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术道: 第四十四章 祭奠被毁

    随后未雨仗剑起舞,脚尖微微离地,全身悬于空中翩翩起舞。一时间祭典平台之上剑锋闪烁、灵光灿烂,未雨身姿曼妙轻盈,深银色的长发与剑光融为一体,可谓是美不胜收。这剑舞约有四分之一炷香的时间,全程未雨脚尖不曾触地半分。

    台下习院弟子无一不懂仙术,但却都看得瞠目结舌。因为这剑舞之中,未雨不曾施展一次悬空之术。整个过程中,身体分量只是被手中长剑带动而离地。若不是身形轻若鸿羽,并且以剑人合一巧妙地抵消重量,是万万不可能像未雨这样不依赖仙术就能做到的。

    虽然祭典现场要求肃静,但依然有弟子按捺不住而在下面低声叫好。

    未雨一舞已毕,收起长剑的同时脚尖触地,并未发出一点声响。她恭敬地双手拖住长剑,将其放回祭奠长桌之上。之后天极子迈步上前,与未雨一起焚香祷告。

    “这是告知天界各路众神众仙玄武祭典开始。随后两位护法会上高台,施法护阵。”太上小君压低嗓门。

    “刚才真是太美了!”花盛还沉浸在未雨刚才的剑舞之中,说道,“这每年都是门生委员会的正副主簿前来祭拜?”

    “是的。自从在下入学以来,每年都是天极子护阵。原来的女护法长他几岁,去年满师毕业离开习院了。而新来的未雨又天资聪颖,是习院公认的非常难得的法术奇才,所以就由刚来的未雨当新一届的祭典护法。”

    “想来若不是一等一的仙术高手,也难以担当此任。”花盛说出了心里话。

    祭典台上的未雨和天极子焚香完毕后,一左一右从祭典台两侧漫步走下。随后径直来到凌岩塔旁新建的两座直立高台前,两人腾云驾雾而起,飞上空中的高台盘腿而坐。

    没多久,高台上亮起两道圆柱形金光,与高台合为一体,犹如两根巨大的香烛一般。

    此时,位于下方的弟子们开始发出欢呼声。花盛赶紧伸长脖子四处张望,只见一位眉目清秀、瞳孔金光四射的十二、三岁模样的少年郎,身着寓意紫气东来的紫金道袍出现在众人眼前。这位英气逼人的少年一登场,顿时山顶霞光万丈,瑞彩千条,少年便在全场的欢呼声中缓步登上祭典平台。

    “哟!这位小道士气宇不凡,大家都认得他,想必不是凡人。难道也是护法?”花盛问道。

    太上小君差点没趴下,赶紧冲着花盛作了个低声的手势。

    “哪里是护法童子!这位就是大名鼎鼎的道灵星君!术道习院的院长!”

    “哦……啊?!”花盛惊讶地下巴都要落到地上,“你不是说道灵星君是个老者?但他看上去比我们年纪还小?”

    “在下什么时候说过是老者?在下只说道灵星君是一万八千四百多岁。”

    “这哪有一万八千多岁?这连十八岁都没有吧?”花盛揉了揉自己的眼睛,还好距离祭典平台不远,他百分百确定台上站着的是位少年,而不是身材矮小的老人。

    “师尊不光是术道习院的院长,道灵星君还是建立圣平宁的七位仙圣之一!”太上小君说。

    花盛暗暗道,今天真是大开眼界,自己做梦也想不到术道习院的院长居然是这少年模样。如果不是太上小君提醒,他万万不可能猜到这看似十二、三岁的少年有如此惊人的身份。

    道灵星君拱手往天空、大地、玄武凌岩塔,各作一揖,随后开始念出祭文。

    “时有古今,民俗亦异,仰惟圣神,万世所法。于维神圣,挺生邃古,开物成务,立极继天。小

    (本章未完,请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