上可是吃人的!

    一踏进游戏城,许天立马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独有的娱乐文化。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一个老奶奶领着自己的孙女在游戏城的大厅里玩娃娃机。

    罗斯大叔领着许天无视前台的目光,径直走到了内场。

    推开大门,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让许天差点聋了。

    “大叔!我们要找的人在哪?”许天扯着嗓子询问,周围那些叫喊声实在是太杂乱了,甚至让他有种进了夜场酒吧的错觉。

    大叔张着嘴回答着,但许天就是听不清楚。

    无奈大叔只能指了指内场深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老人。

    那位老人带着帽子,目不斜视地看着面前的老虎机,佝偻的身形让许天差点没看见他。

    许天看着罗斯大叔径直走向老人的步伐,有些疑惑。

    这就是能教给自己波导之力的老人吗?

    头的那个澳门赌场,而是真正的一夜发财之地!

    帷幕市游戏城大概是帷幕市的标志了,其娱乐至死的精神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

    “老哥你赌瘾挺大啊,刚落地回家就去赌场?”出租车司机表情诧异,他没想到不仅载了个本地人,居然还是个赌徒?

    罗斯大叔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说:“去游戏城,走外环快一些!”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才将二人送到了目的地。

    许天看着眼前这座占地巨大,霓虹灯闪烁着的游戏城,深吸一口气。

    “大叔,你是带我来赌博的吗?我们坐着一万多块钱的跨地区快龙,飞了半个上午,就是为了来赌博?对了,用波导之力赌博是不是能大赚一笔啊?”

    罗斯大叔瞥了许天一眼,“你在想什么?违法的!我们是来找人的,我可警告你,不准染上赌博!”

    考虑到日后自己闺女的幸福,罗斯心下打定主意,待会进去一定要看好了许天,找了人就走,千万不能让这小伙子上手。

    赌桌上可是吃人的!

    一踏进游戏城,许天立马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独有的娱乐文化。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一个老奶奶领着自己的孙女在游戏城的大厅里玩娃娃机。

    罗斯大叔领着许天无视前台的目光,径直走到了内场。

    推开大门,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让许天差点聋了。

    “大叔!我们要找的人在哪?”许天扯着嗓子询问,周围那些叫喊声实在是太杂乱了,甚至让他有种进了夜场酒吧的错觉。

    大叔张着嘴回答着,但许天就是听不清楚。

    无奈大叔只能指了指内场深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老人。

    那位老人带着帽子,目不斜视地看着面前的老虎机,佝偻的身形让许天差点没看见他。

    许天看着罗斯大叔径直走向老人的步伐,有些疑惑。

    这就是能教给自己波导之力的老人吗?

    头的那个澳门赌场,而是真正的一夜发财之地!

    帷幕市游戏城大概是帷幕市的标志了,其娱乐至死的精神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

    “老哥你赌瘾挺大啊,刚落地回家就去赌场?”出租车司机表情诧异,他没想到不仅载了个本地人,居然还是个赌徒?

    罗斯大叔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说:“去游戏城,走外环快一些!”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才将二人送到了目的地。

    许天看着眼前这座占地巨大,霓虹灯闪烁着的游戏城,深吸一口气。

    “大叔,你是带我来赌博的吗?我们坐着一万多块钱的跨地区快龙,飞了半个上午,就是为了来赌博?对了,用波导之力赌博是不是能大赚一笔啊?”

    罗斯大叔瞥了许天一眼,“你在想什么?违法的!我们是来找人的,我可警告你,不准染上赌博!”

    考虑到日后自己闺女的幸福,罗斯心下打定主意,待会进去一定要看好了许天,找了人就走,千万不能让这小伙子上手。

    赌桌上可是吃人的!

    一踏进游戏城,许天立马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独有的娱乐文化。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一个老奶奶领着自己的孙女在游戏城的大厅里玩娃娃机。

    罗斯大叔领着许天无视前台的目光,径直走到了内场。

    推开大门,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让许天差点聋了。

    “大叔!我们要找的人在哪?”许天扯着嗓子询问,周围那些叫喊声实在是太杂乱了,甚至让他有种进了夜场酒吧的错觉。

    大叔张着嘴回答着,但许天就是听不清楚。

    无奈大叔只能指了指内场深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老人。

    那位老人带着帽子,目不斜视地看着面前的老虎机,佝偻的身形让许天差点没看见他。

    许天看着罗斯大叔径直走向老人的步伐,有些疑惑。

    这就是能教给自己波导之力的老人吗?

