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开错外挂怎么办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开错外挂怎么办: 第226章 撅着点

    张子豪的商务车一到他家的高档居民楼下,就被蹲守在阳台的柏安妮给发现了。

    “师父,他们到了,总共有四个人。”柏安妮猫着腰闪回客厅,小声得报告道。

    “好——!”

    李二这时候才拔出自己腰间的手枪,柏安妮也取出自己的配枪。

    张子豪的老婆顿时一阵骇然,她这时候才知道李二与柏安妮是有枪的。

    “关灯——”

    敲门声响起。

    张子豪到了。

    “进来,门没关!”李二开口说道。

    门外的张子豪给自己的两名手下打了一个手势,两个手下明白地点了点头。

    张子豪带着另外一个手下,很镇定地推门走进房间,好像是回到自己的家一般。

    呃——,好像这就是他的家。

    张子豪发现房间里面没有灯光,抬手按了一下开关,客厅的灯光骤然亮起,张子豪的面前站着两个人,两个戴着口罩的人,从衣着与身形上看,他们是一男一女。

    “两位朋友是哪条道上的?”张子豪很江湖习性地抱拳问道。

    “嘭——!”

    张子豪的话刚说完,李二就开枪了,救人如救火,他没时间陪张子豪唠嗑。

    “啊——!”张子豪惨叫一声,他抱拳的双手被李二的子弹嘣飞了三颗手指,痛苦得嚎叫道:“杀了他们,立刻给我宰了他们。”

    与张子豪一起进门的手下,双手刚刚握住藏在大衣里面的ak47,柏安妮的枪声就响了起来。

    柏安妮跟着她师父练了那么长时间的枪法,自然不是都练到床上去了。

    “嘭嘭——!”柏安妮两弹连发,张子豪手下的右胳膊中了两枪,握住ak47的双手顿时垂了下来,他还要勉力举起枪支。

    “嘭嘭嘭——!”三颗子弹从李二的枪口迸发。

    “啊——!”张子豪手下双手握住断指嚎叫着。

    “不好——!”张子豪门外的两个手下赶忙冲了进来,他们两个是张子豪安排在门外准备偷袭李二与柏安妮的。

    只是很可惜,他们还没上楼就已经被发现了。

    张子豪的两个手下一冲进房间,就看到张子豪与另外一个同伴被李二与柏安妮劫持了。

    “放下枪,然

    后举高双手。”李二站在张子豪的背后扣住对方的双手喝叫道。

    柏安妮也跟李二一样,劫持了一名劫匪挡在自己身前,她身形娇小,更是隐得连衣领都不露出半片。

    两名手持ak47的匪徒纷纷看向张子豪。

    “千万不要丢枪!”张子豪赶紧喊叫道,他从对方一言不发就开枪射击,看出了这俩人绝非善类,这下阴沟里翻船了。

    “不要管我,给我宰了他们两个人,大不了同归于尽!”张子豪一副破罐子破摔的拼命姿态。

    “唔唔唔——!”张子豪的老婆拼命地挣扎,她算是看出来了,这雌雄大盗俩人根本就不是要钱,人家要的就是他们这些人的命。

    李二这么从善如流的人,听到张子豪的威胁,自然是立刻满足他的诉求,这家伙手腕下垂,枪口指向张子豪的脚掌。

    “嘭——!”

    “啊——!”张子豪惨烈得嚎叫,如果不是李二控住他身体,他立刻就要倒在地上。

    两名持枪的劫匪脸色一白,不知道该怎么办,他们手里握着的是ak47,却反而被李二的格洛克小手枪吓得后退一步。

    李二一言不发,他开枪之后,又抬起枪口顶了顶张子豪的下巴,示意张子豪继续拿出破罐子破摔的同归于尽气势。

    “混蛋,你们到底想要什么?”张子豪痛苦的怒叫道。

    李二虽然自称是张子豪的爷爷,但是他并不是真的干过张子豪的奶奶,所以他是绝对不会迁就眼前的伪孙子,继续转了一下枪口,指向张子豪的另外一只脚掌。

    “快,你们两个赶紧把枪放下,举高双手。”张子豪慌忙大声地喝叫道,他终于醒目了一回。

    李二满意地点了点头,他同样的话当然可以说两遍,但是绝对不是对张子豪。

    张子豪的两名手下刚刚把手上的ak47放下。

    “嘭嘭——!”

