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诡眼迷踪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诡眼迷踪: 第八十九章 三幅壁画

    “这…这是?”

    凌锋瞪大了眼睛,看向凌钧。

    凌钧则笑了笑,拍了拍凌锋的肩膀。

    “恭喜你,老弟,你获得了他们的认可,恐怕现在在这里,你比我更有话语权!”

    来而不往非礼也,凌锋抱拳面向四周回礼。

    尽管他们不知道凌锋这是哪里来的套路,不过也都看明白了。

    然后,其他人起身散开了,那几个受伤的被集中到一起,秦明负责给他们诊治。

    他们中最麻烦的,就是被血狼咬中的人,无疑感染了血太岁。

    秦明随身的药箱早就已经不知所踪,只能再想其他办法。

    好在这种原始部落,草药是最不缺的。

    秦明用草药先给凌锋身上的一些擦伤消了毒,便去想办法解决血太岁感染的问题了。

    凌锋把凌钧喊到一旁。

    “白大哥,您跟我说实话,这里真的个部落吗?”

    凌钧莫名地笑了笑,“就知道瞒不住你…”

    “这的确不是一个部落,他们原本应该是一支护卫队!”

    “护卫队?护卫什么?”

    “这个我也说不清楚,你跟我来自己看看吧!”

    “说实话,如果不是你刚才英勇无畏的表现,我还真不敢带你来…”

    说罢,凌锋跟着凌钧来到一处隐秘的山洞。

    凌钧点燃了一根火把,照亮了一处墙壁。

    只见,墙壁上画着很多颜色单一的简易壁画。

    “这里面这些残缺的壁画,记录的应该就是这只远古护卫队…”

    凌锋当即愣住了。

    “不可能吧!他们看起来也不过才三四十岁,怎么就远古了?”

    凌钧摇了摇头。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还感觉我也活了好久呢!”

    凌锋苦笑一声,并未多说。

    然后,他从墙壁上面拿下一只火把,在凌钧的火把上引燃。

    凌锋从洞口沿着墙壁端详起这些壁画。

    第一张壁画表达的是一座古代城池,城池看起来很简单。

    不过,有些地方很奇怪,没有城墙,只有一个出入口…

    城池门口有一队人,这些人物的画像都是用的简笔画,只有简单的服饰装扮。

    他们的腰间都悬挂着一把黝黑色的阔刀,腰板挺直,倒是显得威风凛凛。

    在他们前面站着一个妇人,她的一只手放在眼睛上,如同是在抹眼泪一般。

    从服装上看得出,她比那一队人的身份高得多。

    并且从细节上,对她的描绘相对更加细致一些。

    尤其是她身上的坠饰刻画得最为仔细,想必能最快的突出一个人的身份,饰品是首要选择。

    凌锋仔细端详着这个妇人身上的装饰,总感觉有些眼熟,似乎在哪里见过…

    忽然,腰间的一个圆形的黑色配饰引起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枚青铜饰品,尽管画得有些不规则,但凌锋还是一眼就认出来了。

    是一枚袖珍青铜镜,他的身上就有一枚一模一样的。

    于是,他摸了摸口袋,那枚青铜镜仍然在身上。

    “那棺材里尸骨的主人难道就是眼前这个妇人?”

    随即,凌锋果断摇了摇头。

    “不对,那是一具男尸!”

    “不过,即便不是,那也必定与他们有关系!”

    凌锋心中如是想着,火把继续照向下一副壁画。

    第二幅壁画,整个壁画四周先画了一个四四方方的线框,想必是在表达这是在密室之中。

    里面同样有那一队人,这次画得就更简单了,只画了头加四肢就表达了。

    他们正围着一个棺材模样的长方形箱子,有人在敲打着,有人手里捏着一个黑不溜秋的东西,站在旁边。

    “白大哥,这些壁画明显是叙事用的,这幅壁画画的应该是一副棺材,他们在上年镶嵌着什么…”

    “是的,我也是这么想的,他们应该是要护送这副棺材!”

    凌锋轻轻点了点头,“应该是…”

    这幅壁画,除了能看出这些内容,似乎也反应不出其他信息了。

    于是,凌锋举着火把转向第三幅壁画。

    忽然,就在火把刚要略过第二幅壁画时,一抹光亮闪烁了一下。

    凌锋轻咦一声,火把重新照向第二幅壁画边缘位置。

    那里刚好有一块略微有些凸出的岩石,在这块岩石的下缘画了一个人影,显得鬼鬼祟祟。

    他穿着一身长袍,看不出是什么颜色。

    他的手里似乎捧着一块石头。

    石头的位置所在的墙壁显然被打磨过,所以会反射火把的亮光。

    这么做,想必是想突出那块石头的特点。

    “这个人鬼鬼祟祟,明显跟这一队人不是一伙的,他的手里捧着什么东西呢?他的目的又是什么?”

    凌锋轻轻摇了摇头,“看来这队人要做的事没那么简单啊!”

    他又仔细检查了一遍,并没有再发现什么异常。

    然后,凌锋看向第三幅壁画。

    这一幅壁画刻画的叙事已经很明显了,应该还是那队人,护送着一辆马车,马车上有一副棺材。

    “白大哥,您说只是区区一副棺材,为什么还要专门找一队人护送呢?”

    凌锋不解地摇了摇头。

    “我也想不明白,除非这其中有什么隐秘!”

    “等等!这匹马…是马吗?”

    凌锋眉头微皱,火把近距离看向马车前面那匹马。

    很明显,这上面画的并不是一匹普通的马。

    它有一对两分叉的短角,脖子的长度与身体相当,脊背之上画有类似于鱼鳍的尖刺,尾巴细长,马蹄格外宽阔。

    不知是不是刻画的问题,整体看上去这匹马偏向于细长。

    或许这只是一张抽象画,毕竟如果真的存在,哪怕是存在过,也势必会引起轰动。

    从目前这三幅壁画,可以总结出一个简单的事情经过。

    一队人在城门前接受着一位贵妇人的指示,然后他们开始装饰一副棺材,有一个人偷偷摸摸地不知想要做什么,事后,这队人架着马车护送棺材离开了。

    凌锋把这三幅壁画的叙事在脑海中来了一次实景演练。

    结果,有无数个疑问产生了。

    第一幅壁画中,为什么那个贵妇人要在城门口安排任务?是怕别人不知道吗?

    因为从第二幅画看得出来,这是一个秘密任务…

    难道是那个贵妇人脑子被那匹奇怪的马踢了?

    凌锋笑着摇了摇头,想不通…

    还有,画第二幅壁画的人是如何知道当时有人在鬼鬼祟祟的?

    他当时看到那个人了吗?

    还是,事后分析推断的?

    还是说,画这些壁画的人早就知道了什么…

    至于第三幅壁画,除了那匹奇怪的马,倒没什么特别的地方。

    只是,到了第三幅壁画,这队人少画了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