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其他小说

我在原始时代种田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我在原始时代种田: 108背后的小动作

    溪婆婆看着力阴沉的眼神,有些害怕的说道,“我今天从王住的地方带回来了一只野鸡,然后”

    溪婆婆话音未落,力神情骤变,赶忙呵斥,“你去王的地方干嘛?还拿王的一只野鸡,你想吃野鸡想疯了吗?食堂每天不是有野鸡吃吗?

    虽然我们是奴隶,也可以去吃啊!没人挡你,你好端端的拿王的野鸡干嘛!

    你难道不知道我们现在的情况吗?姜部落所有的人都过上了好日子,而我们因为你,沦为奴隶,现在好不容易好一点了,你却还是要作死,我是缺你吃了还是缺你穿了?

    以前我看你是挺好的一个人的,姜部落里的人也没谁说你,现在你看看你,走哪里都有人嫌弃,你怎么变成现在这个样子了?

    好好干不行吗?你没听到王颁布的新规定,奴隶只要立了大功也可以获得龙部落的公民身份。

    到时候,到时候凭我的实力,护卫队的队长不是小菜一碟?”

    力说着说着有点恨铁不成钢的看着溪婆婆,喘着粗气的在原地打转,把这段时间来的不痛快全部倾泄出来。

    溪婆婆的头埋的更低了,心里想着,等你当上队长,那得什么时候去了,以前你是族长,那些人敢说我什么吗?

    但是溪婆婆不敢说出口,她怕他的这个儿子不要她了,要不是龙部落里关爱老弱,说不定他这个儿子早就丢弃她了。

    力看着溪婆婆低下头一声不吭的样子,也有些于心不忍,叹了一口气,是他没有能力,没能让溪婆婆天天吃到鸡肉,过上好日子。

    力憋着一股气,徒然看了看不远处的陶盆里的几根金灿灿的鸡毛,觉得有些奇怪,这鸡毛怎么是金色的,但还是将心里的那丝疑虑压了下去,忽的问了句,“野鸡你吃了?”

    溪婆婆顺着力的方向看去,点了点头,又猛然摇了摇头,看她这样子显然是魔怔了。

    力有些不耐烦了,今天他已经很累了,回来还有这糟心事等着他,“到底怎么了,吃没吃?”

    溪婆婆看了一眼力,有些弱弱的说道,“那,那野鸡我偷偷带回来,刚烧水拔毛,王就来了,还说,还说野鸡是夫人

    。”

    溪婆婆看着力震惊的眼神,立马摆手解释道,“不,不过我没吃,就是,就是拔毛的时候被王发现了”

    “什么?”

    力彻底懵了,野鸡是夫人?夫人是只野鸡?他阿姆要吃夫人的时候还被王发现了。

    力突然觉得晴天霹雳,他怎么这么倒霉。

    力努力平复自己的激动,很快力压下心中的烦闷,事已至此他没有别的办法了,只能想办法怎么脱罪。

    力转念一想,今天王都变成了龙兽人,夫人是只野鸡兽人也没什么奇怪的,不过夫人怎么被阿姆给抓了,居然还差点吃了。

    “夫人是有什么异常吗?你怎么抓住夫人的?从头到尾给我说一遍。”

    溪婆婆见儿子这么问,脑海里过了一遍今天发生的事情,一点一滴老实交代了。

    “王走后,我到了他们的竹屋,没有发现夫人的踪迹,只看到一只特别虚弱的野鸡,我当时看到的时候,觉得反正这野鸡要死不活了,我吃了也就吃了,可,可我没想到一只野鸡居然是夫人。”

    力扶了扶额,他还想着就安安静静当个奴隶算了,没想到他这不省心的阿姆居然给他惹出这种事情。

    现在可怎么办啊!王肯定不会放过他们的,他可是看到王对那个女人有多重视了。

    但是,力想到听她阿姆刚刚说的,夫人和王发生了冲突,夫人惨叫后,王才离开竹屋的。

    而且今天在建造王宫的地方,那些新来的人好像和王也有点矛盾,这二者会不会有点连系呢?

    力踌躇着。

    溪婆婆见力不说话了,有些害怕。

    眼珠子转了转,试探性的问道,“你,你去问问风他们,看他们能不能帮忙,他们之前不是和你最好了吗?

    而且以前你那么关照他们,他们不能忘恩负义吧!”