    近距离射击,李二的枪法百发百中。

    “啊——啊——!”张子豪的两名手下,痛苦地捂住自己的断指,双眼恐惧地看向摘下口罩的李二。

    “是你!”

    李二松开张子豪后,张子豪立刻就认出了眼前的家伙就是那个‘死神警探’。

    “你们的目标是童可人!”李二还没问话,张子豪就惊讶地说道。

    李二点了点

    头:“你倒是聪明。”

    “怎么会这样?”张子豪脸色有些慌乱,愤怒的向李二吼道:“可是你们是警察。”

    李二耸了耸肩膀,他明白张子豪的悲愤,警察就应该按警察的规矩办事,这么可以抄袭他们匪徒的路数。

    “好吧!我向你们道歉。”李二诚挚地说道。

    “现在也请你们配合我的工作。”李二微笑地问道:“童可人在飞鹅山几号别墅。”

    张子豪听到李二说出‘飞鹅山’三个字脸色大变。

    ‘是谁出卖了我?’

    张子豪转头狠狠地看向自己的几名手下,不对,自己的手下全部都有中枪,不可能是他们出卖了自己。

    “这就没有意思了,我配合了你们,你们却不配合我。”李二说着再一次抬起枪口。

    张子豪几人脸色脸色大变。

    “李sir——!”

    这些家伙运气还不算太差,林海英带着两名cid警员及时赶到。

    “交给你了。”李二收起配枪说道。

    “好——!”

    救人如救火,林海英把张子豪几人铐起来之后,麻利地打开银针包。

    “啊——!”

    李二已经进入电梯门,依旧能听到张子豪几人凄凌的惨叫声。

    “师父,我怎么总感觉林海英装神弄鬼,几根小小的细针扎人身上有那么痛吗?”柏安妮好奇地问道。

    李二看了柏安妮一眼:“不要小看几千年传下来的传统秘技。”

    整个尖沙咀警署,如果非要挑一个人,那林海英绝对是李二唯一看不透的家伙,尤其是林海英神神叨叨的风水相术。

    林海英没有辜负李二的信任,李二才刚刚发动了车子,他就逼问出了张子豪团伙绑架童可人的藏人位置。

    “李sir,飞鹅山南山别墅区16号别墅。”林海英报告道。

    “继续逼供,我要他们所有人口供的地址一致。”李二冷冷地说道。

    “yes  sir!”林海英答道。

    张子豪另外两名没被扎针的手下恐惧地大叫道:“阿sir,就是16号别墅,不要啊!”

    林海英也觉得这些意志力差劲的家伙,熬不过自己的银针逼供,供出的应该是真实地址。

    可是李二已经下了全部逼供的命令,林海英只能严格执行,不然万一出了一丁点偏差,这个锅可是要他林海英

    自己背的。

    林海英在尖沙咀警署这么多年,没立过什么大的功劳,凭什么能升到见习督察的位置,这家伙靠的就是严谨不犯错。

    林海英酒精消毒着用过的银针,他做事还是很讲究。

    “啊——!”又是惨烈的叫声。

    三十分钟后,李二与柏安妮赶到飞鹅山别墅区。

    李纤鹰、马军、陈亚伦、大头、铁胆几人已经到位,慧英红本来在飞鹅山的别墅保护童英豪,收到命令后,也赶到目标位置。

    童英豪发现慧英红离开后,立刻就明白李二肯定是已经查到了自己女儿被绑架的位置,所以才调动全部的可用力量去救人。

    童英豪想到这里顿时紧张得满头大汗,他现在很想打电话给李二询问行动进度,却又担心会影响行动,焦急的心里硬是把一个不信神佛的家伙,双手合十得念叨起了阿弥陀佛。

    如果童可人出事,百年之后,他连个送终的人都没有。

    “说说情况!”李二趴在墙角向李纤鹰小声得问道。

    “我们从多个角度侦查,一楼客厅里面有三个绑匪,都握着ak47,随时可以开枪,二楼至少也有两个。”李纤鹰报告道。

    “目标在什么位置?”李二接过陈亚伦递过来的夜视镜,往别墅里面望去。

    “目标在一楼客厅,不过奇怪的是,他们好像绑架了两个女人!”李纤鹰皱眉说到。

    李二现在的位置刚好能看到童可人蜷缩在墙角。

    “咳——!”