    头的那个澳门赌场,而是真正的一夜发财之地!

    帷幕市游戏城大概是帷幕市的标志了,其娱乐至死的精神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

    “老哥你赌瘾挺大啊,刚落地回家就去赌场?”出租车司机表情诧异,他没想到不仅载了个本地人,居然还是个赌徒?

    罗斯大叔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说:“去游戏城,走外环快一些!”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才将二人送到了目的地。

    许天看着眼前这座占地巨大,霓虹灯闪烁着的游戏城,深吸一口气。

    “大叔,你是带我来赌博的吗?我们坐着一万多块钱的跨地区快龙,飞了半个上午,就是为了来赌博?对了,用波导之力赌博是不是能大赚一笔啊?”

    罗斯大叔瞥了许天一眼,“你在想什么?违法的!我们是来找人的,我可警告你,不准染上赌博!”

    考虑到日后自己闺女的幸福,罗斯心下打定主意,待会进去一定要看好了许天,找了人就走,千万不能让这小伙子上手。

    赌桌上可是吃人的!

    一踏进游戏城,许天立马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独有的娱乐文化。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一个老奶奶领着自己的孙女在游戏城的大厅里玩娃娃机。

    罗斯大叔领着许天无视前台的目光,径直走到了内场。

    推开大门,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让许天差点聋了。

    “大叔!我们要找的人在哪?”许天扯着嗓子询问,周围那些叫喊声实在是太杂乱了,甚至让他有种进了夜场酒吧的错觉。

    大叔张着嘴回答着,但许天就是听不清楚。

    无奈大叔只能指了指内场深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老人。

    那位老人带着帽子,目不斜视地看着面前的老虎机,佝偻的身形让许天差点没看见他。

    许天看着罗斯大叔径直走向老人的步伐,有些疑惑。

    这就是能教给自己波导之力的老人吗?

    头的那个澳门赌场,而是真正的一夜发财之地!

    帷幕市游戏城大概是帷幕市的标志了,其娱乐至死的精神吸引着无数游客慕名而来。

    “老哥你赌瘾挺大啊,刚落地回家就去赌场?”出租车司机表情诧异,他没想到不仅载了个本地人,居然还是个赌徒?

    罗斯大叔也不解释,只是笑了笑说:“去游戏城,走外环快一些!”

    一个多小时后,出租车才将二人送到了目的地。

    许天看着眼前这座占地巨大,霓虹灯闪烁着的游戏城,深吸一口气。

    “大叔,你是带我来赌博的吗?我们坐着一万多块钱的跨地区快龙,飞了半个上午,就是为了来赌博?对了,用波导之力赌博是不是能大赚一笔啊?”

    罗斯大叔瞥了许天一眼,“你在想什么?违法的!我们是来找人的,我可警告你,不准染上赌博!”

    考虑到日后自己闺女的幸福,罗斯心下打定主意,待会进去一定要看好了许天,找了人就走,千万不能让这小伙子上手。

    赌桌上可是吃人的!

    一踏进游戏城,许天立马就感受到了这座城市独有的娱乐文化。

    因为他居然看到了一个老奶奶领着自己的孙女在游戏城的大厅里玩娃娃机。

    罗斯大叔领着许天无视前台的目光,径直走到了内场。

    推开大门,嘈杂的声浪扑面而来让许天差点聋了。

    “大叔!我们要找的人在哪?”许天扯着嗓子询问,周围那些叫喊声实在是太杂乱了,甚至让他有种进了夜场酒吧的错觉。

    大叔张着嘴回答着,但许天就是听不清楚。

    无奈大叔只能指了指内场深处一个坐在角落里的老人。

    那位老人带着帽子,目不斜视地看着面前的老虎机,佝偻的身形让许天差点没看见他。

    许天看着罗斯大叔径直走向老人的步伐,有些疑惑。

    这就是能教给自己波导之力的老人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