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涅槃大道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涅槃大道: 第二百零八章:仙界(三)

    永乐山外,圣十玄现出身形,随即向正东方遁去。

    不出半日,一片群山出现在天际。

    如今的圣十玄,缩地之术早已是炉火纯青,因此,藏三所谓的十日之行,对于他来讲不过半日而已。

    但是有一点,圣十玄必须承认,仙界确实幅员辽阔,奇山异景甚多,无论是山川还是草木,都远非下界所能比。

    只是他一直很困惑,这里竟看不到一颗星球,只有满眼的紫气和祥云。

    他一路行来,但凡所见之大陆和大山都隐藏于云雾中,民众之所居的城池也是如此。

    至于说河流一类,更是令他不解,往往都是突然出现,又突兀消失,神龙见首不见尾之状,这令他极为称奇。

    而前方的这片群山,出奇的广阔,眼望十亿里仍不见尽头。

    “好个奇异之地!”

    他看罢连连赞叹。

    在下界之时,他曾以为无极山是为最大,可是和眼前的苍梧之地相比,简直就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不是一个级别的。

    “如此之域,倒真是个藏身的好地方。”他心中暗道。

    随后,他放缓速度前行。

    半个时辰后,他来到最近一座山的脚下,遂用天目打量起来。

    数息后,他微微点头。

    眼前这座山,是群山中较小的一座,此山高三万里,通体漆黑如墨,无数白色古木覆盖在山体之上,看上去极为炫目。

    山体的半腰,被一圈五彩祥云环绕,一条丈许宽的羊肠小路蜿蜒至上。

    羊肠小道上,一位上品玄仙的黑衣老妪手持掸子正在沿阶下行,只见她一边清扫台阶,一边口中念念有词。

    “心尘未了,未了心尘,心尘未了,未了心尘……”

    听闻此话,圣十玄摇了摇头,举步拾阶而上。

    一炷香后,距离老妪已不足十丈远。

    “拜见前辈!”圣十玄一作揖道。

    听到话音,老妪停下手中掸子,侧过头,看向身下的圣十玄。

    看过之后,老妪微微一笑道:“小友请下行,此山路已被我清扫干净,容不得凡俗之气。”

    说罢,低下头继续清扫台阶。

    听闻此话,圣十玄心中一愣,这老妪明显是话中有

    话。

    正迟疑间,老妪已来到身前,他连忙一侧身把路让开。

    “怎么?还不走?”老妪有些微恼道。

    圣十玄见状,摸了摸下巴,然后抱拳道:“脱尘而有心尘,只能说凡心未了,前辈不如去下界了却心愿。”

    此话一出,老妪顿时哈哈大笑,身形一晃化为无形,紧接着,山体猛然一晃,一阵隆隆之音传来:“多谢小友吉言,破我魔咒!”

    话音刚落,硕大的山体化为一道银光遁去。

    圣十玄当即悬在半空。

    “哎呀,这就走了?”圣十玄望着远处的一点白光暗道,“我这还没问话呢!”

    见此情景,他只好笑着摇摇头,伸手拿出藏三所给的玉简。

    片刻后,他笑着摇摇头道:“原来如此,这里竟然是一处监犯之地。”

    来时的路上,因为听藏三所说路途遥远,也就未看玉简,未曾想这么快便到了,眼前的这片区域正是苍梧之野。

    按着玉简上所言,苍梧之野是仙界的一块荒芜之地,位于二十五重天皓庭霄度天的极东方向,乃是天界犯科者的囚禁之地。

    此区域内,尽是一些天庭罪人。

    在天界中,难免有些违犯天规者,但是又罪不至死,于是,天庭划出一片区域,画地为牢,专门囚禁这些人。

    其实,这也算是天庭网开一面,对这些得道者施以轻罚,毕竟从下界飞升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只要这些人不逃出范围,天界也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

    而藏三也正是看到这一点,才令圣十玄来此。

    圣十玄看完玉简,正要收起之际,忽然两道身影出现在百丈之外。

    他连忙举目观看,见来者是一男一女两位上品大罗金仙,二人手中各持一柄下品神剑,一白一黑,貌似阴阳一对,剑身上都刻着一个金色火焰。

    圣十玄看罢收起玉简,刚要抱拳施礼,猛然间,听到男子一声高喝。

    “大胆,来者何人?竟敢放走妖孽!”

    听到问话,圣十玄先是一愣,随后眉头微蹙,一抱拳道:“在下圣十玄,永乐山副殿司,来此公办。”

    “永乐山副殿司?”

    男子一声低语,抬眼看一下圣十玄腰牌。

    突然,男子双目圆睁,一撇嘴笑道:“你就是那个下界蝴

    蝶谷的圣十玄?”