    力轻蔑的看了一眼他的这个阿姆,没有说话。

    转念一想,姜风之前和他吐槽过,隐隐约约对龙部落提出的规定有些不满,尤其是一个男人只能拥有一个女人,这害的他的女人都离开他了,留下的也是他最不喜欢的那一个。

    或许,现在能帮他的只有姜风和那些之前新来的六个人了。

    当天晚上,力就去找了姜风,想要探探姜风的口风,夫人还不知道

    是个什么情况,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力晚上达到姜风的竹屋的时候,姜风正在教训他的伴侣,他的孩子们都害怕的缩在角落不敢动弹。

    力见姜风的伴侣莉娜要死不活的样子,生怕姜风将人打死了,赶忙阻止道,“姜风队长这是怎么了,居然动起手来了?”

    “谁?”

    姜风神情骤变,大声呵斥,突然见到来人是力,突然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奴隶所的力啊!”

    力听到姜风这不屑的语气,有些生气,但还是强忍了下来,指了指一旁瘫倒在地的莉娜,又指了指缩在角落里的小孩,转移话题,“姜族长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哼!”姜风有些不悦,将头转向一边。

    力见了,笑了笑,“姜风队长你可不知道,龙部落的规矩,不能打女人,尤其是自己的伴侣。”

    姜风眉头紧锁,捏紧拳头,满是怒气的看着力,“你是要去告状吗?你可不要想不明白,现在我是队长,而你只是个奴隶。

    即使你去告状,你以为会有人信你?”

    力压制心底的怒气,这个姜风就会逞口舌之快,他不能生气,生气就会变得和他一样蠢了。

    力勾了勾嘴角,“姜风队长不要生气,我是来和姜风队长说事情的。”

    姜风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力,轻蔑的哦一声。

    “姜风队长,你看,你之前有那么多女人,就是因为龙部落的规定,那些女人才敢离开你”

    力话还没有说完,姜风便不悦的看了一眼力。

    力立马改口说道,“是,龙部落里的生活很好,但是要是有些规定改一改会更好,而且你们这些护卫队为部落付出更多,理应得到更多,几个女人算什么。”

    姜风脑子直,在力说道女人的时候,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莉娜,呸了一声,这个丑女人居然还敢和他离婚,简直是不自量力。

    姜风脑子转了转,看向力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你想怎么做?”

    是个什么情况,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力晚上达到姜风的竹屋的时候,姜风正在教训他的伴侣,他的孩子们都害怕的缩在角落不敢动弹。

    力见姜风的伴侣莉娜要死不活的样子,生怕姜风将人打死了,赶忙阻止道,“姜风队长这是怎么了,居然动起手来了?”

    “谁?”

    姜风神情骤变,大声呵斥,突然见到来人是力,突然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奴隶所的力啊!”

    力听到姜风这不屑的语气,有些生气,但还是强忍了下来,指了指一旁瘫倒在地的莉娜,又指了指缩在角落里的小孩,转移话题,“姜族长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哼!”姜风有些不悦,将头转向一边。

    力见了,笑了笑,“姜风队长你可不知道,龙部落的规矩,不能打女人,尤其是自己的伴侣。”

    姜风眉头紧锁,捏紧拳头,满是怒气的看着力,“你是要去告状吗?你可不要想不明白,现在我是队长,而你只是个奴隶。

    即使你去告状,你以为会有人信你?”

    力压制心底的怒气,这个姜风就会逞口舌之快,他不能生气,生气就会变得和他一样蠢了。

    力勾了勾嘴角,“姜风队长不要生气,我是来和姜风队长说事情的。”

    姜风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力,轻蔑的哦一声。

    “姜风队长,你看,你之前有那么多女人,就是因为龙部落的规定,那些女人才敢离开你”

    力话还没有说完,姜风便不悦的看了一眼力。

    力立马改口说道,“是,龙部落里的生活很好,但是要是有些规定改一改会更好,而且你们这些护卫队为部落付出更多,理应得到更多,几个女人算什么。”

    姜风脑子直,在力说道女人的时候,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莉娜,呸了一声,这个丑女人居然还敢和他离婚,简直是不自量力。

    姜风脑子转了转,看向力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你想怎么做?”

    是个什么情况,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力晚上达到姜风的竹屋的时候,姜风正在教训他的伴侣,他的孩子们都害怕的缩在角落不敢动弹。

    力见姜风的伴侣莉娜要死不活的样子,生怕姜风将人打死了,赶忙阻止道,“姜风队长这是怎么了,居然动起手来了?”

    “谁?”

    姜风神情骤变,大声呵斥,突然见到来人是力,突然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奴隶所的力啊!”

