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科幻小说

鬼王的金牌宠妃

设置

字体样式
字体大小

鬼王的金牌宠妃: 番外 :最后的公主(2)

    我在华阳殿养了三个月,这三个月,我走遍了东宫的每一个地方。众人都知道我是凤枭捡回来的哑女,又见我只是孩子,所以对我的到处乱逛并没有多加阻拦。

    三个月,足以让我记住东宫的地形图。除了凤枭的书房我进去不了,其他地方都有我的身影。

    让我有些忧心的是,这三个月见到凤枭的次数寥寥无几。他将我置于华阳殿,就再也没出现在我面前。喜妹姑姑说,要讨好凤枭,得到他的喜欢,我才能在这里生存下去,所以我做了一个决定。

    “你要当宫女?”冬蕊有些吃惊,“姑娘现在这样不好么?有殿下在,没人会欺负你!”

    “拿人手软,吃人口软。”我在纸上写着。

    冬蕊看了很久,微微一笑,“姑娘,容奴婢禀告太子殿下。”

    凤枭始终没见我,那个在朝天寨抱着我的少年再也没有出现,只有冬蕊带来了回信,凤枭答应,让我从初级宫女做起。

    冬蕊带来了小号的宫女服给我,我褪下身上的锦衣,从一个小小的宫女开始做起。

    对我的选择,很多人不理解,人们认为我应该借着凤枭的宠爱,索取更多的东西,大家的议论我听在耳朵里,却没有回应。喜妹姑姑说,没有人会对孩子有防备,我看不然。凤枭这段时间的冷落足以说明,我只是多小小的浪花,没有引起他的注意。

    我想留在凤枭身边,就得有这样的能力和资格,只有这样,有朝一日我才能为我父王报仇雪恨。

    管事大宫女并没有因为我是凤枭带回来的人就对我格外宽容,她一视同仁,对待我依旧严格。在她的调教下,没多久我就能胜任自己的工作,成为东宫殿里的一名合格宫女,被分配到了东宫的花园里。

    东宫的花园,虽然比不上皇宫里的御花园,却也是姹紫嫣红,开满了各种花儿。

    凤枭并没有娶亲,所以东宫没有女眷,唯一常来玩耍的人是凤枭的妹妹,凤凰。我第一次见到凤凰的时候惊呆了,我以为自己见到了天上的仙女儿。凤枭温柔地站在凤凰身边,为她拾去肩上的花瓣,两人站在花园里,就像世外仙人一样。

    凤凰和我年岁相当,可她举手投足的高贵完全是与生俱来的。见我看她,她没有恼怒,反而冲我点头,微微一笑,那笑容让我忘记了自己在扫地,傻乎乎地站在了那里。

    “哥哥,你雇佣童工!这么小的女孩子你也舍得让她做事,要是让娘知道,又会说你了!”凤凰的声音轻柔得像风中的蝴蝶一样,看着她走过来,我呼吸一滞。

    “你叫什么名字?”凤凰握着我的手,她身上的锦缎我认识。早就听说凤凰小主极得明月晟的宠爱,看来是真的。

    不知道为何,在看到凤凰和凤枭的时候,我心头有一种悲凉的感觉。他们现在享受的一切,原本应该属于我。如果我父王还在,如果我父王得到了皇位,我应该是尊贵的荣华公主,而不是现在这样,一个执扫帚的小宫女。

    “龙儿,她不会说话。”凤枭为我的沉默解了围,并将我的名字告诉了凤凰。从凤凰的眼里,我看到了疼惜,比起她的哥哥凤枭来,凤凰是个更加单纯的女孩。

    “哥哥,让荣华跟我走吧!我身边却一个伴读!”

    听说只要凤凰开口,凤枭都会满足她的要求,可是这一次,凤枭却眯眼看了我很久。若不是太阳当空,我还以为自己掉进了冰窟窿里。我的直觉告诉我,凤枭怀疑我的身份,所以才会这样对我。慌乱中我低下头,细小苍白的手指抓紧了扫帚柄,甚至某个时刻,我连呼吸都快要停止了。

    “哥哥,你别吓着荣华,她还是个孩子。”凤凰将我这般,连忙为我解围。瞬间,凝结在我周围的寒冷消失殆尽。“你喜欢,就带着她吧!”

