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玄幻魔法

陆地键仙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陆地键仙: 第一卷 初入异世 第344章 反击

    不过看到楚初颜一行人过来了,谢弈脸上顿时化作了笑容:“侄女啊,刚刚回来听说你来找我,还以为错过了,正在懊恼呢。”

    祖安心想这些家伙一个比一个阴啊,明明一直在家中,之前故意不见,结果现在装没事人似的。

    楚初颜显然已经见惯了这种事情,丝毫没有表露出来,浅浅笑道:“初颜见过谢叔叔。”

    “哎,这个叔叔有些不好当啊,”谢弈叹了一口气,对方没有称他为城主,而是喊他叔叔,显然是想用两家的交情说事,“侄女你今天的来意我大致也能猜到,可是你们楚家这次犯的事实在太大了。”

    “我记得你素来很冷静的啊,这次中天犯糊涂,为什么你也跟着犯糊涂呢。”

    楚初颜惆怅地说道:“很多事情说起来容易,但做起来难啊,这些年私盐泛滥,再加上其他各处开销,楚家早已入不敷出,再加上盐引被抢,我们也没办法。更何况这么多年各家都这样操作的,早已成为一个不成文的潜规则,哪知道桑太守忽然这样……这样较真。”

    凡是做盐业生意的,难免遇上盐引不够用的情况,如果按照朝廷规定的那交税法,一来盐商成本成倍提高,二来老百姓也吃不起盐。

    所以各家渐渐形成默契,如果遇到这种情况,稍微交一部分预支银做个样子,大部分都是不交那个钱的。

    因为盐运使司很楚家关系素来很好,所以有楚中天做主,大家一直相安无事,哪知道桑弘来这一手。

    “虽然这是潜规则,但毕竟和朝廷法度冲突,人家揪着这点也没办法啊。”谢弈叹了一口气。

    楚初颜沉声道:“我们也知道此事有些麻烦,所以才来求谢叔叔相助。”

    谢弈苦笑道:“侄女应该知道我不过是区区一个城主而已,桑太守是我的顶头上司,身上还带着皇命而来,我想帮忙也没那个能力啊。”

    楚初颜面带寒霜,整个人陷入了沉默。

    谢弈继续说道:“虽然我没那个能力,但有人应该可以帮到楚家。”

    楚初颜沉默不语,谢弈面带微笑,整个房间气氛变得有些古怪。

    祖安一头雾水,两人打什么哑谜呢:“谁啊?”

    谢弈并没有解释:“侄女应该清楚。”

    楚初颜

    终于开口了:“世叔,你应该知道我们楚家一直以来的原则。”

    谢弈意味深长地看了她一眼:“很多时候想要中立又哪里那么容易,往往是要付出巨大代价的。”

    楚初颜起身道:“今天多有打扰,还望世叔不要见怪。”

    谢弈急忙起身挽留:“你这孩子,怎么说着说着就走了呢。”

    “这样吧,既然大家都不是外人,我就有什么直说了,”谢弈顿了顿,似乎在寻思如何措辞,“我也不劝你们彻底倒向那位了,不过如果你们愿意将某个东西交出来,自然有人会帮你们摆平如今这一切。”

    楚初颜脸色阴晴变化,良久后说道:“这个我需要回去好好考虑一下。”

    “自然是应该的,还可以和家里人商量一下,毕竟不是一件小事。”见她没有当场拒绝,谢弈眼前一亮。

    当两人离开谢家后,祖安忍不住心中的好奇:“谢城主到底说的是什么东西?”

    从两人的对话中,他已经听明白了一开始谢弈是在劝说楚家倒向齐王,被楚初颜拒绝后,又提出另一个条件。

    这个他就完全想不出是什么了。

    楚初颜面露犹豫之色,不过还是说道:“阿祖,你也不是外人了,有些事情该让你知道了,谢城主说的是一本账簿……”

    紧接着将账簿的来龙去脉大致和他说了一遍。

    祖安听得心头冒火:“那谢弈不是趁火打劫么!”

    他忽然想到之前裴绵曼让他找的账本,当时告诉他是楚家和各方势力做兵器、盐铁生意的交易情况,现在想来她应该没和我说实话。

    哎,这个世界真可怕,表面上她还是楚初颜的闺蜜呢,结果暗地里想着是致对方于死地的东西。

    一想到这他就有些不舒服,不过转念一想,裴绵曼虽然对楚家人虚伪了一点,但是对自己是真不错。

    一时间让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了。

    这时候楚初颜叹了一口气:“如今人为刀俎我为鱼肉,人家趁火打劫又有什么办法。”

    祖安回过神来:“你不会真的打算将账本给他吧?”

    “当然不会,只是为了大家面子上不那么难看而已。”楚初颜答道。

    祖安忍不住说道:“其实我有些不太理解,你们手上有这样的大杀器,为什么不好好利用?”

    “利用?”楚初颜一愣,“怎么利用?”

    祖安说道:“这玩意完全是核武器一样的存在啊……呃,你先别管核武器是什么,我的意思是那么多重要官员的把柄在你们手里,你完全可以用来要挟他们啊。”

    “可是这样一来,大家就彻底撕破脸了啊。”楚初颜皱眉道。

    “如今楚家都要完蛋了,你还顾忌这些?”祖安说道。

    “可是本来我们双方关系还不错,也许大家念在昔日情谊还会暗暗相助,若是彻底把他们惹到了,他们袖手旁观怎么办?”楚初颜担忧地说道。

    “你这是关心则乱,”祖安说道,“那我问你,楚家出事这么久了,那些人有谁帮忙了。”

    楚初颜张了张嘴唇,最终却什么也没说出来。

    祖安叹了一口气:“如果我是那些人的话,我巴不得你们楚家早点完蛋,这样就没人有他们的把柄了,你觉得这些人怎么可能出手相救呢。”

    “难怪……”楚初颜不是笨人,只不过之前身在局中,方才迷糊了,如今被点醒,立马反应过来,“那我们该怎么办?”

    “直接去找那些人,威胁他们若是不管的话,大家同归于尽!”祖安说道,“按照你说的,那些人已经分散到朝廷各个部门,那绝对是一股极为庞大的力量。”

    “这段时间楚家之所以接连出事,说到底是因为桑迁在暗中对付你们。”

    “就算解决了这次预支盐引的事情,下一次桑弘又会找到另外的事情来对付楚家,总有一次是防不住的。”

    “所以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不仅要化解楚家这次的危机,还要彻底解决掉桑弘。如果你描述得不差的话,账本上那些人绝对有这个能力,帮你们解决掉桑弘这个麻烦。但前提是,你要逼他们!”

    楚初颜沉思了很久,最后眼神坚定起来:“好,我要去京城一趟,那些人当年贪了这么多,楚家这些年一直在替他们擦屁股,他们也是该为楚家做点事情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