    力听到姜风这不屑的语气,有些生气,但还是强忍了下来,指了指一旁瘫倒在地的莉娜,又指了指缩在角落里的小孩,转移话题,“姜族长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哼!”姜风有些不悦,将头转向一边。

    力见了,笑了笑,“姜风队长你可不知道,龙部落的规矩,不能打女人,尤其是自己的伴侣。”

    姜风眉头紧锁,捏紧拳头,满是怒气的看着力,“你是要去告状吗?你可不要想不明白,现在我是队长,而你只是个奴隶。

    即使你去告状,你以为会有人信你?”

    力压制心底的怒气,这个姜风就会逞口舌之快,他不能生气,生气就会变得和他一样蠢了。

    力勾了勾嘴角,“姜风队长不要生气,我是来和姜风队长说事情的。”

    姜风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力,轻蔑的哦一声。

    “姜风队长,你看,你之前有那么多女人,就是因为龙部落的规定,那些女人才敢离开你”

    力话还没有说完,姜风便不悦的看了一眼力。

    力立马改口说道,“是,龙部落里的生活很好,但是要是有些规定改一改会更好,而且你们这些护卫队为部落付出更多,理应得到更多,几个女人算什么。”

    姜风脑子直,在力说道女人的时候,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莉娜,呸了一声,这个丑女人居然还敢和他离婚,简直是不自量力。

    姜风脑子转了转,看向力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你想怎么做?”

    是个什么情况,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力晚上达到姜风的竹屋的时候,姜风正在教训他的伴侣,他的孩子们都害怕的缩在角落不敢动弹。

    力见姜风的伴侣莉娜要死不活的样子,生怕姜风将人打死了,赶忙阻止道,“姜风队长这是怎么了,居然动起手来了?”

    “谁?”

    姜风神情骤变,大声呵斥,突然见到来人是力,突然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奴隶所的力啊!”

    力听到姜风这不屑的语气,有些生气,但还是强忍了下来,指了指一旁瘫倒在地的莉娜,又指了指缩在角落里的小孩,转移话题,“姜族长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哼!”姜风有些不悦,将头转向一边。

    力见了,笑了笑,“姜风队长你可不知道,龙部落的规矩,不能打女人,尤其是自己的伴侣。”

    姜风眉头紧锁,捏紧拳头,满是怒气的看着力,“你是要去告状吗?你可不要想不明白,现在我是队长,而你只是个奴隶。

    即使你去告状,你以为会有人信你?”

    力压制心底的怒气,这个姜风就会逞口舌之快,他不能生气,生气就会变得和他一样蠢了。

    力勾了勾嘴角,“姜风队长不要生气,我是来和姜风队长说事情的。”

    姜风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力,轻蔑的哦一声。

    “姜风队长,你看,你之前有那么多女人,就是因为龙部落的规定,那些女人才敢离开你”

    力话还没有说完,姜风便不悦的看了一眼力。

    力立马改口说道,“是,龙部落里的生活很好,但是要是有些规定改一改会更好,而且你们这些护卫队为部落付出更多,理应得到更多,几个女人算什么。”

    姜风脑子直,在力说道女人的时候,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莉娜,呸了一声,这个丑女人居然还敢和他离婚,简直是不自量力。

    姜风脑子转了转,看向力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你想怎么做?”

    是个什么情况,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力晚上达到姜风的竹屋的时候,姜风正在教训他的伴侣,他的孩子们都害怕的缩在角落不敢动弹。

    力见姜风的伴侣莉娜要死不活的样子,生怕姜风将人打死了,赶忙阻止道,“姜风队长这是怎么了,居然动起手来了?”

    “谁?”

    姜风神情骤变,大声呵斥,突然见到来人是力,突然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奴隶所的力啊!”

    力听到姜风这不屑的语气,有些生气,但还是强忍了下来,指了指一旁瘫倒在地的莉娜,又指了指缩在角落里的小孩,转移话题,“姜族长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哼!”姜风有些不悦,将头转向一边。

    力见了,笑了笑,“姜风队长你可不知道,龙部落的规矩,不能打女人,尤其是自己的伴侣。”

    姜风眉头紧锁,捏紧拳头,满是怒气的看着力,“你是要去告状吗?你可不要想不明白,现在我是队长,而你只是个奴隶。

    即使你去告状,你以为会有人信你?”