    圣十玄闻言又是一愣,心中暗想:“这天界还有认识我之人?”

    于是,他凝神细看身前男子。

    只见此人身高八丈,面色红润,双耳垂肩,眉间一只竖眼半睁半闭,隐隐透出一丝金光。

    圣十玄暗暗摇头,此人他从未见过,元神和外貌都不熟悉。

    他再次一抱拳道:“见过前辈,请问前辈尊号?”

    “哼!说了你也不识。”男子一声冷哼,撇撇嘴道,“我来问你,小沫沫可是你放走的?”

    “小沫沫?哪个小沫沫?”

    圣十玄一听蒙了,他不认识什么小沫沫啊。

    “莫非是刚才那个山魂?”他心里一念闪过。

    “就是刚才逃逸的那只山魂。”男子一瞪眼喝道。

    圣十玄听罢微微一笑,点点头道:“晚辈初来此地,刚才误言偈语,并不是有意为之,还请前辈见谅!”说罢,深施一礼。

    “这么说就算完了?”

    猛然间,一直沉默的女子忽然冷笑道。

    “这里一共囚禁四万七千六百四十二个犯科之辈,你放走其一,令我们火云洞如何向天庭交代?”

    听闻此话,圣十玄微微摇头,对着女子抱拳道:“前辈,晚辈真的不知,事已至此,还请前辈指明。”

    女子一听顿时笑了,斜视着圣十玄道:“听说你在下界也算翘首之辈,不知有什么……”

    女子的话刚至此,就见她身边的男子一摆手,话音随即被打断。

    男子看一眼女子,转身笑着说道:“嗯,看你也是知趣之人,其实并无大事。”

    说着话,其右手一挥,身旁多出两道身影。

    “这二人可认得?”男子看着圣十玄笑道。

    圣十玄目光一扫,顿时心里暗叫不好,这二人正是在下界渡劫时的两位渡劫使者。

    此时,这两位正在笑嘻嘻的看着他,一副得势的样子。

    见此情景,圣十玄暗暗咂嘴,心想:这事可不好办了。

    很明显,两位渡劫使者与这两位大罗金仙熟稔,没准还是一家的呢。

    其实,这四个人正是一家。

    之前的一男一女,是两位渡劫使者的同门,准确的说,是师兄和师姐,这次是来帮着找场子来的。

    圣十玄眼珠一转,起手施礼道:“想不到能

    在这里见到二位,失礼失礼!”

    女使者一听这话,小嘴一撇,哼了一声。

    男使者的眼中却闪过一丝恨意。

    “圣副殿司,听我师弟说,你在下界毁了他两件宝物,可有此事?”男大罗金仙轻声问道。

    圣十玄听闻点点头:“是,在我渡劫时。”

    男子闻言也点点头,笑道:“你看这事怎么办?”

    圣十玄一听这话,微一犹豫,随手拿出两件器物。

    “这是两件上品仙器,前辈看可行否?”他手持器物问道。

    两位渡劫使者一见圣十玄手中之物,顿时眼睛一亮,转头看向他们的师兄。

    “不够。”男子轻轻一笑道。

    圣十玄听罢微微点头,反手又拿出一件。

    这一件也是上品仙器。

    见此情景,男子忽然哈哈大笑起来,眯着眼睛道:“你以为我火云洞就差你这点东西?我是让你向我的师弟和师妹谢罪,行跪拜之礼。”

    “什么?”

    听闻此话,圣十玄猛的怒目圆睁。

    “欺人太甚!”他心里暗暗怒道。

    “前辈师弟若不是苦苦相逼,晚辈也不敢造次。”圣十玄把头一扬说道,“我拜天、拜地、拜父母、拜师傅,其他人没有资格,告辞!”

    说罢,转手收起三件仙器,遁身向右侧飞去。

    “你敢!”

    女大罗金仙一声暴喝,瞬间拦在圣十玄身前。

    圣十玄一见,登时心生怒火,但是依然抱拳道:“请前辈让路,晚辈有公事在身。”

    “公事?什么公事?不妨说来听听。”女大罗金仙皮笑肉不笑地说道。

    “哎--”

    圣十玄一声轻叹,眼神瞬间冰冷。

    “滚--”

    猛然间,一声怒吼从圣十玄口中传出。

    刹那间,一旁的两位渡劫使者瞬间被击出,而他们的两位师兄和师姐,却是呆立在当场,瞬间失去意识。

    圣十玄扫一眼飞出数里外的两位渡劫使者,一声冷哼,身形随即消隐。

    不消片刻,男女两位大罗金仙清醒,随即皆露出骇然之色。

    “杀!”