    李二咳了一声,这么紧张严肃的环境,这家伙看到惨兮兮的乐慧贞,差点笑出声来。

    李sir的智商秒懂乐慧贞的倒霉,这个女人肯定是买一送一的赠品,对于这么麻烦的女人,李二只有一个字赠送,该。

    “阿头,我们从哪里进攻?”马军有些急躁地问道,他已经摩拳擦掌很久了。

    “别墅的房间里面可能还有未知的绑匪,不要跟他们硬碰。”李二想了一下说道。

    “安妮,你跟小红潜进别墅,先把那两辆车弄瘫,看到那边的两根石柱没有,埋伏在那里,能拦住他们上车,就开枪射击,拦不住就让他们上车再扔炸弹。”李二想了一会儿之后,开始布置任务。

    “给车胎放气吗?”慧英红问道。

    “不不,大

    晚上给车胎放气会有声响的,在车胎底下放上角钉就行。”李二推陈出新地说道。

    “好的!”柏安妮与慧英红灵巧地从围墙跳进别墅内。

    “大胆,你跟铁头埋伏到别墅后门。”

    “老鹰,你跟马军掩护我。”李二说完想了一下:“算了,还是不要掩护了,我们三个一齐发起进攻,击毙客厅里面的三个绑匪后,就带着人质后撤。”

    李二对李纤鹰与马军的枪法不放心,索性不要掩护,让他们吸引火力算了。

    “阿头,我做什么?”陈亚伦看到大家都有任务,赶紧问道。

    “你继续拿着夜视仪蹲守在这里,有绑匪往哪边跑,你就通知大家。”李二说着开始检查自己的手枪。

    “师父,我跟阿红的任务完成了。”

    李二听到柏安妮的报告后,给李纤鹰与马军打了一个手势。

    “走——!”

    别墅一楼客厅里面的绑匪一点都没有意识到危险正在靠近。

    “鸡雄,豪哥这么久没有回音,你打个电话问一下!”一名匪徒问道。

    鸡雄有些烦躁地抓了抓胯下,放下手上的ak47,拿起茶几上的移动电话一遍拨号,一遍起身走向落地玻璃窗。

    “”鸡雄突然站住脚步,双眼瞪大,他好死不死地看到了潜伏过来的李二三人。

    “操——!”

    “嘭嘭——!”

    李二率先开枪,鸡雄瞬间被爆头。

    “嘭嘭嘭”

    李纤鹰与马军一边开枪一边勇猛地冲向客厅。

    “嘣——!”

    马军尤其猛烈,他一头撞碎了落地玻璃窗冲进了客厅,李纤鹰也涌了进去。

    李二远远低估了自己手下两个猛将的战斗力,李纤鹰与马军的枪法是差了一点,但是耐不住人家勇猛,这两个家伙一遍开枪,一边不要命地逼近绑匪,相差五六米的超近距离连环开枪,瞎子都能射中。

    客厅里面的三个绑匪被打了一个措手不及,瞬间就领盒饭了。

    “计划改变,守住客厅。”李二一遍说着,一边开枪射击客厅里面的吊灯,客厅顿时一片黑暗。

    “李sir!”乐慧贞眼尖,李二冲进来的时候,她一眼就认出了李二。

    李二迅速带上夜视仪眼镜,然后才反手背后,拉着童可人与乐慧贞转移位置。

    “

    李sir,帮我解开手上的绳子。”乐慧贞小声地说道。

    李二不管她们,只警惕的看着别墅里面的室内楼梯。

    “嘭嘭——!”

    别墅楼外面响起两道枪声,二楼的一个绑匪倒是机灵,他发现一楼的枪声停止后,不敢贸然从楼梯下楼,直接从二楼的窗口跳下,可惜还没起跳,就被埋伏的柏安妮击中。

    “转过身去,不想死的就闭嘴!”李二低声道。

    “哦哦!”童可人看到来了救兵后大喜,蹲在地上赶忙转身背向李二,她跟乐慧贞都被反绑着双手。

    黑暗中,李二身后的左手,摸到了童可人的后背。

    “该死的,屁股撅着点。”

    “哦哦——!”童可人赶忙撅着屁股。

    李二反手解开了童可人与乐慧贞手上的绳索。

    “嘭——!”

