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扶明录: 第1494章 火辣辣

    半晌午,城北安定门外聚集了很多兵马,常宇巡查九边并非独往,同行的除了兵部尚书史可法外还有三法司的官吏,甚至还带上了工部和户部的官员,但并非一二把手。

    这次出行随扈人马也较先前多了许多,除了常宇自己近百亲卫外还有东厂卫的黑狼营,另外二营一早就出京公干去了。

    除此之外还带几个侍女,莲心也在其中,同行官员对这个倒没有怀疑,像常宇这种身份的大佬出行婢女,家丁,管事的一个都不少,最正常不过了。

    但真正原因只有少数几个人才知道,带莲心和几个侍女就是为了照顾坤兴公主,当然会有人疑惑坤兴公主直接带宫女不就行了么?

    当然不行,宫女潜移默化中已养成一种和外边人完全不一样的礼仪,其言行举止很容易被人窥破身份,至少会让人生疑。

    此行这兄妹的身份需要绝对保密,但常宇身边的亲侍和亲卫都识得两人,但也只能装作不知,甚至连莲心都不知道她要服侍的对象是大明朝的坤兴公主。

    与上次一样,坤兴需要一个贴身随扈,她点名要宋洛玉同往,但被常宇拒绝,告知洛玉要准备婚礼,另有安排。

    然后……现在素净就盯着常宇身后那个俊美太监看了又看,坤兴公主被她看的浑身不自在。

    “你就是宫里的公主?”素净终于忍不住说话了,坤兴眉头一挑:“莫非宫外还有别的公主?”

    素净嘴角一翘:“果然是金枝玉叶,细皮嫩肉的”。

    坤兴无语,便不再和她说话,不多时偷偷拽了下正在和史可法说话的常宇:“那尼姑好没规矩”。

    “你想要规矩回宫去”常宇偏了下头看了眼素净然后笑了笑,素净听了竟也忍不住也露出一丝笑意,还有那么些许得意。

    坤兴公主气呼呼的哼了一声,旁边的朱慈烺微微一笑,拽了下她的手,却被史可法偶然瞥见,然后眉头一皱开始打量这个太监,怎么看着那么眼熟呀。

    奉旨巡视九边,可大明现在九边仅余四镇在手,常宇原本打算直奔宣府镇大刀阔斧整顿一番,亦可以此敲山震虎杀鸡儆猴,但考虑九日后还要参加婚礼,来回路途太遥远? 只怕刚到就要返回。

    所以他决定那就从东边蓟州镇开始,查完蓟州后回来参加婚礼然后再西去。

    蓟州镇所辖东起山海关,经卢龙? 迁安? 遵化? 蓟州,平谷,顺义? 昌平西至居庸关镇边城全场两千多里? 因守护京城乃九边重中之重。

    而坐镇蓟州的总兵官就是前不久刚被封爵为定西伯的唐通,其与常宇的交情不浅,前不久常宇从关外回来还特地走三屯营探望他。

    至于山海关常宇则不打算亲自去了? 前些日子去借粮草的时候已查过? 粮饷空缺问题不大已经敲打过? 而且那次都差点把高第吓出病了? 再去只怕真把这货给吓废了。

    巡边不是游玩? 车马三十里一休? 途中自也是少不了各种乐趣,将士们或较骑射或一起狩猎,时而一起高唱军歌,男儿当自强豪情万丈,笑傲江湖荡气回肠? 将士唱的痛快淋漓? 便是随行文官听了也是内心一阵激荡? 待得知这词曲皆出小太监之手更是自惭形秽? 作为文官的那点优越感消失的无影无踪。

    开什么玩笑,在军队里还能让你们有优越感?