    男子一声低喝,返身向身后方向追去。

    而那位女子,却是向漂浮在空中的两位师弟和师妹遁去,她来到近前后,先是将昏迷中的二人扶起,紧接着,两粒丹药拍入二者嘴中。

    “咕噜”“咕噜”两声,两位使者清醒,随后有些茫然地看向他们的师姐。

    “师姐?”男使者轻声道。

    女子微微点头:“你们先回师门,我和你师兄去追杀那个臭小子。”

    说罢,身影从原地消失。

    百万里外,圣十玄现出身形,元神向身后一扫,随即一脸的不悦。

    他心中暗道:“没完没了,真当我拿你们没办法不成?”

    他挥手拿出落日宝弓。

    顷刻间,两道银光向身后飞去。

    落日弓上一共三颗白色宝珠,此时在圣十玄手中,已有两颗半点亮,射出的威力极为骇人。

    “啊!师兄小心!”

    远远的,传来女子的喊声。

    紧接着,“噗-噗”两声连续轻响,两件衣冠现于空中,同时,还有一黑一白两把神剑。

    与此同时,“嘎-嘎”两声怪叫,云雾中显出两道巨大的身影。

    眨眼间,这两道身影来到两把神剑近前,就见这二人拾起神剑,身影瞬间消失。

    “哈哈哈,还真有不怕死的!”

    圣十玄见状,哈哈大笑,一抹身形,转身向苍梧之野深处飞去。

    三个时辰后,一座巨大的深渊出现在眼前。

    他用天目微微一扫身下,飞身跃入。

    半炷香后,他已身在深渊下十万里之处。

    “想不到这么深!”圣十玄看着脚下岩石暗道。

    此时,他已站在深渊的底部。

    尽管之前他已查看过深渊,但是此时身临其境,却是另外一番感觉。

    什么感觉?

    震撼!

    十万里的深渊,这是他之前从未想过的。

    但见此深渊紫气弥漫,浓郁的不可言表,身在其中,仿若沐浴一般。

    “这么浓郁的仙气,天庭还真是照顾啊!”圣十玄深吸一口气笑道。

    在他的印象里,但凡牢狱之地,多半不是什么好地方,可是眼前的深渊,却让人有种身在仙境的感觉。

    不对,圣十玄本来就是在仙境,他的意思是,这里不该有这般浓重的仙气。

    正当他揉着鼻子兴奋之时,一丝危险袭来。

    他猛然一转身,一箭射出。

    “你妹的!”

    迷雾中,一声怒骂传来,紧接着便没了声音。

    圣十玄听闻一皱眉,天目扫向四周,片刻间,又向左侧一箭射

    出。

    “你妹的!”

    又是一声怒骂传来。

    圣十玄深吸一口气,摇摇头,抬手向头顶射出一箭。

    “你妹的!”

    那道骂声再次响起。

    圣十玄把宝弓一立,高声喝道:“你再骂‘你妹的’,我就灭掉你的真身和所有分身!”

    忽然间,他想起一人,心念一闪,顿时明了。

    他的话音刚落,四周里便再无声响。

    见此情景,圣十玄忍不住“噗”的一下笑出声来,一跺脚下喝道:“还不现出真身!”

    “现真身可以,你先把弓收起来,我看着膈应。”那个声音回道。

    “膈应?这都是哪学来的话?”圣十玄闻言暗暗摇头。

    一抬手,落日弓被他收起。

    “这样可以了吧?”他对着左前方笑道。

    “咦,你的天目已达可现期了?”

    随着话音一落,一个小胖子出现在三十丈之外。

    圣十玄一看,正是之前隐身说话的那人。

    “可现期?呵呵,我都可演巅峰了!”他心中暗笑。

    “你叫什么名字?”他笑着问道。

    面前的小胖子,身高七尺,头大腰粗,仿若水桶一般,两只大眼睛滴溜溜乱转,一看就不是省油之辈。

    “我叫简二,怎么了?”小胖子斜着眼睛答道,“你叫什么?也是来寻找仙骨的?”

    “你是简爱?”

    圣十玄闻言一愣,凝神再次看向身前的小胖子,随后摇摇头。

    “我叫简二,不是简爱。”小胖子微微不满道,同时,一双大眼睛贼溜溜的瞄着圣十玄腰间。

    圣十玄一见小胖子眼睛不离自己的腰间,顿时明白,轻笑道:“不是为了仙骨,是想找个安身之地。”

    “你妹,呸!这不算啊,算我没说!”小胖子简二边退边说道。

    圣十玄看罢,顿时哈哈大笑起来,对着简二勾勾手指道:“来,我不杀你,我要问你话。”

    圣十玄已经看明白,这个叫简二的小胖子,修为不过上品天仙,对他没有什么威胁,所以他根本就没动杀念。

    简二闻言扭扭头,一撇嘴道:“说话算数啊。”

    说罢,向圣十玄近前走来。

    圣十玄点点头,俯身席地而坐。

    简二一看圣十玄坐下,这才一直腰板,随后在后者身前十丈地坐下。

    “你想问什么,问吧。”简二大眼睛一转说道。

    圣十玄一摸下颚,笑道:“此地哪里最安全?”