    等凤枭和凤凰走后,我腿一软,坐在地上。

    我永远都忘记不了凤枭的眼神,他的紫眸隐藏在长长的睫毛后,布满了冰霜。虽然我不知道到底是哪儿出了纰漏,让凤枭转变如此之大,可他怀疑我,提防我,这我能感受到。

    不等我思考问题的缘由,我被凤凰带进了南凤国的皇宫。

    这是我第一次进宫,即便我从喜妹姑姑的描述里知道南凤皇宫的很多事情,也曾经在我的小脑袋里幻想了皇宫是如何金碧辉煌,我还是被眼前的美景吸引了。

    “荣华,以后你就住这里,你放心,有我在,没人会欺负你!我哥也不能!”凤凰仗义地为我谋了住处,让我从一个孤女,一跃成为凤凰的伴读。

    在南凤国,最尊贵的人有三个,一是明月晟,二是凤枭,三,则是凤凰。

    可是对皇宫里的人来说,最尊贵的人莫过于凤凰,明月晟和凤枭都将她捧在,都享受着最好的待遇。我的身份,也因为凤凰而水涨船高,成了众人口中的荣华姑娘。

    喜妹姑姑说君子报仇,十年不晚。凤枭已经对我起了疑心,我一定要得到凤凰的信任,才能在这个皇宫里存活下来。

    之后五年年,我一直谨小慎微,牢牢地记着自己的身份,竭心尽力地扮演着伴读的角色,久而久之,我都快忘记了自己的身份,直到罗公公找上我。

    那天,我采了红梅打算回去,一个佝偻身子的太监踩着雪出现在了我面前。“给荣华公主请安——”

    他的声音苍老,带着一丝阴沉,初次听到他的话,我吓了一跳,连忙看向四周。正值冬日,梅园里没有人,我松了口气,看向罗公公,装出“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呵呵,公主好机警。”那太监拿出一枚玉佩递给我,在看到玉佩上的“熹”字后,我眼睛一热。“熹”,我父王的名字,这是他出生的时候,皇祖父送给他的玉佩。喜妹姑姑说,若能入宫,定有人会拿着王爷的玉佩来和你相认,想必眼前的公公就是喜妹姑姑说的人吧!

    “罗素?”我轻声开口。

    “正是奴才。”罗素见我说话,眼圈一红,宫里人都以为我是哑女,没人知道我其实会说话,只是装作不能。“委屈公主了!如果王爷还在,见到公主这般懂事,一定会非常开心!”

    罗素的话语非常动情,让我心中一颤。过了那么久的平静生活,因为罗素的到来,终于被打乱了。

    我拿着罗素塞给我的东西,我快步回到房里。顺了气,等心情平静下来后,我出了房间,把采摘的红梅插在花瓶里,放到凤凰面前。

    “真漂亮!”

    凤凰喜欢红梅,红艳艳的梅花映衬着她倾国倾城的脸,人花相迎,非常动人。

    “荣华,谢谢你!”凤凰取下一支梅花,为我插在发间。

    凤凰的修养非常好,虽然她是南凤国最受宠爱的女子,可并没有因此骄纵,始终谦和可亲。看着凤凰,我会自惭形秽。不仅仅因为上天赐给她完美无瑕的容貌,更因为她高洁的品格。我常常会想,如果当年我的父王成为皇上,我身为公主,是否能做到凤凰这样高贵纯洁。

    回到屋里,打开罗素给我的包括,里面是一张纸,密密麻麻挤满了南凤国皇宫里我父王当年埋下的人,以及朝中权臣的把柄。罗素自我父王去世,一直默默潜伏在皇宫中,如今已经有十年。他的命是我父王救下的,所以对他的忠心,我从来不会怀疑。

    花了三天时间,我将名单上的人全部记了下来,也许一切都是天意,那些人大多数都被分配到了凤枭的东宫,这样一来更利于我的心动。

    记下之后,我将纸张烧毁。一切都小心翼翼,没让任何人察觉。在宫里的五年,虽然有凤凰护着我,但我清楚地知道,在这深宫里,任何把柄都不能留下,否则死的就不是我,而是所有人。

    此时,明月晟早就不问朝事,凤枭五年前就开始参政议政,现在整个朝政都在凤枭手里。

    其实,凤枭并不是明月晟的孩子,反倒是我,和明月晟有着解不开的关系。

    按照辈分,我应该叫明月晟一声皇伯父。当年,为给这位皇太子扫清障碍,明月晟杀了很多人,包括南凤国反对凤枭继位的皇族,我的父王就在其中。

    我的父王明月熹是南凤国正统皇子,如果明月晟没有回国,这江山说不定是我父王的。只可惜,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那个被囚禁在西岐国的太子成为了南凤国的统治者,将他的兄弟囚在京城,其中包括我的父王。