    力压制心底的怒气,这个姜风就会逞口舌之快,他不能生气,生气就会变得和他一样蠢了。

    力勾了勾嘴角,“姜风队长不要生气,我是来和姜风队长说事情的。”

    姜风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力,轻蔑的哦一声。

    “姜风队长,你看,你之前有那么多女人,就是因为龙部落的规定,那些女人才敢离开你”

    力话还没有说完,姜风便不悦的看了一眼力。

    力立马改口说道,“是,龙部落里的生活很好,但是要是有些规定改一改会更好,而且你们这些护卫队为部落付出更多,理应得到更多,几个女人算什么。”

    姜风脑子直,在力说道女人的时候,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莉娜,呸了一声,这个丑女人居然还敢和他离婚,简直是不自量力。

    姜风脑子转了转,看向力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你想怎么做?”

    是个什么情况,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力晚上达到姜风的竹屋的时候,姜风正在教训他的伴侣,他的孩子们都害怕的缩在角落不敢动弹。

    力见姜风的伴侣莉娜要死不活的样子,生怕姜风将人打死了,赶忙阻止道,“姜风队长这是怎么了,居然动起手来了?”

    “谁?”

    姜风神情骤变,大声呵斥,突然见到来人是力,突然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奴隶所的力啊!”

    力听到姜风这不屑的语气,有些生气,但还是强忍了下来,指了指一旁瘫倒在地的莉娜,又指了指缩在角落里的小孩,转移话题,“姜族长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哼!”姜风有些不悦,将头转向一边。

    力见了,笑了笑,“姜风队长你可不知道,龙部落的规矩,不能打女人,尤其是自己的伴侣。”

    姜风眉头紧锁,捏紧拳头,满是怒气的看着力,“你是要去告状吗?你可不要想不明白,现在我是队长,而你只是个奴隶。

    即使你去告状,你以为会有人信你?”

    力压制心底的怒气,这个姜风就会逞口舌之快,他不能生气,生气就会变得和他一样蠢了。

    力勾了勾嘴角,“姜风队长不要生气,我是来和姜风队长说事情的。”

    姜风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力,轻蔑的哦一声。

    “姜风队长,你看,你之前有那么多女人,就是因为龙部落的规定,那些女人才敢离开你”

    力话还没有说完,姜风便不悦的看了一眼力。

    力立马改口说道,“是,龙部落里的生活很好,但是要是有些规定改一改会更好,而且你们这些护卫队为部落付出更多,理应得到更多,几个女人算什么。”

    姜风脑子直,在力说道女人的时候,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莉娜,呸了一声,这个丑女人居然还敢和他离婚,简直是不自量力。

    姜风脑子转了转,看向力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你想怎么做?”

    是个什么情况,留给他的时间不多了。

    力晚上达到姜风的竹屋的时候,姜风正在教训他的伴侣,他的孩子们都害怕的缩在角落不敢动弹。

    力见姜风的伴侣莉娜要死不活的样子,生怕姜风将人打死了,赶忙阻止道,“姜风队长这是怎么了,居然动起手来了?”

    “谁?”

    姜风神情骤变,大声呵斥,突然见到来人是力,突然松了一口气,有些不屑的说道,“我还以为是谁啊!原来是奴隶所的力啊!”

    力听到姜风这不屑的语气,有些生气,但还是强忍了下来,指了指一旁瘫倒在地的莉娜,又指了指缩在角落里的小孩,转移话题,“姜族长这是怎么了?是谁惹你不高兴了?”

    “哼!”姜风有些不悦,将头转向一边。

    力见了,笑了笑,“姜风队长你可不知道,龙部落的规矩,不能打女人,尤其是自己的伴侣。”

    姜风眉头紧锁,捏紧拳头,满是怒气的看着力,“你是要去告状吗?你可不要想不明白,现在我是队长,而你只是个奴隶。

    即使你去告状,你以为会有人信你?”

    力压制心底的怒气,这个姜风就会逞口舌之快,他不能生气,生气就会变得和他一样蠢了。

    力勾了勾嘴角,“姜风队长不要生气,我是来和姜风队长说事情的。”

    姜风挑眉看了一眼眼前的力,轻蔑的哦一声。

    “姜风队长,你看,你之前有那么多女人,就是因为龙部落的规定,那些女人才敢离开你”

    力话还没有说完,姜风便不悦的看了一眼力。

    力立马改口说道,“是,龙部落里的生活很好,但是要是有些规定改一改会更好,而且你们这些护卫队为部落付出更多,理应得到更多,几个女人算什么。”

    姜风脑子直,在力说道女人的时候,看了一眼依旧躺在地上奄奄一息的莉娜,呸了一声,这个丑女人居然还敢和他离婚,简直是不自量力。

    姜风脑子转了转,看向力的眼神变得有些复杂,“你想怎么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