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都市言情

超能力者的咸鱼生活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超能力者的咸鱼生活: 第三百五十八章 寻人

    夕城体育中心,因为比赛现场都是真人,哪怕大家怨气满满,但也算冷静,没做出过激的事。

    直播弹幕则是已经骂翻天了:

    “赞我一次,废喵全家出一次车祸!”

    “你们都误会了,废喵其实是高丽人,现在在精忠报国!”

    “kr、差不多是只废喵了,已上线!”

    “老子真他马想给她来一拳。”

    “赌狗废喵死一户口本,谁赞成,谁反对?”

    满屏都是赞成。

    男解说收到后台消息,开始向观众汇报:“各种观众,我们刚才收到消息,dk战队在第4局发生人员变化,由二队替补选手东东,替换废喵。”

    女解说:“这个换人并没有出乎意料,废喵前3局的发挥实在是太糟糕了,3局加起来死了30次,人头个位数,每把都是伤害最低。放眼历届s赛,尤其是决赛,都从来没见过这么夸张的战绩。”

    男解说半认真半吐槽说:“身为解说,我们不能主观性猜测一些东西。但我必须说一句,废喵这个表现,大家会往什么方向想,懂的都懂,毕竟去年就出过这种事。”

    女解说刚想接话,突然愣住,惊叫道:“哎!猪猪忧这是?!”

    dk成员上场,猪猪忧坐在电脑前,脸色苍白,嘴唇失去血色,很明显的低血糖症状,旁边放了个吊瓶支架,正在注射葡萄糖,要一边打针一边比赛。

    前3局比赛,可以说,如果没有猪猪忧,dk已经被人3:0拿下了,真的是他一个人在苦苦支撑? 堪称受命于败军之际,奉命于危难之间,力挽狂澜。

    尤其是第3局那个男枪? 49分钟高强度鏖战? 左腿被0-12-0的废喵抱着? 右腿被其它3个队友抱着,简直是连滚带爬为dk拿下胜利。

    此时他没得休息,还要继续出战? 甚至是打着吊瓶出战? 怎能叫人不泪目。

    现场好多女粉丝已经看得眼睛都红了。

    弹幕也都在心疼猪猪忧:

    “泪目!”

    “爷一个大男人,竟然看哭了。”

    “猪猪忧为dk,真的是鞠躬尽瘁? 死而后已? 他值得一个冠军!”

    “我愿意再单身20年? 换dk夺冠!”

    “真的别吹什么猪喵组合了? 下赛季把喵卖了吧? 有猪就行了。”

    ...

    台下? 14班学生已经乱成了热锅上的蚂蚁,一个个不知所措。

    未来这么久都没来,毫无疑问是出事了,大家都不免往坏的方向去想,吓得最惨的是姜云虎? 都快哭了? 嘴里嘟囔着:“不会真出车祸了吧...”

    39个学生里? 只有洛奇还保持着冷静? 她紧紧握着手机,沉声说:“我去找他。”

    苏小白担忧地问:“他手机都关机了,你上哪找他啊?”

    洛奇盯着手机屏幕? 焦急等待着。

    不多时,一封邮件发来,来自洛式集团的情报部门。

    邮件打开,通过卫星追踪定位,未来的位置被找到了。

    洛奇离开座位:“你们在这里,别乱跑,我去找未来。姜云虎,你带头维持秩序。”

    “好,交给我!”

    洛奇嘱咐完,快步离开场馆,打了一辆出租车。

    途中,她看着未来的位置,不是马路,也不是医院,应该不是出车祸了。

    既然人没事,喵这么重要的比赛,他为什么不来?

    吵架了?但昨天不是还好好的吗?

    昨天...

    难道??!!

    洛奇突然想到一种可能性,脸色沉了下去,给洛尚迁打了个电话:“哥,你帮我去查一个人。真名叫什么我不清楚,别人都叫他‘阿华’,夕城本地人,身高173左右,很瘦,地中海秃顶,眼角旁有一颗泪痣。查到以后把所有资料发给我!”

    ...

    一间偏僻的咖啡馆。

    出租车停下,一对夫妇走了下来,不是别人,正是未来的妈妈王慧珠,爸爸未强。

    两人快步冲进咖啡馆,一眼就看到了呆坐在窗边,失魂落魄的未来。

    王慧珠走到未来面前,颤声问:“喵被你送走了?...”

    未来低着头不说话。

    “你?!”王慧珠正欲给他一巴掌,手却在半空中停住了,不管她平时怎么嫌弃未来,那也是只是斗嘴罢了,心里肯定还是爱着儿子的,怎么下得去手。

    眼看王慧珠开始啜泣,未强扶着她坐下,叹声说:“好了。儿子这件事也没做错啊,那是人家亲生爸妈,有法律关系在里面,难道还能拦着不让见?”

    王慧珠哽咽了一会,也终于坚强起来,把眼泪憋了回去,强颜欢笑道:“对,儿子,你爸说得没错,这事不怪你。没关系的,又不是见不着了,对不对?反正喵还在夕城,以后多去看看她就行。来来来,饿了吧?妈请你吃饭。服务员,点餐!”

    服务员走过来:“三位好,吃些什么?”

    未来一夜没睡,脸上冒了些许胡茬,整个人精神恍惚,仿佛老了10岁,低声嘀咕道:“我想吃红糖滋粑...”

    王慧珠赶忙说:“好好好,就吃红糖糍粑!”

    服务员抱歉道:“不好意思,先生,我们这里没有红糖糍粑。”

    成年人的崩溃,往往就在一瞬之间。

    未来抱着头,眼泪吧嗒吧嗒落在桌上,呜咽啜泣着:“我就想吃红糖糍粑...喵...喵特别喜欢吃这个...我只想吃这个...”

    未来长这么大,从来都是三天不打上房揭瓦,上次哭都得追溯到20多年前幼儿时期了,王慧珠和未强哪见过儿子哭成这样,顿时慌了神,赶忙安慰:“没问题没问题!就吃红糖糍粑!哎,老未,你赶紧出去跑一趟,看看哪里有红糖糍粑,给儿子买来,快点!”

    “额行,儿子,你在这等爸爸,我这就去给你买!”

    未强一看到未来哭了,一时慌不择路,还没跑出门,就跟人撞在一块。

    “哎呦喂,小姑娘,没事吧?”

    未强刚想去搀扶对方,她却丝毫不理,快步走到未来面前,颤声质问:“未来...你把喵送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