    在明月晟要立凤枭为皇太子的时候,我父王日夜召见朝中大臣。在父王看来,南凤国是明家的,无论如何,都轮不到凤枭头上。明月晟这样,无疑是一种卖国的行为。

    “他葬送南凤国,就是想讨好北周的那个妖女!他完全是卖国,卖国!”说道激动的时候,我的父王会使劲拍桌子,还会唾沫四溅。

    那时我小,不知道父王嘴里的妖女是谁,一直等父王遭遇不测,我才知道父王说的人是凤枭的母亲——凤七七。

    父王肆无忌惮地在王府里攻袭明月晟和凤枭,直到他一口一个“妖女”来称呼凤七七的时候,王府才大祸临头。

    我从来不知道,皇伯父对凤七七的维护会如此之深。他亲自到王府来质问父王,偏巧父王那日寡欢,喝了酒,更是口不择言,甚至喊出了皇伯父的秘密。

    “皇兄,别以为你做的那些能瞒住所有人,你做的一切都是为了那个妖妇!你那妖妇放弃后宫三千粉黛,你为妖妇连皇嗣都不要,她能把你迷惑成这样,就是个妖妇!”

    “混账!”明月晟给父王一耳光,打得他嘴里冒血,喜妹姑姑连忙捂住我的眼睛,将我藏了起来。之后,王府遭到清洗,喜妹姑姑带我逃出了京城,再后来,我们扎根在了大愚山。

    我那时年幼,很多事情记不清楚,只清楚地记得父王高喊的一句话,“妖妇是要亡我南凤!灭国之恨,不共戴天啊!”

    这话,我铭刻在心,因为就是这句话给我父王带来了杀身之祸。

    罗公公之所以现在来找我,是因为凤枭即将大婚,他认为这是个机会。凤枭的未婚妻纳兰珠,我见过,是个柔美善良的女子,凤枭一见到她,紫眸都会化作水。

    我曾经在御花园碰见过他们,凤枭牵着她的手,小心翼翼地呵护她。虽然纳兰珠并不是弱女子,她能在冬季狩猎的时候从狼群手中救下小虎崽,但是在凤枭面前,她是那样小鸟依人,依偎着凤枭,两人在一起就像神仙眷侣一般,让人看着好羡慕。

    罗公公说,凤枭结婚,凤七七一定会来参加长子的婚礼,这是一个动手的好时机。

    一听到那妖妇的名字,我将喜妹姑姑说的隐藏和忍耐都抛在了脑后。凤枭是我的仇人,凤七七更是。因为凤七七,父王才会死于非命,一切的一切都是因为她!

    我听从了罗素的安排,和名单上的人碰头。这些人都是这些年经过罗公公的考察,忠心于我父王的人。至于朝中权臣,最近也收到了匿名信,信里详细记录着他们行贿受贿的证据。一时间,朝中动荡,我觉得所有的事情都被我掌握在手中,再看凤凰的时候,我将当年她眼里出现过的怜悯,还赠给了她。

    终有一天,我会回到我的位置,摧毁这些带给我伤害的人!

    因为凤枭大婚,凤凰搬到东宫为他准备,我这个伴读也再次来到东宫。时隔五年,我已经不是当年唯唯诺诺的孤苦哑女,凤枭也从翩翩少年,变得更加成熟稳重的青年。

    看着东宫张灯结彩,一片喜气洋洋,我心中有种莫名的悲凉。不知何时,凤枭如同一颗小种子,种在我心里,生出小小的芽,长出茂密的枝,让我心里渐渐有了他。

    我羡慕凤凰,嫉妒纳兰珠,恨一切凤枭善待的人。羡慕嫉妒恨,一切罪恶之源——

    我不知道我将复仇对象从凤枭身上转移到凤七七身上,是不是因为我对凤枭动了心。我固执地认为,造成我父王死亡的直接原因是凤七七,而不是凤枭。

    我忘了离开东宫时他冷漠的眼神,也忘了喜妹姑姑“杀凤枭就是对凤七七最大报复”的叮嘱,早在凤枭蹲下来,低声问我名字的时候,那个紫眸少年就进了我心里。

    因为我的绣工极好,未来的太子妃央求我帮她缝制嫁衣。看着纳兰珠央求的表情,我内心有种满足。原来她不是十全十美,她也有不会的。我将所有的,我对自己婚礼的憧憬,全部放在了嫁衣上,仿佛每一针一线,勾勒的都是我的幸福一般。

    我细心地缝制嫁衣,顺便将“暗香”藏在金线中缝制了进去。暗香,能让人昏迷。我的目的是让凤枭在洞房花烛夜昏迷,然后我和我父王的人会趁机杀了凤七七,为我父王报仇。

    自始至终,我都没有想伤害凤枭。我只想弄晕他,只想让他避开这一次有组织有计划的复仇,可我想错了,我有心放过他,其他人不会。当罗素的利刀劈向凤枭的时候,我尖叫了起来。

    “公主,请您让开——”罗素皱起眉头。

    “公公,我们的仇人是凤七七,不是太子!”