    史可法对笑傲江湖没多大感觉,但对那首男儿当自强很是推崇? 一再建言要在全军推广定为大明军歌。

    常宇则言他正在创作一首新军歌,准备在全军推广,一种文官甚是期待,追问不止,是先做的词还是先做的曲,词作了多少了,可否洗耳恭听几句……

    几番推辞不掉,常宇只得硬着头皮来几句,只是他会创作个p啊,全是剽窃,想了想,就将屠洪刚的精忠报国背了出来

    狼烟起江山北望

    龙旗卷马长嘶剑气如霜

    心似黄河水茫茫

    二十年纵横间谁能相抗

    恨欲狂长刀所向

    多少手足忠魂埋骨它乡

    何惜百死报家国

    忍叹惜更无语血泪满眶

    马蹄南去人北望

    人北望草青黄尘飞扬

    我愿守土复开疆

    堂堂大明要让四方来贺

    开篇就气势磅礴,瞬间一副铁马金戈征战沙场的画面就从脑海涌出,史可法忍不住就叫了声好,随行文官能哪个不是进士出身,个个自诩文采不凡,此时顿感脸上火辣辣的,也听出小太监借此词直抒精忠报国之意。

    但更震惊的还是眼前这个年少太监真乃天纵之才,打仗所向披靡朝野皆知,而这段时间京中文化圈一直传闻其文章天成,所作虽寥寥但无一不是绝代精品。

    据说前几天出关时登长城触景生情一首《沁园春雪》将文化圈震的七荤八素,很多人直言不信出自他手,但也有一部分人坚信乃小太监所作,理由很简单,能写出这种磅礴之作的人,必是出身军旅且有大格局,其次,这首词是太子传出来的,据说太子当时就在旁边……

    如说上次出行常宇装13,身边皆将士少通文墨只觉得豪迈痛快但起到的冲击力有限,可这次随行有三法司,工部,户部二三十个文官,哪个不是饱读诗书,深知这些词作之绝妙。

    而且这么多人看着他皱眉苦思冥想每一个字每一句词都斟酌再三,绝对不是剽窃,不管这首精忠报国,还是之前的笑傲江湖,男儿当自强,以及那首沁园春雪,任你绞尽脑汁搜遍唐宋元也见不到一句雷同。

    你要说是他身边人所作故意捧他吧,可小太监平日若不是在衙门就是在军中,这俩地方能识的几个大字的都能被称为天才了。

    服!数十随行文官内心五味杂陈,一度觉得自己真他么的是个废物,寒窗苦读十余年,论文论武都不远不如这个从哪冒出来的小太监。

    但令这些文官感触最大的并不是小太监的文学才华,而是其接人待物表现出的亲和及随意。

    往日魏忠贤时的威风和规矩自不用多说了,便是从小太监上位后有关他的阴险狠辣传闻太多,下重手整治那些勋贵,作战时嗜杀如命有人屠之称,很多人对其闻之色变。

    加上常宇平日低调少于文官来往,以至于对他的印象和往日的魏忠贤没啥区别。

    可这一路上小太监的表现让他们瞠目结舌,堂堂东厂的提督啊,跺下脚朝野上下都胆颤心惊的人物,可是呢,却同身边那些士兵勾肩搭背哥俩好,时而一起赌银子,时而一起狩猎甚至还打架……简直就是个野孩子,哪有一点点的东厂大太监的样子。

    他们集体懵逼了,这太监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啊。

    反倒是史可法,他同常宇亦师亦友一路说说笑笑没有任何局促感,令一众随行文官讶然,这还是那个平日爱黑脸的兵部尚书么。

    常宇的精忠报国横空出世就知道有人要哭,果不其然往身后瞥了一眼有个白净太监脸上挂着泪痕,顿感无语,这还没谱曲呢……

    不过意外的是素净竟然也哭了,常宇实在好奇:“没成想赫赫有名的江湖杀手夜魔也有一颗精忠报国之心啊”。

    素净白了他一眼:“我就是个江湖弱女子,没那么大的雄心壮志,精忠报国还是留给你们大老爷们吧”说着长叹一口气抹了抹眼泪:“倒是那首笑傲江湖,让人断肠”。

    嘿,果然还是江湖人对这首词曲感触更多。

    “江湖人,江湖曲”常宇微微一笑转身要离去时被素净叫住:“有些事想问你”。

    “问呗”常宇随口道。

    “为何你同其他人说话儿特别亲近和我说话总摆官架子,一口一个本督的”素净的问题让常宇怔了半天:“因为你与众不同啊”。

    “我怎么与众不同了”素净心里有些慌乱,忍不住抿了抿嘴唇。

    “比如,别人都叫本督督公或大人,自称卑职,属下,你从来都是,你,我,多么的与众不同啊”常宇说着哈哈一笑转身离去,素净大怒突然想到了什么又笑了,嘿,是与众不同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