    “最安全?”

    听到问话,简二心里一声嘀咕,又瞄一眼圣十玄的腰间。

    “你想做散人?”他盯着圣十玄眼睛问道。

    圣十玄摇摇头:“不是我,是我的朋友。”

    “哦,这样啊,你妹,呸,吓死我了!”简二一咧嘴笑道,“我还以为你是天庭探子呢!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怎么?天庭也常派人来此?”圣十玄好奇地问道。

    “是啊,经常来。”简二耸耸肩答道,“许多想做散人的仙人都喜欢这里,天庭的那个老儿就派人来捉拿。”

    “不过,嘿嘿,一般都是找不到的。”简二嘿嘿一笑说道。

    圣十玄微微点头,这正和他的心意,于是又问道:“哪里最安全?”

    “我的家啊!”简二一瞪眼睛喊道。

    这次他回答的极为利索。

    一听这话,圣十玄被气得笑出声来,抿着嘴问道:“你家在哪里?”

    “我的家在东北,嵩骅江上啊。”

    “哈哈哈……”

    听闻此言,圣十玄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抬起手,就要擦拭笑出的眼泪。

    一见此景,盘坐中的简二瞬间飞出百丈,然后摆出想要遁走的姿态。

    “你过来,你过来,我还没问完呢。”圣十玄右手点着简二笑道。

    “你想问什么,问吧。”简二大眼睛一转说道。

    圣十玄一摸下颚,笑道:“此地哪里最安全?”

    “最安全?”

    听到问话,简二心里一声嘀咕,又瞄一眼圣十玄的腰间。

    “你想做散人?”他盯着圣十玄眼睛问道。

    圣十玄摇摇头:“不是我,是我的朋友。”

    “哦,这样啊,你妹,呸,吓死我了!”简二一咧嘴笑道,“我还以为你是天庭探子呢!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怎么?天庭也常派人来此?”圣十玄好奇地问道。

    “是啊,经常来。”简二耸耸肩答道,“许多想做散人的仙人都喜欢这里,天庭的那个老儿就派人来捉拿。”

    “不过,嘿嘿,一般都是找不到的。”简二嘿嘿一笑说道。

    圣十玄微微点头,这正和他的心意,于是又问道:“哪里最安全?”

    “我的家啊!”简二一瞪眼睛喊道。

    这次他回答的极为利索。

    一听这话,圣十玄被气得笑出声来,抿着嘴问道:“你家在哪里?”

    “我的家在东北,嵩骅江上啊。”

    “哈哈哈……”

    听闻此言,圣十玄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抬起手,就要擦拭笑出的眼泪。

    一见此景,盘坐中的简二瞬间飞出百丈,然后摆出想要遁走的姿态。

    “你过来,你过来,我还没问完呢。”圣十玄右手点着简二笑道。

    “你想问什么,问吧。”简二大眼睛一转说道。

    圣十玄一摸下颚,笑道:“此地哪里最安全?”

    “最安全?”

    听到问话,简二心里一声嘀咕,又瞄一眼圣十玄的腰间。

    “你想做散人?”他盯着圣十玄眼睛问道。

    圣十玄摇摇头:“不是我,是我的朋友。”

    “哦,这样啊,你妹,呸,吓死我了!”简二一咧嘴笑道,“我还以为你是天庭探子呢!不是就好,不是就好。”

    “怎么?天庭也常派人来此?”圣十玄好奇地问道。

    “是啊,经常来。”简二耸耸肩答道,“许多想做散人的仙人都喜欢这里,天庭的那个老儿就派人来捉拿。”

    “不过,嘿嘿,一般都是找不到的。”简二嘿嘿一笑说道。

    圣十玄微微点头,这正和他的心意,于是又问道:“哪里最安全?”

    “我的家啊!”简二一瞪眼睛喊道。

    这次他回答的极为利索。

    一听这话,圣十玄被气得笑出声来,抿着嘴问道:“你家在哪里?”

    “我的家在东北,嵩骅江上啊。”

    “哈哈哈……”

    听闻此言,圣十玄再也忍不住了,顿时哈哈大笑起来,抬起手,就要擦拭笑出的眼泪。

    一见此景,盘坐中的简二瞬间飞出百丈,然后摆出想要遁走的姿态。

    “你过来,你过来,我还没问完呢。”圣十玄右手点着简二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