    一名绑匪黑暗中悄悄摸下楼梯,立刻被李二爆头。

    “啊——!”

    童可人与乐慧贞尖叫一声,枪火中,她们分明看到李二的子弹击中了绑匪的额头,绑匪双眼瞪大,血雾从脑后喷出染在墙上,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这两个女人这下更是害怕地缩在李二身后了。

    李sir,帮我解开手上的绳子。”乐慧贞小声地说道。

    李二不管她们,只警惕的看着别墅里面的室内楼梯。

    “嘭嘭——!”

    别墅楼外面响起两道枪声,二楼的一个绑匪倒是机灵,他发现一楼的枪声停止后,不敢贸然从楼梯下楼,直接从二楼的窗口跳下,可惜还没起跳,就被埋伏的柏安妮击中。

    “转过身去,不想死的就闭嘴!”李二低声道。

    “哦哦!”童可人看到来了救兵后大喜,蹲在地上赶忙转身背向李二,她跟乐慧贞都被反绑着双手。

    黑暗中,李二身后的左手,摸到了童可人的后背。

    “该死的,屁股撅着点。”

    “哦哦——!”童可人赶忙撅着屁股。

    李二反手解开了童可人与乐慧贞手上的绳索。

    “嘭——!”

    一名绑匪黑暗中悄悄摸下楼梯,立刻被李二爆头。

    “啊——!”

    童可人与乐慧贞尖叫一声,枪火中,她们分明看到李二的子弹击中了绑匪的额头,绑匪双眼瞪大,血雾从脑后喷出染在墙上,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这两个女人这下更是害怕地缩在李二身后了。

    李sir,帮我解开手上的绳子。”乐慧贞小声地说道。

    李二不管她们,只警惕的看着别墅里面的室内楼梯。

    “嘭嘭——!”

    别墅楼外面响起两道枪声,二楼的一个绑匪倒是机灵,他发现一楼的枪声停止后,不敢贸然从楼梯下楼,直接从二楼的窗口跳下,可惜还没起跳,就被埋伏的柏安妮击中。

    “转过身去,不想死的就闭嘴!”李二低声道。

    “哦哦!”童可人看到来了救兵后大喜,蹲在地上赶忙转身背向李二,她跟乐慧贞都被反绑着双手。

    黑暗中,李二身后的左手,摸到了童可人的后背。

    “该死的,屁股撅着点。”

    “哦哦——!”童可人赶忙撅着屁股。

    李二反手解开了童可人与乐慧贞手上的绳索。

    “嘭——!”

    一名绑匪黑暗中悄悄摸下楼梯,立刻被李二爆头。

    “啊——!”

    童可人与乐慧贞尖叫一声,枪火中,她们分明看到李二的子弹击中了绑匪的额头,绑匪双眼瞪大,血雾从脑后喷出染在墙上,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这两个女人这下更是害怕地缩在李二身后了。

    李sir,帮我解开手上的绳子。”乐慧贞小声地说道。

    李二不管她们,只警惕的看着别墅里面的室内楼梯。

    “嘭嘭——!”

    别墅楼外面响起两道枪声,二楼的一个绑匪倒是机灵,他发现一楼的枪声停止后,不敢贸然从楼梯下楼,直接从二楼的窗口跳下,可惜还没起跳,就被埋伏的柏安妮击中。

    “转过身去,不想死的就闭嘴!”李二低声道。

    “哦哦!”童可人看到来了救兵后大喜,蹲在地上赶忙转身背向李二,她跟乐慧贞都被反绑着双手。

    黑暗中,李二身后的左手,摸到了童可人的后背。

    “该死的,屁股撅着点。”

    “哦哦——!”童可人赶忙撅着屁股。

    李二反手解开了童可人与乐慧贞手上的绳索。

    “嘭——!”

    一名绑匪黑暗中悄悄摸下楼梯,立刻被李二爆头。

    “啊——!”

    童可人与乐慧贞尖叫一声,枪火中,她们分明看到李二的子弹击中了绑匪的额头,绑匪双眼瞪大,血雾从脑后喷出染在墙上,看起来非常的恐怖。

    这两个女人这下更是害怕地缩在李二身后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