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恐怖灵异

异域农场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异域农场: 第五百四十一章咄咄逼人

    被高立新抓住的墨神宗弟子开始比较硬气,因为墨神宗的弟子有底气,毕竟,一个世俗门派有一个筑基期的高手坐镇,已经是一个很了不得的事情了,好多小门派连掌门都是刚刚踏入炼气期,甚至只有炼气期二三层的样子,而墨神宗的宗主已经是炼气期第五层了,虽然算不上真正的高手,在世俗门派中已经是排名前几位的了。

    不过那弟子见高立新沉着脸不说话,忽然想起刚刚眼前这个人竟然当面直呼少宗主的名字,才记起门派里的传功长老曾告诫过他们,这世上除了那些隐世门派不能得罪外,在世俗界中,还有一个不能得罪的存在,那就是山珍阁。

    因为山珍阁不管是主人还是属下,都有高手存在,特别是山珍阁江老板的身后站着好几位绝世高手,连他们墨神宗的太上长老都不是对手。

    坏了,眼前的这个人不就是山珍阁的人吗?

    门派内的传功长老可是千叮咛,万嘱咐,告诫弟子,以后只要遇到山珍阁的人都要退避三舍,自家的少宗主就是因为得罪了山珍阁的人,才连累大家都来替他赎罪,门派内所有的弟子来海岛做劳工,全因为少宗主的缘故。

    那弟子道:“前辈,请你息怒,我们不知道前辈在里面修炼,要不,请前辈看在墨神宗的面上,先放开弟子?”

    高立新道:“等那贾振仁过来,老子自然会放了你。再说,你墨神宗有什么面子需要我看的?”

    “是谁不将我墨神宗放在眼里的?”

    通往山顶的山路有些弯曲,这接话的没看到人可是却能听到声音了。

    高立新道:“我高立新说的。”

    其实,高立新早已听出接话的就是那墨神宗的少宗主了。

    原来,这少宗主也和那些弟子的想法差不多,这海岛上除了他们墨神宗的人需要选择地方修炼,其他人应该都是普通人,再说,那些挖掘机的驾驶员和修建机场的人住一块的,他们也有专门的宿舍,而且还有食堂,西边因为不能过去,至于里面的人也没有过来过,所以按少宗主的想法,这个聚灵阵就是为他墨神宗准备的。

    其实,他也不想想,你墨神宗何德何能让他江新宇还要为你墨神宗准备住的,还要为准备聚灵阵供你们修炼?

    当然,江新宇当初的想法是之所以要让老龟他们布置一个聚灵阵,全是因为高立新和江新娇的缘故,江新娇现在成了他江新宇最小的妹妹,而高立新需要拜老牛为师,这两个人都是他江新宇最为亲近的人,让他们坐镇海岛,肯定需要一个适合他们的环境才行。

    后来,因为高立新事件,江新宇要让墨神宗的弟子来海岛为自己免费做工,工钱是省了,可是江新宇也不算小气的人,小小的补偿还是要给的,也算是江新宇给的福利吧,所以江新宇让老龟布置了的聚灵阵给扩大了好多倍。

    不过,少宗主却忘了一间事,那就是这海岛现在属于山珍阁,你们墨神宗的弟子只不过是来当下手的,可不是来享福的。你们利用聚灵阵修炼可以,可是明白一点,那就是掌握在他高立新手里。

    那少宗主也听出了高立新的声音,他现在有点惧怕这高立新,当然他还不知道现在的高立新已经成了筑基期的高手,他惧怕的是高立新背后的江新宇,更惧怕江新宇背后的几大高手,那可是连老祖都不是对手的存在。

    转过弯,那少宗主就出现在了高立新面前。

    少宗主道:“我的兄弟不知道怎么得罪了高大哥,能不能先放开他?”

    高立新道:“他们打扰了我的静修,你说怎么办?”

    没事都需要找事,何况你墨神宗的弟子确实打扰了人家高立新的静修了。

    少宗主惊讶道:“你在这儿修炼?高大哥什么上岛的?”

    高立新道:“我什么时候上岛需要向你墨神宗通报吗?”

    少宗主吃瘪,有点恼怒,可是自己却知道此时千万不能发火。

    旁边的几个跟随少宗主一起过来的弟子都想上前教训一下高立新,这几个都是内门弟子,包括刚刚上山寻找洞府的都是内门弟子。

    好多的内门弟子都知道眼前的这个人曾经让少宗主抓过,而且还被关在笼子里,只不过,后来被江新宇上门来直接给救走了。

    当时的高立新可以说在少宗主面前毫无还手之力,可是眼前的这个家伙竟然这么嚣张,难道就因为后面有江新宇撑腰不成?

    少宗主讪笑道:“你高大哥是何许人?上海岛自然不用向我报告。”

    此时的高立新全不管这墨神宗的少宗主如何的低声下气,一心想要激起这少宗主的怒火,他高立新可以借机教训一下他,以解被抓之恨。

    那墨神宗中有好多的内门弟子在高立新被抓进墨神宗的时候,都在外面,只是听说门派里来过大高手,一招就震住了门内的太上长老,但是毕竟没有亲眼见过,当然这样的丑事也就那些弟子间私下里议论过,真正的墨神宗上层是不会公开的,当然不可得罪山珍阁那是必须提醒的。

    高立新的心思不断地变化着,开始的时候,只想教训一下那些墨神宗的弟子,也想借机告诉他们自己才是这个山头的主人,可是当看到墨神宗的少宗主上来的时候,才开始决定教训一下这个少宗主的。

    一来试试自己的境界,二来出口心中的恶气,何乐而不为?

    高立新道:“可是,你让你墨神宗的弟子不断地骚扰我静修是何道理?”

    少宗主已经知道自己这边是有人打这个洞府的主意,可是他们并不知道里面有人啊?就算打扰,那也是无心之过。

    现在的高立新那是一门心思激起这墨神宗少宗主的戾气,如果自己不问青红皂白,直接动手的话,不要说江新宇会怪罪,就连自己的师父都会怪罪自己吧?

    当然,如果,墨神宗先动手,那他高立新就属于正当防卫了。

    高立新越想越高兴,但是仍然是一脸的傲慢,语气更是咄咄逼人。

    偏偏那墨神宗的少宗主仍然没有意识到这高立新为何就这么咄咄逼人,初时以为眼前之人只不过因为被自己抓走,想出口恶气而已,也就没有过多计较高立新的语气了。

    一个跟随少宗主的弟子道:“我们不是不知道里面有人吗?你干吗还要斤斤计较?”

    高立新道:“你们的眼睛都长到屁股上去了吗?没人的洞府洞口会有结界吗?”

    还真是的,一个洞府如果没人在里面修炼,那结界肯定是打开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