    “公主,您糊涂啊!凤枭怎么会是我们南凤国的太子呢!他姓凤,是妖妇的儿子,是您的仇人!”

    罗素这样说,我依旧不肯让。我始终相信在整件事情中,凤枭是无辜的。我父王死的时候,凤枭也不过我现在这样的年纪,怎么是他的错呢?该死的人是凤七七,是明月晟啊!

    “公公,反正,你不能杀凤枭。我们要杀的人是明月晟和凤七七,他们才是我的杀父仇人!”

    我的坚持,让罗素无奈。罗素只能退下,带着众人杀向其他宫殿。一时间,东宫里灯火通明,嘈杂四起,就在我以为一切尘埃落定,南凤的江山会再次回到我手中的时候,一把宝剑放在我的颈部。

    “你,你什么时候醒的?”我看着凤枭,大吃一惊。还有旁边的纳兰珠,喜娘,宫女,他们都站了起来。

    “我一直都醒着。”凤枭的声音依旧低沉,带着魅惑的磁性,却冰冷刺骨。

    我父王为我留下的一切,都在这晚葬送。那些潜藏在皇宫和东宫的人,被挖了出来,明月晟以雷霆手段,将他们全部处死。罗素临死时,对着我长长地叹息了一声,仿佛在恨铁不成钢,又仿佛是对我父王交待的任务没有完成而产生的内疚。

    至于其他人,死得不甘心,死得怨恨,我知道。罗素的忠诚毋庸置疑,可是其他人,却在平安了那么久后,因为我的到来被唤醒,踏入了死亡之路,所以他们恨我,我从他们的眼里能看到。

    “杀了我吧——”我绝望地看着高台上的人,这是我第一次开口,除了凤枭,其他人显然都很惊讶。

    “你会说话?荣华,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凤凰不可思议地看着我。

    这五年,她把我当做最好的朋友,和我分享她的快乐、忧愁,包括她暗恋明月晟的小秘密都告诉我,从不因为我的哑女歧视我,真心照顾我呵护我,把我当作和她平等的人一样看待。

    看着凤凰美丽的眼睛,她对我的种种的好,全部浮上我心头,比人品,比气度,比善良,我统统都比不过眼前的女子,她就是完美的化身,让我自惭形秽,大概如此,我才会想摧毁她的幸福,因为我不甘,我才是真的公主啊!

    我闭上眼,努力把脑子里那些凤凰的好挤走,她是妖妇的女儿,不是我的朋友,永远不是!

    等我再次睁开眼,我的眼里恢复了平静和淡漠,我看向凤枭,他没有看我,反而紧握着纳兰珠的手。两人的手交织在一起,这个时候是那么刺眼,扎得我心疼。

    “你早就知道我是谁了,对不对?”虽然我才十四,快满十五岁,可我的声音却有和年龄不相符的成熟,还有一丝长久未开嗓的干哑。

    “是的。”凤枭抬头,他的紫眸,冷冷清清,没有一丝波澜,让我心里害怕。知道是一回事,他承认是另外一回事,原来一开始我的复仇之路就败了。

    “那你为什么带我回来,为什么还抱我!”这话,我喊得有些歇斯底里。

    凤枭永远不知道,他的那个拥抱,是我多年来的动力。那样干净美好的他,不厌我身上的脏,将我抱起来的时候,让我想起了父王的怀抱,也是那般温暖那般清新。

    “因为你是皇朝最后的公主。”

    凤枭的话,最初我没听懂,直到后来我才明白。

    一直等被囚禁在听佛庵之后,我才知道很多当年的事情,因为凤枭说了一句“幼童何其无辜”,明月晟才放弃追查我的下落。而他带我回来,是想为明氏留下血脉。为维护他,皇伯父处死了太多人,凤枭并非冷酷无情的人,不希望明月晟背负太多骂名,所以才会带我回东宫,只是最后我辜负了凤枭给我的机会。

    告诉我这些事情的人,是凤凰。她来看我的时候,已经成了明月晟的新娘。我从凤凰脸上看到了前所谓有的幸福,那种甜蜜的笑容,冲淡了她沉积多年的忧郁,看到她幸福,我真心为她高兴。

    “荣华,晟保留了你的封号,如果你愿意,随时都可以离开这里,寻找新的生活。我哥哥也会帮你!”

    凤凰离开的时候,封闭了多年的听佛庵大门再也没被锁上,看着外面敞开的世界,我知道,他们给了我自由。

    在听佛庵的日子,我的内心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宁静。生活在复仇中那么多年,我都忘记了自己的年龄,如今我也才十八岁,正是青春年华。只是,看到外面的世界,我竟然迈不开我的脚。

    也许,这才是我最好的归宿,倾听佛音,才能让我侵泡在仇恨中的灵魂得到片刻安静。