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重生娇妻有点辣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重生娇妻有点辣: 第740章 又是周松

    又是周松,竟然是周松!顾忧心里刚燃起的希望一下就破灭了。

    就算是周松知道,顾忧又要怎么问,就算是问了,周松又会不会告诉她呢?

    “你要是想问他,我倒是有个办法!”白雪说到。

    “什么办法?”顾忧刚刚暗下去的眼睛又亮了起来,

    白雪眼珠一转,脸上露出一抹坏坏的笑容,凑到顾忧耳朵边上嘀咕了一阵。

    下午两点,所有的人准时的坐在了上午的会议室里,方峦生带着阴晴不明的笑容扫了众人一眼,

    “中午的饭菜还可口吗?怎么大家的神情都这么严肃呢?”

    所有人都微低着头,没一个人说话。

    “也罢,既然上午白大夫都说我没点实际的,那下午我们就来点实际的!不是我不让你们进去看,今天病人的蜕皮就能完成,后天我会让你们进去细看,顺带把脉,今天也不过就是各抒己见,没你们想的那么复杂!”

    这话说的倒也有几分道理,许多人也都松了口气,

    “谁先来,反正都要说!”方峦生半命令式的说到。

    “那不如就从周大夫开始呗,我们这些人里周大夫医术就高了吧!先从高的来吧!” 胡鹏池说。

    周松与胡鹏池对视一眼,无奈的笑了笑,“老胡,我说你岁数大了是不是眼神也不好了,在坐的这么些个人里,你难道就没看出来谁是医术最高的那个?”

    周松这话一出,所有人都愣了几秒,他们这几个人可以说是年年都来参加这个会的,谁几斤几两,大家伙心里头都有数。

    要说从他们这些个人里头一定要说谁医术最高,那还真就是周松略胜一筹,可如今周松竟然拉屎往回缩,

    除了他大家伙不知道底细的也就是这回新来的顾忧了,可这顾忧不过是个二十出头的小丫头片子,她会是医术最高的那个人?

    所有的目光齐唰唰的看向顾忧,这种被注视的感觉真不怎么好受,

    顾忧冲大家伙摆着手,“都看我干什么,我……我新来的!”

    “顾大夫,你就别谦虚了,今天中午你跟我说你知道这病人是怎么回事,难不成是开玩笑的?”周松皮笑肉不笑的看着顾忧。

    顾忧在心里冷哼一声,还真让白雪说对了,这个周松背地里跟方峦生根本就是一伙的,她趁着中午去找他问兰兰的事,随口说了那么一句。

    转头不到一个小时的工夫周松就把她给卖了。

    本以为顾忧会慌,会乱,会无处可逃,却没成想,顾忧眉头一皱,一脸疑惑的瞅着周松说到,

    “周大夫,你中午见过我吗?”

    周松的笑容僵在脸上,不知道顾忧要玩什么花招。

    “你……什么意思?你中午不是到我房间问我有关心症的病例吗?”周松一脸严肃的说。

    “周大夫,你确定你不是做梦吗?我中午可是跟白雪姐在屋里说了一中午话啊!”顾忧非常认真的说。

    周松马上反过味来,轻笑了一声,“顾大夫你这么遮遮掩掩的到底是想掩盖什么?怕大家知道你的底细?还是怕出了名有人嫉妒你啊!还是……有什么另外的原因?”

    顾忧心里一禀,周松在说最后那句话时,眼底闪过一道冷光,顾忧本能的觉得他这句话别有深意,如果说顾忧不愿意出名还有什么原因的话,那就是她一直都在躲着林亦青身后的人。

    不过顾忧反应也快,她马上面带羞愧的低下了头,“既然周大夫已经看出来了,那我也就不再隐瞒了,中午我……我跟你说谎了,我是怕你不肯把治心症的办法告诉我。”

    这话一出,其它人看顾忧的眼神都不对了,许峰更是鄙视的翻了个白眼,“切,还以为有多大本事呢!”

    周松没想到是这么个情况,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顾忧根本不管周松是什么表情,接着说到,

    “那,那这样吧,要是没人说,那我就先说,说的不对大家多担待啊!”

    方峦生依旧的那副不急不缓的样子看着顾忧,两只手交叉着放在桌子上,像是对顾忧接下来说的话很感兴趣似的。

    顾忧眨了眨眼,又挠了挠头说到,“要是从表面看啊,我倒觉得这个人得的是一种皮肤病,尤其是他瞳孔变白这一点,我倒觉得他像是得了白化病,这种病的病人不能见光嘛。接触了阳光,这也是导致蜕皮的一个原因嘛!”

    方峦生点了点头,“顾大夫说的不错,也算有根据。不过顾大夫既然想要心症的医案,直接说就好了,我叫人给你送去,我们这里刚好就收藏了周大夫治疗心症的医案,因为当初这个病人,跟身后这个一样,也是这里的病人。”

    他这里竟然有医案,顾忧倒有点喜出望外,抻着脖子就问,“真的,那就让我看看嘛。”

    方峦生抬了抬手,“当然可以,等会散会了我就叫人送到你那里去。”

    “那就先谢谢方大夫了,真的很感谢!”

    顾忧冲着周松得意的一笑,周松气的把脸别向了一边。

    方峦生一看顾忧这也是问不出什么了,目光一扫停留在袁恒志的身上,“那咱们也别挑了就从岁数大的来吧!”

    名已经点了袁恒志不说也不行了,他微微点了点头说到,“我跟顾大夫的想法一样,首先要看这到底是不是皮肤病,再者要看病人神智是不是清楚,如果没有清醒的神智,这也还是要当病症来处理。”

    方峦生点了点头,目光移向胡鹏池,

    前面两个人都说了,胡鹏池也没什么好扭捏的了,直接说到,

    “这个病人蜕皮,已经是违反了人类生命周期的规律,异于常态的情况我们都可以称之为病症。不过不否认有些病症对人体并没有损害。”

    胡鹏池说完就到了周松,他抬头看了众人一眼说到,

    “我倒觉得这不像是个病症,这个病人蜕皮有固定周期,而且确实有了良性的反应,在用各类药物也不起效的情况下,就没法说这一定是病。”

    大家都你一言我一语的说了起来,到最后轮到了白雪,

    白雪抬手拢了拢耳边的碎发,说到,

    “我在特殊病例研究院也干了不少年了,什么样特殊的病例都见过,大部分的特殊病例跟病人自己的身体情况有着很大的关联,所以,我还是想等了解的再透一些再做判断。”

    大家都说完了之后,方峦生终于收了那副皮笑肉不笑的模样,

    “好既然大家也都说完了,那我就来说说这个病人的详细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