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医鸣惊人:残王独宠废材妃: 第1236章 找上门

    西使也跟着附和,“我肚子疼,不行了……我……快来人啊,救救我!”

    童梗喊的可大声了,可门外依然没有人进来。

    两人装病装了半天也没有人来,唱了出空戏,还把自己累的半死。

    童梗见没人来,也很无奈,他急忙把西使从地上扶起来,“你不是说他们会来吗?”

    西使有些责怪童梗,自己躺地上嚎了半天,累的半死不说,还一丁点用都没有,根本就没人搭理他们。

    西使觉得自己糊涂了,竟然相信童梗的这个馊主意,明明知道吧他们关在这里的是他们的敌人,他们巴不得自己死在这呢。

    童梗有一些无奈,他也没有想到这群人这般绝情,竟然对他们的呼救熟视无睹,他只好想办法让西使镇定下来。

    “可能现在外面并没有看守守着我们,现在保存体力很重要,等时机成熟了我们再喊。”

    候宵听童梗这么说,觉得颇有些道理,也一同安慰西使,“童梗说的没错,师傅你不要着急,先好生休息。”

    童梗想了一会,想到一个妙计,“有了,我们可以趁他们送饭进来的时候再装病,让他们一定能看见。”

    西使这两个人都这么安慰自己,觉得童梗这个办法也不是不可行。

    于是三人安静下来休息,保存体力,终于等到送饭来的时候,三个人觉得机会来了,他们一直期盼着送饭的人进来。

    但是当三个人看见的是,机关把饭菜吊进来时,顿时,三个人都沉默了,根本就没有一个人影进来,连饭菜都是通过机关吊进来的。

    三人瞬间气馁了,只好认命般的拿起饭菜,填饱肚子充饥。

    西沧国内。

    “国主,去往魏国君那边的使者回来了。”一手下冲进大殿禀报。

    而此时西沧国主也在为了一系列的事情焦头烂额,听到这个消息,立马让他赶紧上来,他想知道魏鉴到底是个什么态度?

    使者进入大殿,向西沧国主行了个礼。

    “快起来,说说魏鉴那边是个什么情况。”西沧国主着急的说。

    “魏国君那边说会尽快处理好这些事情”。使者如实回答。

    “行,你下去吧。”西沧国主得知了魏鉴那边的回复,猜测魏鉴肯定是不想在这个时候撕破脸的。

    魏鉴说会处理好事情,那也是卖他个面子,他只能咬牙替魏鉴擦屁股了。

    “来人,去给东华准备一笔安抚金,给东华送过去。”西沧国主吩咐道。

    但其实西沧国主并不想给东华钱财,毕竟他自己国库就不充足,但又无可奈何,只好给一笔安抚金,做个表面功夫,算是不损了他们的面子。

    没过多久,安抚金就被送到了东华。

    王爷府内。

    一属下朝慕朝烟行了礼。

    “起来吧,可是西沧那边有消息了?”慕朝烟一思虑,便晓得此时他来求见的目的是什么。

    “是。”属下颔首,“西沧那边派人送来了安抚金。”

    “哦?安抚金,这可不是西沧的作风啊。”慕朝烟了解西沧的秉性,他们送了安抚金来,倒真是有些许反常。

    “确实,安抚金只是一个表面功夫,名头虽然好听,但并不值几个钱。”属下如实告知。

    果然如慕朝烟想的没错,西沧的作风怎么可能会送安抚金来,看来还真是做做表面工作罢了,慕朝烟嗤笑,“呵呵,西沧好歹是一个国家,竟然如此小家子气。”

    而另一边,北使派人将人头送去给魏鉴后,便想着如何如何杀死慕朝烟。

    北使因为魏鉴向来瞧不起自己,强烈的反叛后,让他迫不及待的想要证明自己,他的野心越来越膨大。

    为了证明自己,让魏鉴刮目相看,为今之计,只有杀了慕朝烟才能证明自己。

    可是杀死慕朝烟可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墨玄珲那边防守严密,自己根本就找不到机会。

    北使想着近不了慕朝烟的身,那就用别的办法。

    北使派人去打听墨玄珲府里的情况,得知最近他们府内正在招小工,北使觉得这或许是一个好主意。

    随即精挑细选了几个女丫鬟,想要包装她们送入墨玄珲府内,这样就可以接近慕朝烟,借此下毒毒死她。

    北使的计谋想的好,可动作究竟是慢了,还没等到把丫鬟送入府内,慕朝烟便先下手为强。

    是夜,慕朝烟翻来覆去睡不着,把墨玄珲给闹醒了,他一把揽过慕朝烟,哑着嗓子,问她,“怎么了?睡的如此不安稳。”

    “不是,我只是一想到北使也在这,还处心积虑的想要害人,我便难以入睡,明人易躲,暗箭难防啊。”慕朝烟靠在墨玄珲的肩头,忧心忡忡的说出自己的疑虑。

    墨玄珲也担心这件事情,现在北使的野心这么大,一心想要杀死慕朝烟要证明自己,虽然说他们戒备森严,但防人之心不可无。

    而且他们在明,北使在暗,如果他耍什么阴招,他们根本防不胜防,墨玄珲担心慕朝烟的安危。

    “与其这样坐以待毙,不如我们先下手为强,乘北使毫无防备,杀他个挫马不及。”墨玄珲提出自己的想法。

    慕朝烟觉得可行,与其活在他人的阴霾笼罩之下,不如自己亲手打破这个阴霾。如今北使与魏鉴撕破脸皮,没了人给他撑腰,想要抓住北使,胜算还是很大的。

    “好。”慕朝烟答应。

    北使刚打算派人把他精挑细选出来的丫鬟给偷偷送入墨玄珲府内,就听见手下急匆匆的跑进来,口里还边喊着,“不好了,不好了。”

    北使不悦,什么不好了,现如今他的计划都在一步一步的实施,他大声呵斥那个手下,“干什么,如此慌慌张张的?”

    手下见是北使,急忙站好,气都还没喘匀就开口,“不好了,慕朝烟,带着人来了。”

    北使一听十分震惊,自己都还没有所行动,慕朝烟怎么找上门来了?

    “他们现在到哪儿?”北使强迫自己镇定下来。

    “他们……他们已经在门口了。”手下心虚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